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041章 放手去做
  第1041章 放手去做

  “是啊,以前你的顾忌太多,事事想顾全大局,但是近来这几件事情证明,你越是隐忍,对方越是瞪鼻子上眼,放手去做吧,不用顾忌什么。”老太爷微微的点点头道。

  “是,我一定不会让老太爷失望。”叶皓轩点点头道。

  “好好磨练几年,以后叶家,我可要交到你和你爸两个人手里了。”叶老太爷有意无意的说。

  “太爷爷,我爸是当官的料,而我,是从医的料,我们两个都不太适合做家主这个位置吧。”叶皓轩苦笑道。

  “你们父子两人不适合,谁适合?小子,别谦虚了,过度的谦虚不好。”叶老太爷摇摇头道。

  “那也要过几年在说,我现在所要做的是发扬中医,让老百姓们都看得起病,另外把中医推行到世界,让全世界的人都认识中医,并受到好处,我要做的,是把长济的药卖到全世界,把曙光医院开到全世界。”叶皓轩豪气的说。

  “好,好好……有股子志气,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医圣的名声,就会响遍世界,那时候,就是中医扬眉吐气的时候,放手去做吧。”叶老太爷大笑道。

  “不会让太爷爷失望。”叶皓轩微微一笑。

  “薛家那孩子,你打算怎么办?他现在被关押在国安六局的监狱里,恐怕连老太爷离世的消息都不知道,说起来,他也只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也是背黑锅的人。”叶老太爷叹道。

  “我知道,我打算今天晚上就去监狱,把他放出来,老太爷打好路子就行,薛老太爷对他的期望太大,只是他一直不争气,他走到这一步,也不能完全怪他,试问……谁在大订的日子上被抢走了未婚妻都不会轻易能放下的。”叶皓轩苦笑道。

  现在想想,他和薛鸿云之间的恩怨貌似还真的因自己而起,只是薛鸿云复仇的方法太极端,太不计后果,他有今天的遭遇,也是咎由自取。

  “去吧,上面有我来说,老薛等于说是用自己的命救了薛鸿云,如果他还不知悔改,以后把他关进去,永远都不要在放出来。”叶老太爷点点头道。

  “我知道,我想经历了这件事情,薛鸿云也该醒醒了。”叶皓轩点点头道。

  国安六局监狱,走过了重重的安全门,叶皓轩总算在一间昏暗的审讯室之中见到了薛鸿云。

  比起刚进监狱的时候,薛鸿云显得更加落魄了,几天不修边幅的他显得邋遢,而且眼窝深陷,看起来就活象是一个大烟鬼一样,往日京城三大才子之一的薛大少,落到了这般境地,让人不得不唏嘘。

  “你来嘲笑我了?”薛鸿云看到了叶皓轩,他笑了,笑得有些病态,他喃喃的说“我现在是阶下囚,所有人都有资格嘲笑我,我只想知道你们到底是要一直关着我,还是打算另做处理?如果让我在这里住一辈子,你们还不如给我一个痛快。”

  “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我们之间的恩怨也是因我和若溪的事情而起,所以尽管你做的很过分,我都给你留一线余地,这次的事情是你自己作死。”叶皓轩淡淡的说“希望你在这里的几天,能醒悟,能清楚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当然,我更希望你能放下我们之间的恩怨。”

  “放下我们之间的恩怨?”薛鸿云笑了,他笑的嘶竭底里,整个牢房里都充斥着他那呈病态的笑意,他的神色由张狂变得深遂,冰冷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除非我死。”

  “如果你死,随时可以去死,在监狱里撞墙,上吊,只要你想死,有的是办法,要不……这里有把刀,你拿着这把刀去自杀。”叶皓轩说着甩出了一把匕首。

  他指着桌子上的那把匕首道:“想死的话就尽快,马上,拿起刀,切了自己啊,你倒是自杀啊。”

  “一个真正想死的人,根本不会对别人说死,你没有勇气拿起这把刀,你连个懦夫都不如,你觉得你很委屈吗?我不止一次警告过你,唐蕊是个变态,你跟她合作,她分分钟坑的你去自杀,现在你知道了吧,你这种行为,是要上国际法庭的。”叶皓轩愤怒的说。

  “只要能将你除去,上国际法庭又能怎么样?”薛鸿云斜着眼睛看了叶皓轩一眼,然后冷笑了一声。

  “如果你想对付我,可以凭着自己的能力来,把希望寄居到一个人格分裂的变态女人身上,说你懦弱,简直是侮辱这个词。”叶皓轩摇摇头,薛鸿云已经无药可救了。

  “我想你应该清楚你这一次犯的事情给薛家带来了什么后果吧。”

  “我明白有什么后果,我这辈子可能都出不去了,你给我一个痛快吧,我承认我懦弱,我鼓不起勇气拿起那把刀。”薛鸿云坐到椅子上双目无神的说。

  “我来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薛家没事,就在昨天,薛家上上下下该放的放了,该复职的也复职了,而你的事情,经过高层斟酌,均认为你不是知情人,所以……你现在可以走了。”叶皓轩道。

  “你说什么?我可以走了?”薛鸿云吃了一惊,猛的站了起来,他喃喃的说“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这次事情闹这么大,他们不可能就这样放了我。”

  “信不信随你,这是释放令,拿着这张纸,你在这里畅通无阻。”叶皓轩丢出一张手令。

  薛鸿云连忙拿起这张手令,细细的看了起来,只见上面写着关于这件事情的阐述,并表示这件事情薛鸿云并不知情,特此赦免,上面还盖着军委以及几个特殊部门的大印,这是一张实实在在的赦免令。

  “我真的能走了?”薛鸿云一时间如云里雾里,他盯着叶皓轩喝道“你为我求情了?我不需要,不需要你可怜我。”

  “为我求情,我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你这次犯的罪,枪毙你十次都不够。”叶皓轩冷冷的说“你这张赦免令,等于说是薛家老太爷用他的命换来的,所以,你以后好自为之。”

  “你说什么?老太爷,我太爷爷怎么了?”薛鸿云震惊了,他听出了叶皓轩话里的意思,他一瞬间手脚冰凉。

  “老太爷已经于六天前仙逝,骨灰葬于八宝山,出去以后,去看看他老人家吧。”叶皓轩微微叹道。

  “老太爷死了,他是怎么死了?你告诉我他怎么死的?”薛鸿云一把抓住叶皓轩的衣领。

  叶皓轩轻轻一挥手,把薛鸿云甩开,他冷冷的说:“我对你说过,你自己作死可以,但是不要毁了老太爷一生清誉,薛老太爷铁骨铮铮,一生杀敌无数,可笑的是他的曾孙竟然和倭国人有不清不楚的关系,你觉得,你犯下这么大的事情,他老人家心情会好?从你进监狱那一刻起,老太爷就卧床不起。”

  “你为什么不救他?你不是号称能起死回生吗?你不是医圣吗?我们之间的恩怨,不关我太爷爷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去挽救他,你在公报私仇。”薛鸿云愤怒的吼道,他发疯一样向叶皓轩冲去。

  啪……

  回应他的,是一个响亮的耳光,叶皓轩这一巴掌丝毫不留情,薛鸿云张口吐出了几口混着血的牙齿,这一巴掌让他暂时冷静下来。

  “我处事为人,都是报着医者仁心的态度去看待,就算是真正的仇人,他的亲人真到了生死关头,我也不会不去救,更何况薛老太爷德高望众,我一向尊敬。”叶皓轩顿了顿道“你要清楚,我是人,不是神仙,生老病死谁也逃脱不了,老太爷寿元尽了,谁也没有办法。”

  薛鸿云怔怔的出神,片刻,他有些病态的笑了,他一边笑一边眼泪不止“老太爷去了……薛家等于说倒了半边天,我还拿什么给你斗……我还能拿什么跟你斗?”

  薛老太爷是薛家的半边支柱,他一倒下,薛家真的半边天都倒了,老太爷一去,平时有些本来就怀着其他心思的人更会毫不犹豫的向薛家进攻,薛家昔日的荣光,在也找不回来了。

  “说你懦夫,真一点都没屈说你,枉老太爷对你有这么高的期望,直到现在,你还不知悔改,早知道这样,我真的该让你在这监狱里过一辈子。”叶皓轩沉声道。

  “难道你们薛家,就是仗着老太爷才能在京城风声水起的?老太爷能为你们铺一时的路,但管不了你们一世,如果你薛家不思进取,我相信迟早有一天,四九城内在也没有你们薛家的存在。”

  叶皓轩指着他喝道:“薛鸿云,你这条命,是老太爷用自己的命换回来的,他对你的期望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他希望你做一个智者,一个仁者,而你会什么?成天除了勾心斗角之外,你还有什么?你知道你为什么永远也无法超越我吗?”

  叶皓轩拍着胸口道:“因为我有一颗仁心,我敢做所有人不敢做的事,我敢和全国医疗系统叫板,我胸怀大志,要把中医推到世界去,一个小人,永远都成不了大人物,只有你胸怀大志,坦坦荡荡,心中有天地,你才是一个真正的人物,现在的你,配吗?你除了仗着家世混出一个才子的名声外,你还有什么?你还能拿什么给我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