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028章 疫苗
  第1028章 疫苗

  现在他也只有,尽人事,听天命。

  “不管怎么说,尽快让江姐他们接手这里,着手研究对这种药有抗性的疫苗,然后全民注射,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我们华夏受到伤害。”叶皓轩道。

  “我知道,我会向国家申报,届时顶尖的人才全部由江姐指挥,其实我们华夏的人只要扭成一股绳,不会比任何国家的科学人员差,放心吧。”陈若溪道。

  “那好,我现在尝试给这几个孩子治疗,但那种药物影响到了他们的基因发育,我们要做好长时间的准备,所以,今天尽量的安排一下孩子和父母见面,然后告诉他们可能会隔离一段时间,这么一来让他们放心,也能让孩子在这里安心,另外不要把他们关在隔离室里,这种东西不会传染。”

  “那他们的基因遭到改变,他们的身体会不会有进一步的变化?”陈若溪问道。

  她的担心不无道理,如果这些孩子的基因突变,天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万一他们的心性因为改变而泯灭,那会有更严重的后果,到那时候,只有用非常手段了。

  “这一点你们放心,我辨证过那种药物的特性,村正家族对于基因问题也属于摸索的阶段,所以就算是这种药能败变人体的基因序列,它也仅仅只是在长期服用的基础上,好在这些孩子们服用的时间不算太长,停了药之后基因改变就会慢慢停止,仅仅只会造成他们骨骼畸形,我想办法娇正他们的身体就好了。”叶皓轩道。

  “那好,下午我就会安排他们与家长见面,去京军区总院吧,到时候你给他们解释一下,毕竟你现在的话比较有说服力。”陈若溪道。

  “这个没有问题,我下午就到京军区总院。”叶皓轩道。

  “对了,这一次孩子们服用的药,跟教育局的某个副局有关系,这个副局在我们找到他的时候吞枪自杀,只是他属于薛家派系。”陈若溪道。

  “你是说,这件事情有可能和薛鸿云有关系?他现在被薛老太爷禁足,这不太可能吧。”叶皓轩微微一惊。

  “你太小看薛鸿云了,他号称京城三大才子之一,虽然他的能力有限,但他不是一个草包,这件事情绝对给他有关系,只是那名教育局的副局直接吞枪自杀,线索就此断了,薛家老太爷得知了这件事情以后简直是震怒,他严查薛家所有的人,不管跟这件事情有没有关系,只要有问题的,该打板子打板子,一个也不放过。”陈若溪道。

  “薛鸿云是在玩火,总有一天他会把自己烧得粉身碎骨,他自己死了不要紧,可是薛老太爷一生清誉,可不要毁在他的手上。”叶皓轩冷冷的说。

  “摊上了这个坑爹货,谁也没有办法,现在我们暗中盯着他呢,只要有动静,马上就可以批捕他,还有唐蕊也一样,不过据线人来报,唐蕊有动身去倭国的举动。”陈若溪道。

  “她去倭国?是她发现事情败露了,生怕引火烧身,还是出于其他的目的?”叶皓轩微微一怔。

  “这个暂时还不清楚,不过千叶景子来华夏就是接管华夏区域的一切业务,可能是村正左辅感觉唐蕊的能力不足以驾奴华夏这么大的一个市场,换她去别的工作岗位。”陈若溪答道。

  “这件事情不能大意,一定要盯紧。”叶皓轩神色凝重的点点头道。

  “这我清楚,只要唐蕊露出一点异常,我们马上批捕她,要么就放她回去,让我们的间谍盯着她,放长线钓大鱼。”陈若溪道。

  “好,去安排吧,我先和孩子的家长见见面,安抚一下民心。”叶皓轩点点头道。

  一间微微有些昏暗的咖啡厅中,唐蕊在那里静静的坐着,她神色如常,根本没有一丝山雨欲来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戴着帽子墨镜,遮了大半边脸的男人匆匆的走了过来,坐到了唐蕊的对面,他看了看四周并没有监控,这才把头顶的帽子摘了下来,这个人赫然便是薛鸿云。

  “偷偷摸摸的,至于吗?”唐蕊不屑的看了一眼薛鸿云那幅小心的模样。

  “我被老太爷禁足,现在是偷跑出来的,我能不小心点吗?因为你的事情,我们薛家一个远亲吞枪自杀了,告诉我,你弄来的药到底是什么药?”薛鸿云沉声问道。

  “这是我们村正家族研制出来的最新款特效药,具体你就不需要知道了,现在事情败露了,我需要换一个地方,不一定是幼儿园,不管是什么地方,只要让他们按时服用这种药就行了。”唐蕊淡淡的说。

  “唐蕊,你看我象傻子吗?”薛鸿云冷笑道,“之前幼儿园的事情牵扯到我们薛家一个在教育局的远亲,是我找他帮的忙,给园长许了好处,然后在那里铺药,现在事情败露了,牵扯到薛家,老太爷命令严查,他老人家从来没有这么震怒过,不管跟那件事情有没有关系,只要查出来这段时间有问题的,统统挨板子。在者,有人自杀,如果事情有那么简单,不致于闹出人命如果那事情只是一件普通的事情,我家老太爷会这么震怒?老实告诉我,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没有义务告诉你,你要清楚我们是合作关系,你帮我做事,我想办法处理叶皓轩,而且你帮我做事还有报酬,本来就是双赢的局面,我要你做什么,你照做就是了,不需要问那么多。”唐蕊冷冷的说。

  “约我出来做什么?现在薛家上上下下一片紧张,我出来一次不容易。”薛鸿云神色阴沉的说。

  “上一次的试验品已经快到京城了,后天就到,后天晚上之前帮我找个地方,我好放货,之前的仓库不能用了,有些部门已经盯上我了。”唐蕊淡淡的说。

  “你所谓的实验品,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有关部门会盯上你?”叶皓轩瞪着唐蕊问道。

  “只是一些珍稀动物罢了,咯咯,你难不成还担心我会用人体做实验吗?做为一个男人,就应该有魄力一点,看你畏畏缩缩,瞻前顾后的样子,什么时候能成得了大事?这也难怪当初陈若溪这朵金花,当着双方家长和众人的面,也要跟叶皓轩私奔。”唐蕊冷笑道。

  唐蕊这一招激将法相当的管用,薛鸿云一直到现在无法逾越的就是这件事情,他的脸色瞬间涨的酱紫,他死死的盯着唐蕊,恨不得一把将她掐死在当场。

  “你这种废物还有什么用?大不了我找别人合作去,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夺妻之恨的仇人继续逍遥快活下去吧。”唐蕊冷笑一声,起身就要去。

  “明天晚上我联系你。”薛鸿云咬牙切齿的说。

  “这才叫魄力,薛大少,我们明天晚上见喽。”唐蕊咯咯一笑,转身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了当场。

  薛鸿云恨恨的把跟前的咖啡杯子砸在了地上,然后甩出几张大钞,在服务员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快步离开了现场。

  薛鸿云和唐蕊刚刚离开,邻桌一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按着耳朵处一个小小的耳麦道:“目标离开,约定后天晚上铺货,请布好大网。”

  “继续看好鱼儿,摸清楚具体地点在来汇报,完毕。”

  当天下午,几个孩子已经转移动京军区总院的隔离病房了,这几个孩子虽然因为药物的影响,基因有所改变,但是停了药,只要叶皓轩用些非常规手法干预,一般来说问题不大。

  只是这几天急坏了孩子的家长,那些接孩子回家的家长到现在还有心有余悸,虽然官方说孩子没有问题了,但是私下里他们还是带着自己的孩子到处检查了一番,真的没有问题了才放下心。

  这几天关于育才幼儿园的新闻被炒的沸沸扬扬的,官方对外宣称的是食物中毒,而那些教职工被查清楚底细,没有大问题的话都放了回去,回去的时候免不了告诫他们一番。

  这些教职工们这一次简直被吓破了胆子,回去后当然不会胡说八道,所以官方的解释是幼儿园管理不到位,园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查出园长有重大问题,在关押的时候畏罪自杀。

  京军区总院安排了孩子们和家长们见面,让他们近距离接触,反正这些东西又不象是电影中的生化病毒那样可怕,这些家长们得知孩子们还需要在医院住一段时间,所以就鼓励孩子们要坚强。

  不过大多数的母亲都抱着孩子哭的一塌糊涂,整个见面的过程连一边的工作人员都感觉到心酸,可怜天下父母心。

  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这些家长仍然舍不得放开自己的孩子,工作人员只得无奈的通知家长,说孩子们现在需要多休息,让他们改天在来看。

  这个时候,叶皓轩走了过来,如果他不出面给这些家长一个说法的话,恐怕这些家长不会安心的,果然,看到叶皓轩,这些孩子的家长就象是一窝峰一般的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