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961章 纵横棋局
  第961章 纵横棋局

  只见身后一个身着黑色劲装,把整个人都严严实实的包在黑袍中的黑衣人一个侧退,以诡异的身形一绕,又绕到叶皓轩的一侧,他手中一根两米粗的棍子猛的向叶皓轩后脑处砸去。

  叶皓轩足下脚步微微一错,他的身形化做一道残影,瞬间和黑衣人拉近了距离,手中的鱼肠毫不犹豫的斩出。

  嗤一声轻响,那黑衣人小腹被鱼肠刺中,他的身形化做一团黑气,消失不见。

  “这是……棋灵?”叶皓轩双瞳之中的寒光一闪,登时警惕了起来,棋灵不比刚才的幻象,这东西是以阵法养出,能实实在在的伤人的,如果被伤到,真的会受伤的,当下他打起了十二分的小心,全神贯注的应付着。

  一群黑影出现,这一次的黑衣人手中没有武器,叶皓轩右手一翻收了手中鱼肠,他猛的一个提气,迎着这群黑衣人冲了过去,浩然真气毫无保留的凝聚,一拳击在正前方的那名黑衣人身上。

  篷……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正前方那黑衣人化做一阵烟消失不见,对于这些棋灵,叶皓轩下手丝毫不留情,寸劲凝聚,瞬间击发,片刻之后这十几个棋灵幻化的黑衣人就被消灭。

  “棋灵源源不绝,总有你真气用完的那一刻,不着急,我们慢慢的玩。”天机的声音不失时机的传来。

  叶皓轩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他要尽快的想办法从这里面脱身,天机的话不是危言耸听,这棋灵,一涌出来都是无穷无尽的,总有他脱力的那瞬间。

  叶皓轩一拳打翻一个棋灵,然后一脚踩在它的脑袋上,把他踩成一团黑烟,然后他走上一颗棋子上,眺目望去。

  纵横棋局,尽收眼底,只见这方圆有几十丈的棋局看起来极其状观,黑子白子错落有致,他扫视了一周,突然觉得这棋局隐约有些熟悉,好象是在哪里见到过。

  他心念一动,仰头道:“天机,如果没看错,这棋局就是一盘残局,如果我破了这残局又能如何?”

  “破残局?你确定?”天机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在空旷的棋局中荡出一些回声。

  “我确定。”叶皓轩肯定的回答。

  “哈哈,叶皓轩,这棋局是千古死局,千百年来无人能破,如果你想挑战可以,如果你破了棋局,即是破了阵,但是如果你破不了残局,那你将会在纵横棋局之中魂飞魄散。”天机大笑道。

  “左右是个死,与其让你的棋灵把我累死在棋局中,我倒不如试试破解一下,总比累死的好。”叶皓轩微微一笑。

  “医圣不愧是医圣,连死都想死的如果的安逸,既然如此,那好,我就成全你。”天机的话音一落,黑白的世界瞬间有了色彩,眼前的棋局清清楚楚的显示在了叶皓轩的眼前。

  眼前这个局,毫无疑问是死局,天机坚信叶皓轩绝对破不了,因为他试了几十年都没有破,他自认为自己的棋艺很强,他都破不了的棋局,换了叶皓轩,他更破不了。

  叶皓轩在磨盘大小的棋局里不信的穿梭着,他细细的揣摩着,和心中那个棋局对比着。

  “别白费力气了,痛痛快快的一死吧,如果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这天机杀阵,乃是天下第一绝杀之阵,自古我天机门祖师创立出来以后,无人能从阵中走出,就凭你,也想破?”天机的声音又远远的传来。

  叶皓轩在一片棋局前站定,他看着眼前的一片白子,这片白子被黑子牢牢的围着,棋局中的局势对白子不利,他要走的,当然是白子。

  叶皓轩心念一动,他向着那片白子空白的地方一指,只见那空白的地方微微一闪,一个白子凭空出现,但正是因为这白子的出现,导致这一片的白子消失,叶皓轩这一手,完完全全是自杀式的。

  “你这是自杀吧,那好,成全你。”天机的话音一落,一颗黑子落下。

  叶皓轩一言不发,他看着棋盘的局势,和天机下起棋来,这棋局叶皓轩很熟悉,因为之前他去拜访武老,在武老的家里,他曾经看到过这个棋局,武老只是说他一位老友布下的残局,要和他赌几个月的特供。

  叶皓轩以退为进,看似损失了很多,实际是牺牲一片白子,为自己又布下一个活路,天机的棋力不差,虽然是以退为进,冥冥之中,挽得一线生机,但是叶皓轩还是费神费力的和他下的棋。

  叶皓轩的棋力并不差,传承给他医术的那位先祖就是喜欢下棋,所以一时间和天机斗得棋鼓相当。

  “还不放手?”天机落下一子道。

  “这不还没输吗?”叶皓轩淡淡的一笑,不紧不慢的和天机下着棋。

  “也好,让你输的心服口服,论下棋,我想这天下能和我比肩的人,屈指可数吧。”天机颇为自信的说。

  “那倒未必……”叶皓轩微微一下,他右手一指,最后一颗棋子落下,这颗棋子一下,整个棋盘都活络了过来,之前叶皓轩步步为营,费尽心机布局,终于板回了局势。

  这颗子一下,白子首尾相连,一个由白子组成的巨大‘生’字出现在棋局上,棋局即破。

  半空中风云变幻,之前地下那黑白阴阳鱼图案瞬间消失不见,叶皓轩和在机同时回到了现实里,天机一声闷哼,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我输了,我竟然输了。”天机神色呆滞,一时间还没有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

  在他看来空前绝后,从未有人从阵中能活着走出来的天机杀阵,竟然这么轻易的被人破了?那暗合天道无数变化的天机杀阵,竟然就这么破了?

  而且那纵横棋局,竟然让人给解了?天机一时间恍若梦境,他竟然输的如此的彻底,在以前,他认为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天机杀阵,号称空前绝后的杀阵,竟然就这么轻易的让人给破了?

  “你确实输了,你不是输在阵法对弈上,你是输在了公理这一边。”叶皓轩淡淡的说。

  “不可能,这不可能,叶皓轩,你等着,我天机就算是穷尽一生之力,也要将你杀了。”天机身形一转,整个人片刻便消失不见,他的声音远过的传来。

  一边的巫女和元心激斗正酣,巫女是正宗的巫道传承,所以元心吃了不少的亏,她来的时候匆忙,还穿着一身旗袍,她的大红旗袍上沾了不少的污血,而且看她的脚步散乱,在巫女剧蛊的攻击下气吁喘喘,眼见就不支了。

  “还不伏法,临……”叶皓轩一步踏上前,双手一翻,一个印诀结成,道家九字真言结成,一个金色的印诀瞬间形成,自天而降,重重的击在巫女的身上。

  正在专心和元心激斗的巫女一声闷哼,她一口鲜血喷出,被击倒在地上,元心抓住这个机会,猛的踏前几步,手中短笛抵在她的喉咙处。

  “天机……竟然败了?”巫女这才发现天机早就失去了踪影。

  “他败了很正常。”叶皓轩道。

  “混蛋……我和他结盟,他怎么可以就这么走了。”心语愤怒的说。

  “很奇怪吗?大难临头各自飞,你们结的盟,原本就是不堪一击的。”叶皓轩道。

  “你杀了我吧。”心语头一偏,双眼中的狠厉丝毫没有消失。

  “你接二连三的找我的麻烦,你以为,你还能安然回你的苗寨去?”叶皓轩冷冷的说。

  “叶医生……手下留情。”一边的元心拦住了叶皓轩。

  “这个人心思毒辣,做事向来不留后手,你难道想为她求情?”叶皓轩诧异的说。

  “她身上……是最后的巫道传承,如果你杀了她,巫道的传承就会断了,这不是我愿意看到的。”元心犹豫了一下道。

  叶皓轩愣了愣,元心说的没错,心语的确是身具巫道最后传承,如果她死了,巫道传承就真的断了,但是留着这个女人,迟早还是一个祸患。

  “如果不杀她,她还会在来的。”叶皓轩指着心语道。

  心语心理阴暗毒辣,就算是到现在,她还恶狠狠的盯着叶皓轩,那幅表情,简直恨不得奔上去把叶皓轩扒皮喝血了。

  “破了她这一身巫法吧,只要她还活着,传承就不会断,他日她找到了合适的人,把传承传给对方,这样的话巫道就会得以传承下去。”元心犹豫了一下,她微微的叹道。

  “你敢……你要么杀了我,要么就放了我,你敢毁我巫术,我化做鬼也不放过你。”巫女一怔,紧接着她愤怒的尖叫道。

  “你已经无药可救了,巫术是用来救人的,不是害人的。”元心冷冷的说。

  “也好,断他巫术,让她没有办法继续害人就是了。”叶皓轩犹豫了一下,他起想了心语师父临终所托,所以决心在饶她一命。

  心语的血脉是巫之血脉,她师父临终时交待过叶皓轩,要他去苗寨禁地看看,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而禁地只有得到巫道传承的巫之血脉才能打开,如果杀了心语,有违已故的人所托,这也不是叶皓轩愿意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