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092章 什么是道
  第1092章 什么是道

  叶皓轩的浩然真气耗损严重,他满头大汗苦苦的支撑着,随着半空中的巨剑缓缓的压下,叶皓轩双腿一屈,单膝跪在地上。

  “医圣这是在救饶吗?”柳生真树笑道。

  “休想。”叶皓轩咬牙切齿的说。

  “嘴硬……”柳生真树在次一压。

  叶皓轩一声闷哼,他感觉眼前一黑,便要失去知觉。

  柳生真树的手在向下三寸,自己绝对没有活路可言,强大的剑气压下来,至少也能把人给压得四分五裂。

  就在这个时候,叶皓轩的眼前一闪,识海之中一个身着青色道袍的道人又出现在他的眼前,这位道人,正是传叶皓轩这一身奇术的那位道人。

  这位道人琉璃束发,一身青色道袍上锈东海山升,背负一把古剑,手持拂尘……上一次道人出现的时候他身上的气息淡然出尘,一幅与世无争的超然模样。

  但这一次他背负古剑,整个人身上透着一丝无尽的肃杀之气,整个人仿佛就是一把即将出鞘的剑一般,一种杀伐果断的的感觉油然而生。

  “传承者,告诉我,什么是道?”道人的声音在叶皓轩的意识里响起。

  叶皓轩心头一震,陷入了思索之中,他喃喃的说:“什么是道,什么是道?”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简而言之,一阴一阳便是道,万物平衡即是道。”叶皓轩思索了片刻便回答道。

  “那是世间万物的道,告诉我,你的道又是什么?”道人沉声喝道。

  “我的道?”叶皓轩怔住了,他着实不知道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

  “你走的路便是道,你的执念便是道,杀伐果断便是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我游行于世、事了于心,这世间一饮一啄都有定数,故在传承之中除却浩然真气六重之外,另有三重天锁,助后人斩妖荡魔,走好自己的道。”

  道人说完,身影渐渐的消失,叶皓轩突然觉得意识里多了些东西。

  他的力量传承中,除却六重浩然真气之外,又多出一些东西,那便是三重天锁,每开一重,实力就是一次实质性的飞跃,浩然真气属于开学范筹,而三重天锁却属于奇门之学的范围,它的存在,就是对付这世间一些古怪势力的。

  叶皓轩瞬间回到了现实,那把巨剑距离他头顶已经不足三尺,而且柳生真树双手还在一点一点的向下,随着他手势的向下,叶皓轩感觉到压力也越来越大。

  “一重天锁……开。”

  叶皓轩一声大喝,他感觉自己身体里某种无形的东西仿佛在这瞬间被释放了,他的力量瞬间充盈气海,他感觉自己的力量空前的强大。

  叶皓轩双手持剑,猛的向上一格,硬生生的把那无形的巨剑推出去,柳生真树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道涌来,让他不得不退后几步。

  叶皓轩猛的向前踏出,一声大喝,手中鱼肠迎着那把无形的巨剑斩落。

  咔嚓……

  柳生真树手中的巨剑出现一道裂痕,叶皓轩身形骤然前行,与柳生真树的身形交错而去。

  柳生真树不敢相信的看着半空中的巨剑,他手一抖,巨剑上的裂痕瞬间放大,随即那宛若实体的剑化为实体,他向上虚托的双手之间空无一物。

  他踉跄了几步,喉咙里一道血箭喷出,他的身形砰然倒地。

  柳生真树看起来只有四五十岁,他的头发乌黑,让人无法捉摸出他的真实年龄,事实上这家伙活了不下两百岁了,他这一倒地,身上的皮肤迅速的干瘪,然后老化,最后地上只余一具白发苍苍的干尸。

  叶皓轩斩出这一剑之后只感觉到身体里的力气一抽而空,他趴在地上喘气如牛。

  “老公,你没事吧……老公……”郑双双惊惶失措的跑过去将他抱在怀里。

  “没事,那孙子挂了没有。”叶皓轩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享受的躺在郑双双柔软的怀中。

  “死了……”郑双双扫了一眼死的不能在死的柳生真树。

  “倭国的神官,果然厉害。”叶皓轩道。

  “看不出来哪里厉害,柳生真树的修为虽然排在真言宗十大法力僧之未,但他也是有数的神官,在你跟前跟纸糊的一样……还是老公厉害。”郑双双抱着叶皓轩道。

  “这还是十大高野法力僧之未?”叶皓轩感觉到无比的蛋疼,如果不是老祖宗给自己传承里留了点特殊的东西,让他无意间开了一重天锁,这一次恐怕真的要交待这里了,而这老东西竟然是十大法力僧最弱的那个。

  “对,还有九个比他更强的老怪物,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郑双双点点头道。

  叶皓轩无奈的摇摇头,他享受的躺在郑双双的怀里,动也不想动一下了。

  “你是不是已经好了。”郑双双突然问。

  “啊……没,没呢。”叶皓轩讪讪的笑道。

  “别装了,赶紧干活,这里快炸了。”郑双双没好气的说。

  “呃……我忘记了。”叶皓轩翻身起来,在也不敢装了,一时只顾着享受了,却忘记这里马上变要毁了。

  他拿起地上的激光笔,继续切割起那足有半米厚的钢板来。

  终于,一个仅容一人过去的半圆被划了出来,叶皓轩踹了一脚,一个通道便出现在两人的眼前。

  郑双双先爬到了对面,叶皓轩紧随其后爬了出去。

  只见一个长长的铁轨出现在两人的眼前,这里应该有一辆机动车的,但是已经被村正一木开走了,两人只得沿着铁轨匆匆的向前走。

  “村正一木逃跑的路线是通往哪里的?”叶皓轩边走边问道。

  “海边,然后搭船离开,里面有十几条路线,我不清楚他坐了哪条路线走了。”郑双双低着头说:“对不起,我把事情搞砸了。”

  “不怪你,那是千叶景子搞出来的。”叶皓轩连忙安慰她。

  “我现在还有些分不清楚千叶景子的生活和我的生活,我感觉到脑子里很乱。”郑双双叹道。

  “回头我把关于她的记忆全部剔除了。”叶皓轩拉着她一边走一边说。

  “不……不要。”郑双双突然站住了。

  “怎么了?”叶皓轩诧异的问道。

  “我要回倭国,在那里我还是千叶景子的身份。”郑双双严肃的说。

  “你想回去继续做千叶景子,为什么?”叶皓轩不解的问。

  “因为村正左辅现在还不知道我的记忆恢复了,所以我要回去,这样也有利于你们的行动,那边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郑双双说。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村正左辅是个老狐狸,我不会让你冒险。”叶皓轩沉声道。

  “可只有我最合适,等一会儿那边一爆炸,罪证等于又毁了,你们还是拿村正的人没办法。皓轩……不管是为了妹妹,还是为了你,我都必须这样去做,你就当让我……将功赎罪吧。”郑双双哀求的拉着叶皓轩。

  “不行,我不能在失去你,你知道这些日子我多想你吗?”叶皓轩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生怕一放开她就会跑掉一般。

  郑双双离开以后,因为京城一大堆的事情让叶皓轩没有办法去找她,所以他只有把那份苦闷埋在心头,现在好不容易等她回来,他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她离开的。

  “除非你能现在就救醒我妹妹。”郑双双声音陡然一抬。

  “我现在不能,但总有一天我会救醒她。”叶皓轩盯着她的双眼。

  “我是说现在。”郑双双丝毫不肯示弱的瞪了回去。

  “不管怎么样,不准去倭国。”叶皓轩沉声道。

  “你不要逼我。”郑双双的声音骤然变冷,属于千叶景子的那种性格在这瞬间爆发了出来,这让叶皓轩不自由主的为之一愣。

  他清楚,现在的郑双双,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郑双双了,即便是她没有倭国的经历,自己也不能约束她,因为她是一个有主见有想法的人。

  她的柔弱都是表面的,但她的内心其实很坚强,一旦她认定的想法,就算是八头牛也拉不回来,所以叶皓轩这一次恐怕没有办法阻止她回到倭国。

  “柳生真树已经死了,他一直是村正左辅派来监视你的人,你有什么理由让他相信你的忠诚?”叶皓轩无奈的退了一步。

  看到叶皓轩的意思有些松动,郑双双松了一口气,她捧着叶皓轩的脸道:“放心吧,我还舍不得你,我会好好的保护自己的。”

  “可是……”叶皓轩还是有些犹豫。

  “可是什么,我们现在还不是安全地带,离开了在说。”郑双双瞪了叶皓轩一眼,不由分说拉着他继续向前走去。

  “那样的话……我们该让村正一木安全回国。”叶皓轩道。

  “为什么?他手里拿的资料是致命的。”郑双双不解的说。

  “因为你救了他,村正一木肯定会感激你,而村正左辅也不会因为柳生真树的死而对你起疑心。”叶皓轩道。

  “这样……太冒险了,他手里不仅有最新基因资料,也有蛇女的基因,现在蛇女虽然死了,但是有她的基因,他们很快就会复制出来另外一个蛇女。”郑双双摇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