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095章 龙虎山传人
  第1095章 龙虎山传人

  “没空……”张扬摇摇头,刚才酝酿了半天,现在正要切入正题,他才没有时间理会那少妇呢,眼前这高冷的妞才是他的终极目标。

  “美女,你也看到的,我的符很灵的,我是龙虎山正一道观的下一任传人,当地易学协会的副主席,你不仅仅是晕机,而据我所知,你最近要有一劫啊。”张扬隔着叶皓轩对陈若溪打开了话匣子。

  “阁下会看相?”叶皓轩笑了。

  这货的把妹招数就这几下,他本身是玄门中人,有些常人难以理解的能力,所以说的话容易让普通人信服。他这招是江湖算命先生常用的,这货用来泡妞,倒也是人才。

  “当然,堂堂正一道观下一任传人,当然通晓命相之术。”张扬傲然道。

  “据我所知,正一道观的术法传承在于驱鬼辟邪,修心养性,对于命相之学貌似并不精通,在说了,我的朋友眉毛与眼睛的距离,约超过一支手指,此为田宅宫,表示她的人缘,声望,公共关系都很好。而且她鼻梁正直符合财库标准。在加上她的双眉距离,极符合福德宫之相,命中有德有财。而且她印堂光亮,正是时运当头之际,你的血光之灾,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

  叶皓轩的话让张扬心中一凛,没料到这个貌不惊人的年轻人竟然也是同道中人,而且看样子是位高手啊。

  尽管叶皓轩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有些云里雾里的,但是他的话给这些人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张扬的身上,看他给出什么样的答复。

  张扬感觉到不自在了,叶皓轩说的没错,他们正一道擅长的并不是命相之术,刚才说陈若溪的血光之灾只是胡扯的,想进一步拉起陈若溪的好奇感,以便自己下手。

  叶皓轩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据,让他哑口无言,他轻咳了一声道:“请问阁下是哪一派的?北方紫薇神算的传人?还是南国五方运术的徒弟?”

  “无门无派,其实我只是一个医生。”叶皓轩淡淡的一笑。

  “医生?你是中医吧。”张扬微微一怔。

  “不错,是中医。”叶皓轩答道。

  “难怪。”张扬点点头,他虽然不懂医术,但也清楚中医源自道家,所以叶皓轩懂些命相之术也不足为奇,一些重传承的中医世家一般都会懂些玄学,但叶皓轩这么年轻,就说的头头是道,这让他颇有些意外。

  正在他琢磨着怎么反击的时候,飞机遇到了一阵气流,显得有些颠簸,本来就不太舒服的陈若溪眉头一皱,脸色有些不大好。

  “美女,不舒服了?来,试试我的这道符,贴身藏好,保证你马上就没事。”张扬连忙转移了话题,他从怀里取出一张暗黄色的符纸来。

  这一张符纸色泽呈暗金色,张扬小心翼翼的展开了符箓,只见上面绘着一个玄奥的符文,这符文不知道是用什么笔书写而成。颜色呈暗红,而且隐约间给人一种在缓缓流动的错觉。

  这张符应该上档次不少,单看张扬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就知道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张符是他师父张天师亲自绘的,名为天王护心咒,这符属于祈福一类的符。

  这一次他入世历练,他师父本想给他铺路,让他拿这这些符去送人情,而这货竟然用来泡妞了。

  “咦,天王护心咒?”叶皓轩微微的感觉到有些诧异。

  “不错,有点见识。”张扬很满意叶皓轩的表现。

  “你确定这是你画的?”叶皓轩淡淡一笑,他清楚画出这张符的真正主人一定不是张扬,他虽然有些实力,但绝对没有实力画出这种档次的咒来。

  “不是我画的难道还是你画的?你真有本事,也给我画出来一个看看。”张扬被人戳中了心事,他有些恼怒的叫道。

  然后他的话音一落,他的嘴巴就大大的张开,在也合不上了,只见叶皓轩右手食中二指并起,凌空虚绘了起来,随着他手指的所到之处,一抹灵光虚浮在半空之中,过不多时,同样一个天王护心咒形成了。

  虽然看不到叶皓轩手指处的符咒,但是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一阵丝丝凉意迎面扑来,让所有人都为之精神一震,原本的疲乏都一扫而空,脑海里有种前所未有的清明。

  “灵光曲附,神文自成……”张扬结结巴巴的说。

  “不错,有点见识。”叶皓轩斜着眼睛看了张扬一眼。

  张扬的嘴巴大大的张开,在也无法合拢了,他意识到今天是遇到了真正的高人了。

  同样是咒,但档次上却差了一百倍也不止,一般的符箓需要借助朱砂黄纸等一些东西,但叶皓轩的手法是灵光自附,根本不用借助外物,这种实力就连他的师父张天师也难以达到。

  而叶皓轩信手拈来,在加上他仅仅只有二十几岁的年纪,他的实力,该有多逆天?

  叶皓轩右手屈指一弹,半空中的灵咒化做点点灵光四散而去,不仅是陈若溪,就连周边的人也感觉心头一阵舒畅,仿佛是大热天喝了一杯冰镇雪碧那样舒爽。

  陈若溪感觉到精神一震,随着叶皓轩指头的灵咒消失,她刚刚那些不适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微锁的眉头这才舒缓了下来。

  “感觉好点了吗?”叶皓轩笑道。

  “好多了。”陈若溪点点头。

  “回去以后好好休息,这几天把你也累坏了,我做药膳给你吃。”叶皓轩拉着她的手道。

  “恩。”陈若溪点点头。

  看两人亲密的样子,张扬感觉到憋屈,敢情两人是一对啊,他现在有些后怕,叶皓轩是位高人,这是无须质疑的。他当着高人的面去泡人家女朋友,人家会高兴吗?

  “高……高人。”张扬向叶皓轩一拱手,现在恨不得马上换个座位。

  “你师父是张世禀?”陈若溪问道。

  “是,他就是我师父。”张扬连忙点头道。

  “那你是张扬吧,之前我跟你师父沟通过,他说有个关门弟子入世历练,需要到我手下做事,敢情就是你吧。”陈若溪问道。

  “啊……你,你是特勤……”张扬说到这里连忙闭嘴,他清楚特勤局三个字不能当着飞机上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不错,就是我。”陈若溪点点头道。

  一时间,张扬有种想跳下飞机的冲动,特勤局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师父都要听跟前这个女人的话,而他刚才竟然不知死活的泡她……

  好在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如果他以前的那些老毛病犯了,他现在不死都得脱一层皮。

  “你师父让你参加这一次任务,你也很早就出发了,为什么到现在还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三天前就到部门报道了吗?”陈若溪面无表情的说。

  “呃……那是因为我有些事情耽搁了,对不起领导,我以后在也不敢了。”张扬不得不把自己的姿态一在放低。

  正一道门规矩极严,他在俗世里把妹乱搞的事情让他师父知道了他真的会死的。

  “我们这里的规矩你师父应该也告诉你了,多做事,少惹祸,念在你刚到不懂规矩,这一次就算了,如果有下次无缘无故不出任务,后果自负。”陈若溪道。

  “是是,我不敢了,我以后在也不会无缘无故不来的。”张扬松了一口气,他的头点的象是小鸡啄米一样。

  好不容易熬到下飞机,按照陈若溪的吩咐让他自己到特勤局报道,张扬才如蒙大赦一般的跑了。

  送陈若溪到特勤局,叶皓轩和她一起把这次的行动做了一次简单的汇报,这件事情被封入最高级密的档案袋里,除非你的权限极高,否则的话是不能查看关于这件事情的任何一页档案。

  送陈若溪回去以后,叶皓轩直接回到了医院,诊完了一些病号,巡完了房之后便来到了郑兰兰所在的重症监护室。

  叶皓轩为她把了把脉,他现在开启一重天锁,自身的实力提升了不少,对于医道上的感悟也多了不少,他明显的感觉到郑兰兰情况的变化。

  把完脉之后,他取出金针,为郑兰兰施针。

  永恒之水的升级版直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里面到底有什么成分,而永生在这段时间也仿佛是销声匿迹了,尽管现在仍然没有把握让她醒来,但叶皓轩的医术又精进了些许,终归是多了些希望。

  施完针以后,看着病床上的郑兰兰,叶皓轩微微的一叹。其实郑氏姐妹这些年的日子过的很苦,现在姐妹两个一人成为植物人,一人在倭国的虎穴,老天究竟要怎么样才能让她们好过?

  向来不信命的叶皓轩不由的对苍天的公平产生了动摇。

  就在这个时候,唐冰轻轻的走了过来,看到叶皓轩这样,她明白他又在想郑双双了,她明白这个男人的心里也有柔弱的一面。

  “兰兰怎么样?”唐冰问道。

  “情况还不是太好,不过希望终归是又多了一些。”叶皓轩淡淡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