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060章 作大了
  第1060章 作大了

  “还有以后?”叶皓轩站起来冷笑道“你知道养生膳坊是谁的产业吗?”

  “我……我只听说是薛小姐的产业……”言力惊恐的说。

  “养生膳坊所有的配方都是我的。”叶皓轩淡淡的说。

  言力惊呆了,他彻底的惊呆了,他知道这一次做大了,因为他老子的关系,所以他在这个圈子里倒也混的风声水起的。他见到养生膳坊要做大了,所以就想过来分一杯羹,只是他没有想到这竟然是叶皓轩的产业。

  “叶少……你饶了我吧,如果我早知道这是你的产业,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打这里的主意的。我鬼迷心窍了……您就放过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以后安安分分做人,以后在也不敢了。”言力惊恐的尖叫了起来。

  他敢得罪薛听雨,那是因为薛老太爷不在了,他认为薛家是没牙的老虎,谁都可以上去咬一口。但是叶皓轩不同,叶皓轩现在风头正盛,他听小道消息说很多高层对他的能力很看重。

  在加上现在叶家如日中天,叶老太爷身体也很健康,所以叶皓轩才是现在最不能得罪的人。他如果早知道这是叶皓轩的产业,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动。

  “给你爸打电话,这里的情况一字不差的给他说一下。”叶皓轩把他的手机踢了过去。

  言力不敢违抗,他知道这件事情只有让他老子出面了,不然的话叶皓轩弄死他都有可能,他心惊胆战的拿过手机,拔通了他老子的电话。

  “我正在开会呢,现在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话筒里传出了他父亲的声音。

  “爸……我闯祸了,你救救我……”言力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

  “闯什么祸了?你成天不务正业,就知道给老子惹麻烦,说,这一次又怎么了?”他父亲怒不可待的说。

  “我……京城有家养生膳坊,我见这里的生意好……所以……”

  “所以你就动了养生膳坊的主意?你知不知道是谁开的?你知不知道养生膳坊有什么背景?那是薛家千金在主事啊,你也敢去找麻烦?”他父亲先是一怔,紧接着眼前有些发黑。

  “爸……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着……薛家……不是以前的薛家,所以就……”

  “所以你就去找麻烦了?你又用以前的套路是吧?你怎么就这么笨,薛家就算没了那位老人家,但是这还是薛家,是你这个混蛋说劝就想动的吗?”他父亲怒道。

  “爸,我错了……我以后在也不敢给你找麻烦了,现在我被叶少揍的半死,你想办法救救我吧,我不知道这是叶少的产业……”言力颤抖着说道。

  “把电话给叶少。”

  “是。”言力连忙挣扎着站了起来,把手机递给了叶皓轩。

  “你不用说了,我让你儿子打这个电话无非就是让你了解情况,自己滚回家养老,换你儿子一命,或者是你继续在位子上逍遥,我让你儿子坐牢,然后在找到你贪污的证据把你也送进去。这两个结果,你选择一个吧。”

  没等对方说话,叶皓轩就说出了后果。

  “叶少……我教子无方,好,我保证,三天以后,我就会辞职。”对方沉默了片刻道。

  “还有,你儿子这些年吃进去多少,吐出来多少,如果敢有一点藏私,后果你懂。不要质疑我的能力,我要愿意的话,你的一切资料都能掌握。”叶皓轩道。

  “我知道,我会按照叶少的意思去办,只求叶少放我们一条生路。”对方恳求道。

  “去吧。”叶皓轩挂断了电话,丢还给了言力,不耐烦的说“你们两个,马上滚,以后我在京城不想看到你们。”

  “是……是,我马上滚,我保证以后不会让叶少看到我们。”言力和张平两个人一边道歉,一边连滚带爬的滚了出去。

  “你这样……是不是板子打的有些重了?”薛听雨道。

  “那是为他们好,如果打轻了,他们下次还不长记性,况且,有其父才有其子,姓言的也不是什么清官吧。”叶皓轩顿了一顿叹道“如果当初我杀伐果断一些,第一次就把你哥打痛,他也不会屡错屡犯。”

  “那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薛听雨摇摇头道,她突然象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连忙又说“对了,我哥说要见你,在包厢里等你很久了,我差点忘了。”

  在三楼包厢里,叶皓轩见到了薛鸿云,只见他正在耐心的冲着一壶茶,他喜欢喝茶,也曾经学过一段时间茶道,所以他冲茶的手艺相当的娴熟,每个动作有条不紊,叶皓轩到的时候,他刚好冲好了一壶茶。

  “我太爷爷留下的武夷山大红袍,叶少来尝尝味道如何。”薛鸿云淡淡的说。

  叶皓轩坐到了薛鸿云的对面,这是他和薛鸿云第二次坐下喝茶,依稀记得叶皓轩上一次一口喝干了一杯水,薛鸿云曾经嘲笑他是牛嚼牡丹,不懂茶道。

  此时此景,却是那么的熟悉。

  叶皓轩端起一杯茶,依然象上一次那样一饮而尽。

  薛鸿云看着叶皓轩道:“和上一次一样,牛嚼牡丹。”

  “茶就是用来解渴的。”叶皓轩淡淡的说。

  “是啊,茶就是用来解渴的,茶具在好,茶艺在精,也不过是一杯茶而已,这样费时费力泡出一壶茶,也不过是用来喝的,茶的味道其实没有差点,说好听点这是艺术,说不好听点这是闲的蛋疼。”

  “你倒比以前看得开了很多。”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我太爷爷用生命给我上了一课,如果我还象以前那样的话,我还配姓薛吗?”薛鸿云淡淡的说,他随即又道“我听说你刚才抽了一个小子一顿。”

  “是的,那小子自找不痛快,这一次……我直接把他的背景一撸到底。”叶皓轩点点头道。

  “一撸到底最好,只有打痛了,打怕了,以后他才懂得如何做人。如果你在仁慈,那可能会导致他重蹈我的覆辙。”薛鸿云点点头,他有些感叹的说“如果你当初打痛了我,可能我也不会犯下如何重的错,老太爷他老人家或许也能多在这个世上几年。”

  “或许是吧,但是现在你能醒悟,为时不晚。”叶皓轩淡淡的说。

  “是不晚,我该帮点什么,当初杨睿明跟你合作的时候,我还嘲笑他是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可是现在到了我,我才发现杨睿明的做法是明智的。”

  薛鸿云顿了一顿道“我现在才明白,高层对于圈子里的子弟们都有看法,那是因为我们不思进取,一心只想着勾心斗角,而你不同。你想的,是用自己的能力为这个社会做出贡献,而你成功了,国家需要你这种人,所以你才会被高层看重,我想现在你就算是捅出个大屡子,高层也不会怪你的。”

  “我无心争斗,也无心证明什么,我只是想用我的医术为百姓谋福,仅次而已,薛鸿云,或许我们能成为朋友,不是吗?”叶皓轩道。

  “我怕高攀不起你。”薛鸿云微微一笑。

  “那你就不是薛鸿云了,经过老太爷这件事情,我想你应该学会了隐忍,学会了如何去对待过去的事情。”叶皓轩道。

  “对,我学会了如何对待过去的事情,其实细想下来,我和若溪之间的联姻,无非就是利益驱使,我对她,并没有多大的感觉,之所以这样一直跟你往死里掐,是我抹不开面子。”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是没有你,我们也注定不会幸福,误人误已,何必呢。”薛鸿云叹道。

  “你能看明白就好。”叶皓轩点点头道“以后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我看听雨弄的养生膳坊挺不错的,我想入股,不知道你这个配方持有人同意不。”薛鸿云道。

  “当然可以,这一切全是听雨帮忙做的,我只是一个甩手掌柜。”叶皓轩道。

  “三亿……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我这个价合理吧。”薛鸿云道。

  “用不了那么多,养生膳坊现在值不了那么多钱。”叶皓轩摇摇头道。

  “现在不值,以后也不一定会不值,说不定以后你会觉得我和听雨联手坑了你,我相信你的配方,也相信听雨的能力。养生膳坊,迟早有一天会走向世界。”

  薛鸿云说完,取出一张支票放到了叶皓轩的跟着,他伸出手道:“叶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叶皓轩伸出手,和薛鸿云握在了一起。

  一笑泯恩仇……

  叶家大院,叶连成提着一支毛笔,他正在写着一幅字,这幅字正是王羲之的兰亭序。

  他下笔如有神,一篇兰亭序写的极好。与王羲之的笔迹极其相似,由此可见,叶连成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

  啪啪啪……

  一边响起一阵鼓掌声,何承欢带着讨好的意思一边鼓掌一边走了过来,他赞叹道:“表弟的书法下笔有神,神韵自然,比起王羲之的真迹也不逞多让,今天我真的是开眼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