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055章 高手对诀
  第1055章 高手对诀

  这一招,让双方对彼此都有了新一步的认识,叶皓轩赞叹道:“好强的剑气。”

  “好厉害的剑,散发出来的气息至罡至强,你的修为不过如此,竟然能和我相比并论,我想有一大部分的原因就是这把剑的原因吧。”

  柳生真树又眼中迸发出异光,他醉心于剑道,一个醉心于剑道的人,见到一把好剑,那种渴望就好象是饥渴的汉子看到美女一样。

  “此剑名为鱼肠,我想你听说过吧。”叶皓轩微微一笑。

  “当然,此剑乃古代华夏铸剑大师欧冶子为越王所制,又号称勇绝之刃,非大德之人不能驱使,难以想象,古代的华夏,竟然能制造出这么高水平的灵气来,可惜……近代越没落如此。”柳生真树惋惜道。

  “历史在进步,有些东西注定要被人遗忘,就象是恐龙灭绝一样,大道缺一,方为圆满,失去一些东西,会多一些东西,而且我相信,就算有些东西遗失了,迟早有一天,它会重现于世。”叶皓轩淡淡一笑。

  他的话音一落,却见眼前的柳生真树突然间消失了,叶皓轩心中一凛,这货的忍术是一绝,而本身又是高野法力僧,绝逼是倭国排得上的狠角色。

  他的神念骤然发出,果然,在他的意识中,早已经失去了柳生真树的存在,这货隐匿身形的水平是一绝,叶皓轩随即冷笑一声,他向左前方微微一踏,然后在向右,向左前方各踏出数步。

  站定身形,他一声大喝,手中的鱼肠向前一劈一砍,在他举刀的同时,柳行真树的身影恰好出现在他所指的方位,柳生真树差点一头撞到他的刀刃上。

  好在他反应神速,就在即将撞上刀的瞬间硬生生的把身形一扭,快速的与叶皓轩侧身而过。

  “你竟然能精确的算出我所在的方位?”柳生真树有些诧异的问道。

  “你刚才施展的忍术虽然高明,但不过是从我们华夏的五行遁术中演化出来的,在我跟前玩这个……我能做你祖宗你信吗?”叶皓轩笑吟吟的说。

  忍术其实就是华夏的五行遁术经过不断演化而来,倭国人发前人未所发,在里面融合了很多新奇的东西,但万变不离其宗,柳生真树的忍术虽然高明,但在身具玄术的叶皓轩跟前,他就是一个小学生。

  “医圣不知道有句话叫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吗?”柳生真树冷笑一声,然后右手指诀一结,一声沉喝“临……”

  只见一个金光闪闪的印诀骤然而成,却赫然是叶皓轩通晓的道家九字真言。

  “道家九字真言?”叶皓轩倒是吃了一惊,这货真的有几分水准啊,当下也不敢怠慢,同样一个印诀结成,沉声喝道“临……”

  两个硕大的印诀在半空中相抵消失,半空中出现片刻的平静,然而,这平静只是暂时的,半空中,一团刺眼的光华瞬间形成,紧接着向四周波动而去,方圆十丈开外,一切物体化为齑粉。

  叶皓轩也随即醒悟,这并不是道家九字真言,虽然它的本身确确实实是道门玄术,但流入倭国以后,发生了某种变动。

  正宗的道家九字真言依次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但是这种玄术后来传到了倭国,就变成了“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而且里面融入了密宗真言,虽然威力不如华夏正宗,但是这一次,叶皓轩注定要吃亏。

  因为他的年龄和修为差柳生真树太远,柳生真树虽然看起来是一个中年人,但鬼知道他到底活了多少年,他的修为,不是现在的叶皓轩所能比的。

  前四言一出,叶皓轩隐约已经有支持不住的感觉,而就在这个时候,柳生真树吐出了第五字真言。

  第五字真言,融合不动明王印诀,来势汹汹,风云骤变……叶皓轩的修为,只能施展到第四字真言,他只感觉到胸口一滞,周边的空气在那瞬间仿佛凝固了一般。

  一个幻化而出的明王虚影在冥冥之中形成,向着叶皓轩举起手中的巨斧……

  在那瞬间,叶皓轩感觉到了死神的来临,他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鱼肠剑,要做临死一击。

  就在这紧急的关头,半空中突然飘来一把古剑,这把古剑古扑苍老,给人一种远古洪荒般的苍凉,半空之中的古剑隐隐做响,无形的光刃幻化而成,对着地下的柳生真树一剑斩落。

  柳生真树一声大喝,撤手连退数步,古剑落空,轰一声巨呼,在他刚刚停身的地方击出一个巨坑来。

  随即一名身着长袍的老人缓步行来,他走路看似很慢,但实际上却是快到了极致,每一步落下,人都是数丈开外,他右手一招,那把古剑自行回到他的手中,被他随手挂在了身后。

  来人却正是玄机,也就是天机门的前任掌门,现为国家效力,他收好剑之后往前踏几步冷笑道“柳生君,数十年不见了,你怎么还是这么贱?难道你们倭国的神官,都堕落到欺负我们这里的晚生后辈了吗?”

  身上无形的压力骤然消失,叶皓轩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他上前道“多谢玄机前辈出手相救。”

  “不用谢我,我们现在都是自己人,况且我出手也是多此一举,就算是我不出手,你也有办法化解刚才的危机。”玄机子摆摆手道。

  “玄机子……你来的正好,当年一战,你险胜于我,今天我要看看,三十年后的你,能力到底涨了多少。”柳生真树阴沉着脸喝道。

  “大可不必,三十年前我能败你,三十年后我照样能败你,我听说,你们的人在造神?”玄机子微微一笑道。

  “不错,我们在造神,你们这些没有信仰,没有灵魂的东西,迟早要拜在我们神的荣耀之下。”柳生真树喝道。

  “一个不人不鬼的怪物,也能被你们推崇为神,我真有些可怜你们,你们该是多么自卑,才会用现代化的手段造出一个怪物充当你们的神?”玄机子冷笑道。

  “迟早有一天,你们会拜伏在我们神的脚下,现在……拿出你真实的水平来吧。”柳生真树剑指结成,冷冷的盯着玄机子。

  “师叔……我来晚了一步……”

  就在这个时候,天机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玄机是得道高人,他早已经驻颜有术,所以一百多岁的他看起来象是三四十岁的人一样。

  而天机一幅头发花白的样子,看起来比玄机老了许多,这场景让人多多少少感觉到有些怪异,天机也算是高人了,但是他的辈分和修为跟玄机比起来,差的不是一般的远。

  “拖延他一时半会儿吧,一会儿特勤三局,一队和二队大批人马都赶到,这一次,绝对不能让这孙子活着离开华夏。”玄机向天机挥挥手道。

  “是,师叔。”天机恭敬的回答,他右手一挥,七枚竹板依次在手里排开,做好一幅应对的架势。

  柳生真树开始不淡定了,他开始恒量起自己的实力了起来,现在对方三个人,自己一个人,且不说玄机那老东西实力怎么样,在不济也和自己打个平手吧。

  而叶皓轩的实力不弱,眼前这个老头子看起来也不是简单人,在加上特勤局其他人,他还混个毛线?

  倭国人向来谨慎,打不过从来不逞英雄,柳生真树冷笑一声:“玄机老子东西,你这么多人,胜之不武,改天我们约好,一对一在战。”

  他话音刚落,一个转身,片刻便即消失在黑暗之中。

  “为什么放他走?”叶皓轩不明白问道。

  “因为那孙子气数未尽,现在还不能收他,时机到了,他自然跑不了。”玄机笑吟吟的说。

  叶皓轩点点头,玄机这么说,就一定有他的道理,他拱手道“多谢前辈了,我现在还要赶着救我的那些弟兄们。”

  “这点不用担心,特勤局出动了神秘势力,他们没事,你小子不声不响的摸到这里来,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玄机道。

  听王铁柱他们没事,叶皓轩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没有想到千叶景子是个狠角色。”

  “你们轻敌了,在者你那八个手下和村正是死对头了,报仇心切,所以不能正常的判断敌情了,这一次,确实的冲动了,回去吧,你媳妇还在担心着呢。”

  叶皓轩知道他指的媳妇是陈若溪,这一次他不声不响的跑过来勘察敌情,差点误了事不说,还险些把自己这批人赔进去,陈若溪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

  特勤三局总部,见到叶皓轩安然归来,陈若溪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她有些薄怒道“你怎么做事不跟我商量一下?”

  “这次……涨教训了。”叶皓轩苦笑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你没有跟倭国人打过交道,你不明白他们的精明之处,况且,这个千叶景子原本就不是盏省油的灯,她的来历也有些不明,吃了这一次的亏,以后长点记性吧。”陈若溪瞪了她一眼道“如果不是我今天晚上得到了消息,说你去夜闯那边的生产基地去了,你们今天晚上的后果,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