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964章 病情恶化
  第964章 病情恶化

  “你……我当然不如威尔逊,如果威尔逊在这里,至少有五成把握。”朴成言不得不承认他的医术不如威尔逊。

  “很不巧,他就在这里。”

  叶皓轩的话音一落,威尔逊果然走了进来,他向叶皓轩点头示意,然后问了一下情况,拿起最新检查的结果看了起来,越是看,他的眉头越皱。

  “威尔逊,您就是世界上著名的脑科专家威尔逊吗?”朴成言吃惊的看着这个大鼻子老外,在一次医学交流会上,他见过威尔逊的本人,只是他那时候级别不够,根本和威尔逊说不上话。

  “我就是。”威尔逊点点头,他走到叶皓轩的跟前道:“老师,病人的病情又恶化了,不能在拖了。”

  “我知道,刚才这位朴先生说他有四成把握治好刘老的病,而且说如果您在的话有五成,这是真的吗?”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如果是在昨天,病情恶化之前,我的确是有五成,但是现在病人的病情恶化,就算是我出手,也勉强有四成把握,我相信就算是锐典的尼尔松在这里,也不会比我多了。”威尔逊摇摇头。

  一时间,医院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朴成言,尼尔松和威尔逊才是真正的脑域医学权威,尤其是尼尔松,是获得过脑域学的诺贝尔医学奖的。

  象这种逆天的人物,都只有四成把握,他朴成言难道水平已经和这些真正的大师们并肩了?

  “老师,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威尔逊问道。

  “当然有,这点恶化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叶皓轩笑了笑。

  直到现在,病房里的众人才注意到了威尔逊的称呼,他竟然称呼叶皓轩为老师,这让病房的众人吃惊不小,威尔逊是什么人物?竟然能称叶皓轩为老师,难道这个年轻人,真的有几把刷子吗?

  “我依然不认为中医对这种病有什么好办法,我依然坚持手术治疗。”朴成言道。

  “威尔逊先生,你能不能为我父亲主刀一次?”刘继业听说过这个老外,知道他的脑科医学水平是世界上都排得上号的,所以他恳切的问道。

  “我?不不,no、no我只有四成把握,我为病人治疗,低于五成成功率,我是不会主刀的,那是对病人的不负责,你们还是找我的老师吧,他一定有十全十美的办法的。”

  提到叶皓轩的医术,威尔逊的脸上满是崇拜。

  “刘总,中医对于刘老的病情,真的没有好的办法的,这一点我可以用人格担保,就算是这老外不做,我们朴医生也有四成把握,让他做是一样的,哼,他们中医,只会装神弄鬼的糊弄人……”金世昌冷眼看了一眼叶皓轩。

  叶皓轩现在懒得跟他一般见识,他看着刘继业道:“刘先生,如果你不相信我的医术,今天就当我没来过,我对刘老是十分的尊敬,如果不是他,我早就走了。”

  叶皓轩说的是实情,他立下过规矩,不相信他的医术者,不治,而这兄弟俩明显是对自己不信任,他没有必要在这里死缠着帮人治病吧,如果不是因为他敬佩刘成恩,他早就甩手就走了。

  “不是我不相信你的医术,就算是用中医治疗,也要靠谱一点的老中医才行,恕我直言,叶医生的年纪,很难让我把中医的杏林高手联想在一起。”刘继先道。

  “二叔……”刘思慧想说什么。

  “思慧,不要多说了。”刘继业也盯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刘思慧微微的一愣,她知道父亲和二叔已经做决定了,她只得默默的退下。

  “那好,几位按照你们的治疗方式吧。”叶皓轩转身就要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一开,叶庆辰和赵子骞走了进来。

  “各位,请听我一句话吧,小叶的医术,是我们华夏最好的,他说有把握,那就绝对有把握,刘老的年纪大了,这种高难度的手术恐怕撑不了多久,所以请你们慎重考虑一下。”赵子骞道。

  “你又是谁?华夏的官员怎么搞的?什么人都能乱进来?”朴成言不悦的说。

  “我是赵子骞,卫生部的,这位是我们华夏叶首长,我们没资格跟你说话?”赵子骞的语气一沉。

  想他和叶庆辰是什么身份,如果不是顾忌场合,赵子骞早就发火了。

  “朴医生,慎言。”刘继业警告的看了一眼朴成言,心中有些恼怒,这朴成言也太托大了吧,赵子骞倒没什么,但是叶庆辰是什么身份?本身就是身份很高的首长,是极有可能在进一步的人,也是他一个小医生能乱喝的?

  朴成言吓了一跳,他知道这两人的身份不一般,所以人嚅嚅的不敢在说话了。

  “叶首长,赵部长,谢谢华夏方面对家父身体的健康,不管怎么样,家父交待过我们的根在华夏,我们的合作无论如何都不会中断的。”刘业走上前笑道。

  “非常感谢刘老,我们高层对刘老的身体非常的关注,所以就派了华夏最好的医生前来给刘老诊断身体。”

  叶庆辰向一边的叶皓轩一指,语气有些自豪的说:“这位叶医生,是我们华夏的最好的医生,同时他也是我的儿子,我叶庆辰用自己头顶上的帽子担保,他一定能治好刘老的病。”

  叶庆辰的话让在场的人瞬间震动了,他们没有想到叶皓轩竟然还有这么一重身份,也没有想到叶庆辰对自己的儿子竟然是这么的信任,竟然不惜拿自己的头顶帽子来做担保。

  叶皓轩心里有些感动,这是他的父亲,父亲对他无条件的信任,甚至拿出自己的官帽为他做担保,父子之间的默契与信任,已经无须在用语言表达。

  “这……”看叶庆辰这样说,刘继业有些动摇了,叶庆辰的话分量本来就极重,现在他说出这样的话,看得出来他对叶皓轩的信任,难道这年轻人的医术,真的有这么高?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华夏的官员,就要喜欢任人唯亲,但是我绝对不容许你们拿刘老先生的生命开玩笑。”

  只见韩人大使走了进来,他一脸的不屑。

  “我这是举贤不避亲,大使应该清楚刘老先生的身份是多重要,我不可能当做儿戏。”叶庆辰的脸上露出一丝怒意。

  “你这就是在儿戏,你们所谓的中医,不过是我们韩医流传出去以后发展起来的,你们把韩医据为已有,我们国家最好的韩医金神医号称针王,他对这种病都没有好的办法,你儿子学过几天医术?他就有把握治好这种病?”韩大趾高气昂的说。

  “刚才的话,你在说一遍试试?”叶皓轩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寒意,他的话让病房温度骤然下降了好几度,在场的人都不自由主的打了个冷战。

  那大使也一人哆嗦,但是他随即冷笑道:“我说的不过是一个事实,你们中医就是剽窃我们韩医的,现在还搞出那么多的迷信,呵呵,你们华夏人真的可笑,现在马上滚出去,不要耽搁了我们老先生的病情,否则的话我们外交部不会就这么算了。”

  “你要为你今天说过的话负责。”叶庆辰冷冷的说。

  “爸,走吧,我的医术,只跟相信我的人去治,如果不是刘老,我早就走了。”叶皓轩走到了父亲的跟前道。

  叶庆辰叹了一口气,他微微的点点头。

  “虽然你们不相信我的医术,但是我还有是些话要交待,刘老的身体大了,开颅的话会引起一系列的并发症,根据刘老的身体状况,开颅后血压极有可能会急速的增高,心跳过快,因为血压过高,所以可能会导致他颅内大出血。”

  叶皓轩思索了一下道“还有,金家家传的奇门针法,无非是鬼门十三针演化而来,效果不能同日而语,而且因为刘老身体特殊,所以手术途中,不能用你所谓的奇门针法进行麻醉,否则极有可能引起溶血症,其他我不多说了,你好自为之。”

  “荒唐,我们家传的奇门针法是最好的针法,你们的鬼门十三针又是什么玩意?”金世昌大怒。

  “你以为你真的能未卜先知?”朴成言冷笑了一声。

  叶皓轩刚才说的话一幅高深莫测的样子,就好象他已经看到手术进行一样,开玩笑,就算是你医术高,你也不能做到这一步吧,你未卜先知?

  “还有,你刚才说的话,我一字不漏的记着,如果刘老有生命危险,如果你们一会儿需要我,你要为你刚才所说的话负责。”叶皓轩指了指那名趾高气昂的大使,然后走了出去。

  “爸,谢谢你。”走廊中,父子两人并户而行。

  “谢我什么?我是你父亲,难道我不该相信你吗?”叶庆辰笑了笑。

  “可惜了,没能及时为刘老先生治病,如果我昨天帮他治的话,也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叶皓轩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