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963章 我不做手术
  第963章 我不做手术

  “哦,镇定剂,能让人快速入睡,叶医生是中西兼修的。”那名医生道,那只大口罩下根本看不出来他的表情。

  “哦,谢谢了。”刘思慧点点头。

  医生把一支镇定剂注射到了刘老的身体里,然后交待了几句,推着手推车走了出去。

  过了十几分钟,刘继业等人已经商量好了,一众人一起回到了病房里面。

  “爸……刚才我和朴医生已经商量过了,您头部的这个瘤,要及早做,越早越好,所以朴医生打算今天上午就手术,您放心朴医生的医术您是知道的,您一定会安然无恙的。”刘继业上前,半带安慰的说。

  其实经过刚刚的商议,他们已经知道这一次父亲下手术台的机率并不大,但是没有别的好办法,拖下去只会更糟,所以他们要及早手术。

  “做手术?思慧没有对你们说吗?我不做手术,我在这里结识的那位医圣说不用做手术就可以治好。”刘成恩有些诧异的说。

  “是啊爸,华夏的医圣,说他能治好爷爷的病,这个病就是他诊脉诊出来的,他的医术很高明的。”刘思慧也附议。

  “就是那个叶皓轩?”金世昌闻言脸色有些不悦了,昨天孙子垂头丧气的回到了首尔,他一问之下才知道孙子跟别人比试医术输了,而且对方还是中医,要求他儿子登报道歉。

  想他堂堂韩国针王,家传的医术出神入化,他更是韩医的标榜,什么时候丢过这么大的人?他来华夏一来是看看刘成恩的病情,二来就是会会这位所谓的医圣。

  “对,他是这里最好的中医。”刘思慧点点头?

  “中医?中医不就是从我们韩国流传过来,然后发展起来的吗?这种病是必须手术的,连金老都没有办法,他一个小年轻敢放下这种狂言?这话你也信?”

  金世昌还没有说话,朴成言就带着轻蔑的话说。

  “爸,事关重大,我看还是手术比较稳妥,中医那东西虚无缥缈,谁也说不准的。”刘继先道。

  “别人我不信,但那小伙子我信得过,呵呵,不用说了,思慧,打电话让他过来,就说已经决定了,我让他治。”刘成恩笑道。

  “好的爷爷。”刘思慧点点头,正要拿出手机。

  “刘老,你可要三思啊,他们中医那点东西,我比他们更懂,对于这种病,根本是没有办法的,你可千万不要轻信了他人,到头来耽搁了看病的时机啊。”金世昌也劝道。

  “金先生,中医到底源自哪里,我想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你没办法的事情,我想别人未必也没有办法。”刘老有些不悦了,他本来就是爱国的人,后来因故改了国籍,但是他对华夏的感情却一点也没有少。

  对于韩国的事情,他不想多说什么,先是针灸申遗,在是端午节,华夏的什么东西都成了韩国的了?

  被刘老这一说,金世昌闹了个大红脸,他有些尴尬的退了下去,一边的朴成言走上前道:“刘先生,我还是建议您用西医对脑瘤进行切除,否则的话后果是谁都无法预料的。”

  “我的意思已经说出来了,我不进行手术切除,我要用中医……”

  刘老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住了,他一声痛呼,双手捂住脑袋,额头上的冷汗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看得出来他现在非常痛苦。

  “爸,你怎么了,朴医生,快……快来看看。”室内的人都吃了一惊,连忙让开道路,金世昌和朴成言连忙走上前来对他进行查探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刘成恩一声大呼,声音中带着一丝痛苦,他突然双眼一黑,倒在床上就不省人事了。

  “快……快推到检查室看情况,通知华夏方面手术室,准备手术。”朴成方大喝道,一屋子的人开始忙碌开来。

  叶皓轩是被一个电话从中医诊堂那边叫来了,唐冰通知他说刘成恩的病情突然有了恶化,这让叶皓轩心中一紧,连忙向跟前的患者道歉,然后三步并做两步向贵宾病房跑去了。

  边跑他还边思索,刘老的病情虽然严重,但是不至于恶化的那么快,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叶……来了,快进去看看吧。”

  现在整个贵宾病房被围的水泄不通,韩国大使在那里激动的用韩语打着电话,华夏方面也有高层赶到现在,叶庆辰和赵子骞也在列,看到叶皓轩来,叶庆辰和赵子骞象是见到救星一样。

  走到了手术室里,只见一群家属和医生在那里围着,刘思慧早已经哭得不成形了,她一看到叶皓轩便哭道:“叶医生,快去看看我爷爷,他的病突然恶化了。”

  “放心吧,没事的。”叶皓轩安慰了她一下,然后和她一起急急的来到了病床前,刘老的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朴成言正和一群西医在进行讨论,他们的神色都难看到了极点,刘老的病情突然恶化,这无疑是给手术增添了不少的难度。

  叶皓轩走到了刘老的跟前,只见刘老的脸色蜡黄,他伸手搭在了刘老的脉上,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始探视刘老身体内的状况来。

  这一探不打紧,叶皓轩也是吃了一惊,刘老脑部的瘤果然又长大了一点,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昨天他探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大,足足大了一圈,如果说恶化,是不可能来的这么快的。

  放下了手,叶皓轩陷入了沉思之中,这倒不是病情的恶化让他感觉到麻烦,而是他在想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刘老的病情会突然恶化。

  “叶医生,怎么样了,我爷爷的病……”刘思慧问道。

  “的确是恶化了,比起昨天来,大了一点点,早知道这样,我昨天就应该着手治疗把他的病给治好,不过问题还是不大,你们商量好了吧,我看还是及时把病给治好了在说。”叶皓轩回过神来,他笑了笑道。

  “什么人在这里大言不惭,你是哪里来的?闲杂人等,马上出去,这是什么地方,你也有资格进来?”正在讨论病情的朴成言打断了叶皓轩的话,他趾高气昂的向外一指,把他优良的优越感发挥的淋漓尽致。

  叶皓轩眉头一皱,他淡淡的说:“我也是医生,同时是曙光医院的院长,中医协会的副会长,你说,我有这个资格吗?”

  “你就是传说中的医圣?”金世昌霍的站了起来,神色不善的盯着叶皓轩问道。

  “医圣二字不敢当,我不过是粗略的懂了些医术,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手段罢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粗略的懂些医术也敢来这种场合掺和?告诉你,我们的刘老先生身份尊贵,他的病情引起了我们国家首相的重视,我是韩国最具权威的脑科专家,享受统一部的特殊津贴,在这里,我有话语权,不是你能乱来的,现在马上出去。”朴成言喝道。

  “在你们来之前,刘老先生是我接诊的,他的病,也是我查出来的,所以最有话语权的人应该是我,你不要在这里摆你的身份,这里是华夏。”叶皓轩说完,不在理会脸色象猪肝一样的朴成言,他转身过身去。

  “你是刘先生吧,我对刘老一向尊敬,对于他这一次的病,我表示惋惜,不过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把病人交给我,我可以还你们一个健康的父亲。”

  “叶先生,谢谢你对家父的家怀,但是据我所知,你并不精通西医,你的中医或许有些手段,但是恕我直言,这个病,中医除了后期做些辅助恢复外,其他的做不了什么。”刘继先道。

  “中医是华夏先祖传承几千年的东西,它的存在,必然有它存在的道理,刘老年纪大了,这种手术风险极大,我有把握不用开颅就能治好刘老。”

  “这……”刘继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大哥。

  他也不傻,父亲的身份非同小可,华夏这边肯定重视,虽然叶皓轩年轻,但是他既然被派到这里来了,他一定有不凡的地方,只是父亲的问题不是小问题,这些事情上,不能马虎。

  “胡说,你们的中医明明是从我们的韩医演化而来的。”金世昌嚣张的叫道。

  叶皓轩眉头一皱,难怪之前的金俊明这么一趾高气昂的样子,原来这是受家教的问题,只是现在人命关天,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我不想与你争辨,我们现在关注的应该是刘老的身体,而不是在争论中医或者韩医,做为一个医生,是要时刻把病人的病情挂身上,而不是争这些没意义的东西。”

  叶皓轩的话让金世昌的老脸一红,他有些讪讪的坐了下来。

  “不用在争了,我已经让手术室准备好了,由我主刀,我有四成把握把刘老的病治好。”朴成言道。

  “镁国医学协会的威尔逊就算是在这里,我相信他也不敢说自己仍然有四成把握治好,你不会认为,你在脑科领域的成就,比威尔逊还要高吧。”叶皓轩斜了他一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