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979章 邵清盈来访
  第979章 邵清盈来访

  走进了小院,果然看到邵清盈在盯着叶皓轩种在小院里的一颗小树,若有所思的看着,看她专注的样子,就好象是这颗树上有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一样。

  “邵总,叶医生来了。”

  由于邵清盈看的太专注了,所以就连叶皓轩走进小院邵清盈也混然未觉,一边的石茜不得不提醒一下。

  邵清盈微微一怔,这才回过身来,她对着叶皓轩淡淡一笑道:“你来了?”

  “恩,你找我怎么不打个电话?”叶皓轩疑惑的问,看邵清盈那架势,似乎是来这里有段时间了,身为邵氏集团的总裁,邵清盈一向是日理万机的,就算是有事,也只得叶皓轩亲自跑到她家里去,今天她却不请自来,到底是什么原因?

  “没事,找你也没什么大事,九点前回来就行了。”邵清盈微微一笑道“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当然要的。”叶皓轩笑道,他走到门口打开了门,请邵清盈进去,为她倒上一杯咖啡。

  邵清盈坐在沙发上,她端起咖啡,打量着叶皓轩住的地方,叶皓轩居住的地方有些出乎她意料之外,他所住的地方很低调,没有一丝奢华。

  “无事不登三宝殿,邵总来我这里是有什么事吧。”叶皓轩问道。

  邵清盈自从清醒以后把他自己忘记干干净净,按理说她这种工作狂人是不应该这么悠闲的,但是看她的样子似乎是不算太忙。

  “没事就不能找你坐坐吗?”邵清盈一边说一边放下手中的杯子。

  “当然可以,不过以你工作狂人的性格,邵氏很多事情都要亲自过问,我想你没有那么悠闲吧。”叶皓轩笑道。

  “我想让你帮我恢复记忆。”邵清盈转动着桌子上的茶杯定定的说。

  “你并没有失忆。”叶皓轩心中一动。

  “可我把你忘了,这不算失忆?”邵清盈盯着叶皓轩的双眼道:“我有强迫症,我越是记不起来你,我越是对你好奇,甚至我这几天都无法入眠。”

  “何必呢。”叶皓轩苦笑,他叹道:“你这种情况是常见的记忆断层,某些事情一时间记不起来了,对于人体的记忆,医学上是没有太好的办法干预的,所以我也没有好办法。”

  “你是医圣,你一定有办法记我想起你的。”邵清盈不相信叶皓轩一点办法也没有,她有种直觉,叶皓轩不是没有办法,而是不想让她记起她。

  “真的没有。”叶皓轩苦笑道:“现在邵氏的风头正盛,你应该一鼓做气,把邵氏做大做好。”

  “我听说,一个人在受到伤害之后,她越是在意的东西,越会忘的一干二净,我在想……你是不是我在意的人。”邵清盈迎上叶皓轩的目光道。

  “不是……我说了,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叶皓轩心中一突,这女人连这都知道,看来是查了不少的资料,他不确定还能瞒邵清盈多久,说不定哪天她的记忆就恢复了,到时候怎么办?

  虽然说自己曾经是她未婚夫的身份,但是毕竟那只是一个幌子,为了让邵氏那段时间安宁,他不得已而为的,但是邵清盈对他的感情,让他始终无法忽略。

  看叶皓轩认真的样子,邵清盈微微有些失望,她微微的叹息一声道:“好吧,可能是我太纠结了,今天晚上有空吗?”

  “有。”叶皓轩犹豫了一下回答道。

  “去和我一起参加一个慈善派对吧,自从曙光基金成立以后,我还没有组织过正式的慈善筹款,我已经组织好了,晚上九点半,在帝景宫举行的。”邵清盈道。

  “好的……”叶皓轩点点头。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九点了,所以叶皓轩和邵清盈一起去帝景宫。

  帝景宫的顶层一向是为这种场合准备的,这里经常组织一些名流派对,来参加的大部分都是顶级商业圈子里的人,或者是一些大家族的。

  人一旦有钱,就会比较注重自己的名誉,所以象这种慈善筹款的派对,每次都会筹得不少的善款,尽管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派对,但是叶皓轩还是有种怪怪的感觉,虽然现在自己身份超然,但是他还是不习惯这种场合。

  尤其是身上这一身西装,让他感觉到混身不舒服,但是邵清盈有邀请,他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

  邵清盈是这次派对的主人,有好多事情都要亲自过问,所以就丢下叶皓轩一人,自己去忙活去了。

  叶皓轩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端起一杯红酒,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派对的正中央,有人在跳舞,也有刚刚认识对方的商人在一起洽谈着合作的事情。

  “叶少,好久不见了。”

  薛鸿云一身正装,带着一丝儒雅之气和一分阴沉,坐到了叶皓轩的身边。

  “薛少气色看起来不错嘛。”

  看到薛鸿云,叶皓轩有些诧异,这小子不是中了蛊吗?怎么现在跟没事人一样,难道蛊失效了?这有些不太可能,除非自己愿意,否则的话蛊是不可能去原有的效用的。

  至于蛊被人解了,那就更加不可能了,叶皓轩从心语那里剥夺来的本命蛊已经送给元心了,除非元心愿意,否则的话是无人能解得了蛊的,可能薛鸿云找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

  “托叶少的福,最近感觉还不错。”薛鸿云淡淡的笑了笑,他拿起一杯红酒,慢慢的喝着,看那样子果然是气色不错的样子。

  叶皓轩越来越感觉到疑惑了,这孙子真的没有一点事?没理由啊,蛊虫是不可能失去效用的,他手放在茶几下面,一个道诀微微的一掐,这是控制蛊虫的法门,虽然本命蛊不在了,但是还是多多少少能给薛鸿云找一些不痛快的。

  果然,薛鸿云的眉头不自由主的皱了皱,显然是肚子里又有些不舒服了,他从衣服里取出一个药瓶,从里面倒出一粒白色的药,然后用红酒把那药服下。

  服下药后,薛鸿云的眉头便即舒展开了。

  叶皓轩微微有些吃惊,他不知道薛鸿云刚才吃的药是什么药,但是却能有效的控制好蛊虫的发作,看来这小子肯定又和某种不知名的势力达成了某种合作,看来得查查他的底子了。

  “我很佩服叶少的手段,不过你不要以为自己的人生是开了挂的我就会拿你没辙。”吃完了药,薛鸿云淡淡的说。

  “开挂的人生,无须解释,倒是薛少,刚才服的药可能会伤及肝肾,以后悠着点。”叶皓轩同样淡淡的回答。

  “多谢叶少提醒。”薛鸿云冷笑一声。

  虽然两个人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但是两人的语气里都透着浓浓的火药味。

  “不去跳支舞吗?”就在这个时候,刚刚忙完了的邵清盈走了过来,提醒叶皓轩。

  “我不太懂,就不上去献丑了。”叶皓轩笑了笑。

  “邵总看起来恢复的不错啊。”薛鸿云微微一笑道“以后邵总出行,可务必要小心谨慎,我们华夏的民族企业,以后还要仰仗邵总。”

  “多谢薛少提醒,我会的。”邵清盈道。

  “我觉得叶少不应该拒绝邵总的邀请。”薛鸿云突然阴侧侧的一笑。

  叶皓轩心中一动暗叫糟糕,邵清盈记忆断层的事情虽然没有宣扬,但是保不准薛鸿云会从其他的渠道知道,这家伙肯定要使阴招。

  “薛少也这么认为吗?”邵清盈微微一笑,她盯着叶皓轩道“看来我们真的有必要跳一支舞了。”

  “我真的不会……”叶皓轩哭笑不得。

  “可以学。”邵清盈一点也不放松。

  “我觉得也是,叶少应该学习一下,以后如果邵总和叶少结了婚,这种场合是避免不了的,如果叶少连上流社会中最基本的东西都不会,那真的有点和邵总的身份不配啊。”薛鸿云冷笑道。

  叶皓轩心中一沉,他盯着薛鸿云,心想这小子要是在多嘴一句,他寻思着从哪里下手才能最快的让他闭嘴。

  他和陈若溪的婚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相信在过这久,叶陈两家就会联姻,邵清盈之前对他用情太深,在她受伤的那段日子,他又有一个邵清盈未婚夫的身份。

  虽然是情非得已,这身份只是一个幌子,因为邵清盈和陈若溪之间,他只能选择一个,但是这样对邵清盈伤害太大,这是叶皓轩所不愿意看到的。

  薛鸿云知道叶皓轩的顾忌,所以他就是要点透这一点,虽然不能对叶皓轩造成什么损失,但是至少能恶心一下他。

  “薛少这话怎么讲?我会和叶少结婚?”果然,邵清盈对薛鸿云的这句话产生了兴趣。

  “之前邵总受伤昏迷,叶少代任邵氏集团,成为邵氏实权总裁,叶少已经通过婚体宣布,他是以你的未婚夫身份执掌邵氏,呵呵,两位真是郎才女貌,啧啧,真是让人羡慕啊。”薛鸿云大笑几声,放下这句话,转身就离开。

  邵清盈震在当场……她抬起头,用一双美目不敢置信的看着叶皓轩,她的娇躯人几乎在这瞬间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