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040章 老太爷病逝
  第1040章 老太爷病逝

  “听雨,你一向乖巧聪明,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老太爷喝道。

  “不……我听。”薛听雨泪如雨下,但不得不退到一边,一言不发。

  “薛家能有今天,完全是我教导无方,以后薛家,本份守已,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的事情,你既然在那个岗位上,你就要对得起那个位子,对得起人民。”

  薛老太爷剧烈的咳嗽了一阵,叶皓轩抚着他的后心,渡过真气,他的情况渐渐的好转,他喘息了片刻,指着叶皓轩道“他一个医生,都能胸怀大志,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你们有这么好的条件,有这么好的家世,如果在你们那位子上虚度光阴,还不如趁早滚蛋。”

  薛家的嫡系被教训的颜面扫地,吭都不敢吭一声,老人家虽然现在病危,但是脑子很清楚,对着这一通子孙骂完了之后,他拉过薛听雨道“我现在宣布,听雨为薛家决事人,以后不管谁任家主,所做决定,必须通过她的同意,一句话,她的权利凌驾于家主之上。”

  “太爷爷,听雨是女孩,恐怕做不了这么大的主。”薛听雨抹了一把泪道。

  “我说做的了就是做的了,现在所有人出去,听雨和这小子留下,我有话单独向你们说。”薛老太爷眼一瞪。

  “都下去吧。”薛青山挥挥手,薛家的一众嫡系都退了下去。

  “小子,你知道我留你下来的意思吗?”薛老太爷叹了一口气道。

  “我知道,薛老太爷无非是想让我对薛鸿云手下留情。”叶皓轩淡淡的说。

  “是啊,他糊涂,犯下这种弥天大错,但我相信他不知道真相,否则的话他不会,也不敢那么做。”薛老太爷道。

  “这点我相信,但现在他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且,村正家族那边咄咄逼人,这不是我所能左右的。”叶皓轩道。

  “你说的我清楚,关于这件事情我会处理,我只想等他出来以后,你放过他,顺便帮我开导开导他,我一直望子成龙,可惜天不遂人愿,他算是薛家第四代最有能力的人,可惜不成大器。”薛老太爷叹道。

  “这点老太爷可以放心,等他出来以后,我知道怎么做。”叶皓轩点点头。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薛老太爷点点头,他转身道“听雨,我问你一句话。”

  “太爷爷,您说。”薛听雨上前一步。

  “你喜欢这小子?”薛老太爷向叶皓轩一指道。

  “这……”薛听雨微微的一愣,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脸微微的一红,老太爷这是明知故问。

  “我问你是不是。”薛老太爷道。

  “是,我喜欢他。”薛听雨点点头道。

  “喜欢就去追,想尽办法推倒他,我就不信这小子敢不认账,你哪点比陈家那丫头差了?无非是你遇到他的时间比较晚罢了,如果早点遇到你,我想没那丫头什么事了。”薛老太爷大笑道。

  “太爷爷……”薛听雨不知道说什么好,她低下头,脸颊火热,她不敢和叶皓轩直视。

  “好了,去吧……首长的人应该快要来了。”薛老太爷大笑。

  他的话音一落,只见病房的门开了,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他边走边道“老太爷,首长让我来慰问您,您的身体,不要紧吧。”

  这位中年人是首长的贴身秘书,几位老太爷是华夏仅存的硕果,每一位都是国宝,听说薛老太爷生病,高层上上下下都很关心。

  “我要去见太祖了……”薛老太爷大笑道。

  “老太爷身体硬朗着呢,要在过个几十年才能去见太祖他老人家。”中年人笑道。

  “我的身体我自己心里清楚,在这里,我求你帮我给首长带个话。”薛老太爷敛去笑容,正色道。

  “老太爷不如过几天自己去见首长?”中年人道。

  “等不了了,医圣刚刚也来过了,你别看我现在精神这么好,这是回光返照,我马上就得走了,临走前,有几句话,我想给首长说说。”老太爷道。

  中年人向一边的叶皓轩看了一眼,叶皓轩微微的摇摇头,中年人心中一沉,叶皓轩这样表示,就说明老太爷真的没有希望了,他微微叹息道。

  “薛老太爷,您说。”

  “其实你也应该知道,我薛家出了这种事情,只能说是我没有教育好后人,我愧对首长,愧对战争中死去的兄弟们,我薛天良一身铁骨,没有想到子孙竟然和倭国家族有染,闹了这种大事,我无颜面对死去的战友们。”

  薛老太爷说着,老泪纵横。

  “老太爷你不必自责,这件事情不是你教导无方,当年以孔明的才智,都扶不起一个阿斗,更何况是你呢。”中年人叹道。

  “不不,怪我,是我对他的期望太高,是我曾经说过雄鹰就要展翅高飞,我这些年,对鸿云那孩子缺乏管教,所以导致他今天酿成大错,一切都怪我,还希望,首长能够看在我为了华夏流过不少血的份上,能对那孩子从轻发落。”

  “事情会有解决的办法的,老太爷请放心吧。”中年人宽慰道。

  “我一辈子没求过人,也没有用自己手里的仅利为子孙们施过什么方便,一切都是靠他们自己,虽然他们的成就没有和我的地位有抹不开的关系,但是我真的没有刻意的去帮他们,我第一次……请求首长,能够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薛老太爷说着站了起来。

  “老太爷,您快躺下吧,你的话我会带给首长的。”中年人吓了一跳,连忙扶着老太爷。

  “那我就放心了,我的拐杖呢?”薛老太爷道。

  薛听雨连忙拿着拐杖递给了老太爷,并在一边扶着他。

  “人这一辈子其实也就这么回事,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活了一个世纪了,在活下去就是老怪物了,我准备走了……可惜没有机会和老叶和老陈两个老家伙告别了,我先走一步,在下面等着他们,我一生从未倒下过,就算是死,也不能倒下。”薛老太爷放声大笑。

  “老太爷,您还是先休息休息吧,您的话我一定会给首长带到的。”中年人劝道。

  只是他说了几句,老太爷却没有一丝反应,只见老太爷的笑意僵在脸上,身形直直的站在当场,一动也不动。

  叶皓轩吃了一惊,他伸手在薛老太爷脉傅处一摸,只觉得触手僵硬冰凉,老太爷却是已经去了,他叹道:“老太爷已经仙去了。”

  “太爷爷……”薛听雨失声痛哭,她跪倒在地上,泣不成声。

  薛老太爷一手拄着拐杖,就那样站在当场,他的身形毅然不倒,昔日那个铁骨铮铮的战场将军,即使是走了,也要有尊严,一时间一股杀伐之意从他的身上传了出来,这位老人家活了快一个世纪,历经数次战火洗礼,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叶皓轩被薛老太爷的铁骨所感染,他随着薛听雨跪倒在地,对着薛老太爷的遗体拜了几拜,他怅然道:“薛老太爷请放心,我必不负您临终所托。”

  薛老太爷对薛鸿云的期望太高,即使是临死前,仍然感叹子孙不成器,他曾经说过,薛鸿云是块好刃,只是他缺少一块好的磨刀石,而叶皓轩就是他最好的磨刀石。

  事实上如果薛鸿云好好磨练一翻,也未尝不是一个人才,这位老将军临终前的心愿,叶皓轩一定会达到。

  紧接着便是薛老太爷的葬礼,届时上层所有党员全部悼念薛老太爷,老太爷一生的事迹被编制成传记、他本人的丰功伟迹伴随着他的长眠而永垂青史。

  薛老太爷的葬礼举办的并不高调,但却不失庄严,新闻媒体对他的去世进行报导,并列举出老太爷一生伟迹,他是英雄,历史将永远记着他。

  一晃又是几天过去了,老太爷过世以后,京城里面显得很平静,高层对于薛鸿云的事情重新定性,薛鸿云并非是有意,同时也查明薛家与这件事情没有牵连。

  尽管高层对这件事情很震怒,但是那怒气也随着薛老太爷的过世而烟消云散,所以薛家嫡系该复职的复职,该放的也就放了,不过薛鸿云暂时还在那与世隔绝的地方扣押着。

  这天,叶皓轩和叶老太爷在一次对弈,一眨眼,三局过了,这三局,老太爷全都输了。

  “不下了,被你小子完虐。”叶老太爷气哼哼的把手中的棋子一丢,感觉到没意思,这小子的棋力果然厉害,他不让着自己,自己真的没有一点活路。

  “太爷爷……是你不准我让你的。”叶皓轩有些委屈的说。

  “我是没有想到你小子棋力这么好。”叶老太爷瞪了叶皓轩一眼,然后沉吟道“从你下棋,我感觉到你变了,上一次对弈,你小心翼翼,总怕走错一步,而这一次,你杀伐果断,来势汹汹,做人,就要这样。”

  “以前确确实实的有些瞻前顾后了,处处只想着顾全大局,但现在想想,你一味忍让,对方也就一味的变本加厉,只有打痛了他们,他们才会老实。”叶皓轩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