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119章 八面玲珑
  第1119章 八面玲珑

  前段时间在京城的时候于哲因为一个项目的拔款几乎跑断了腿,好在叶皓轩出面要来了款子,他也因此知道的叶皓轩的真实身份。这杯酒一半是感谢,另外一半则有讨好的成分在里面。

  “自己人,客气什么。”叶皓轩举起杯和于哲碰了一杯。

  “给我留个位置啊,我给那边的人告下罪,马上过来。”于哲一溜烟的跑到前面的几张座位上去。

  “得了,又清净不了了。”叶皓轩苦笑。

  于哲是官场上的人,想法八面玲珑,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到一会儿,肯定会有一大堆的领导过来敬酒的。

  就在这个时候,蓝玲夫妇和他的公公走了过来,她公公举着一杯酒,似乎是四处敬酒的,看到这一桌没有什么关键的人,就礼貌性的笑了笑说:“大家吃好喝好。”

  他虽然举着酒杯,但没有一点敬酒的意思。

  他身后的蓝玲也发话了:“琳琳,和你男朋友吃好点,在不行打包点回去给你爸妈他们。”

  蓝琳琳心中极不痛快,正要反驳的时候,蓝玲却跑到公公跟前小声说:“爸,你看那边好象是张县长过来了。”

  她公公抬头一看,果然有一个中年人向这边走了过来,看他的样子走的还有些急切,正是他们县里的一把手。

  蓝玲的公公马上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说:“张县长,今天可要尽兴啊,不醉不归……我敬您……”

  他说着举起手中的酒杯向来人迎了过去,岂料那名张县长直接无视了他。在经过他跟前的时候绕了个弯,径直走到了叶皓轩的跟前,带着笑意说:“你是叶先生吧。”

  “是我。”叶皓轩站了起来。

  “呵呵,去年在京城的事情还要多谢你的帮忙。如果不是你,我们几百万的款子顶多能要过来一半,我敬您一杯,我干了,您随意就好。”张县长说完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喝完之后还把手中的杯子向下倒了倒,果真一滴不剩。

  “张县长客气了,利民工程我当然是要支持的。”叶皓轩端起酒杯随便沾了沾,然后便即放下。

  即使是如此,也让张县长激动不已,刚刚他的下属于哲跑去说了一下叶皓轩的身份,把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没有想到在元城这种小地方,竟然还有这种大人物出现。他绝对不会错过这么好和大人物碰面的机会。

  “这位子人不多,我在这里坐吧,不打扰诸位吧。”张县长笑道。

  “当然,请随意。”叶皓轩点点头。

  “哎,那好,叶先生请坐。”张县长兴奋的就象是一个要到了糖的小孩子一样,请叶皓轩坐下,然后又替他倒了酒。

  眼前的这一幕让蓝玲一家几口傻眼了,他们一时间有些迷糊,心想这县长脑袋抽什么风,为什么会对一个小医生这么客气?

  紧接着,门口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各,就是县委的王书记。

  他来这里是有原因的,本来这种档次的宴席他是不屑参加的,但是今天纪委空袭让他有些懵了,之后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因,才知道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姓叶的年轻人给林成宇打电话了。

  而经过多方打听,他终于打听出这年轻人的身份,他不由得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又得知这年轻人今天晚上参加这个宴席,所以就不请自来了。

  看到王书记来了,蓝玲一家又惊又喜,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王书记竟然会不请自来,正要上前打招呼的时候,却见王书记找出一个杯子,跑到叶皓轩的跟前惊喜的说“叶先生您好,总算找到您了。”

  “你是?”叶皓轩有些发晕,眼前这脸笑的象花一样的人是谁啊。

  “王书记也来了,快请。”张县长笑咪咪的说。

  叶皓轩恍然大悟,敢情这王书记是为了今天中午的事情来的。

  “叶先生,不知道您从清源过来,有失远迎,我先自罚三杯。”王书记见叶皓轩表情里没有不悦,不由得大喜,真的拿起高脚杯连喝三杯。

  “王书记不要客气,坐吧。”叶皓轩淡淡的说。

  “哎,谢谢叶生生。”王书记大喜,连忙坐下,不管是不是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情,以叶皓轩的身份,来到这里他都要上前敬一杯酒的,这可是京城叶家的嫡系啊,他是前辈子烧了多少的高香才有一个和叶家交集的机会。

  县里两个大人物都坐到这里和叶皓轩嘘寒问暖了起来,蓝玲夫妇和她公公傻眼了,他们一时间弄不清楚叶皓轩的身份,不知道怎么办好。

  不过不管怎么说,有件事情是确定了,那就是叶皓轩的身份绝对不简单,敬杯酒是没错了。

  蓝玲的公公心惊胆战的给叶皓轩敬酒,然后坐到这张桌子上,这张桌子原本是不起眼的小桌子,但是今天晚上坐的人却把首席位上的光环给盖了下去了。

  蓝玲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得在一边小心的候着,她时不时的扫向叶皓轩,不明白这个小医生为什么会让这么多的人小心翼翼的巴结。

  终于酒席结束了,叶皓轩和蓝琳琳两个人离开,桌子上的这些人才松了一口气。

  临走的时候蓝玲的公公小声向张县长问道:“县长,那姓叶的年轻人是什么人?”

  “你不知道?他不是你儿媳妇堂妹的男朋友吗?”张县长诧异的问。

  “是的,但他说他是一个医生。”蓝玲道。

  “医生?”张县长有些无语的说:“这么跟你说吧,他的职业的确是医生,如果你们关注新闻的话就会知道,他姓叶,最近很出名的。这些不是重点,关键的是他姓叶。”

  “他姓叶……有什么特殊的吗?”蓝玲傻傻的问道。

  “我对你们无语了。”王书记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京城有一个叶家,叶同化老先生你知道吗?就是跟随太祖一起打过仗的那位老人家。”

  “你是说……”蓝玲的公公反应比较快,他的脸瞬间变白了。

  “没错,那年轻人就是叶同化老先生的曾孙,而且他是曙光医院的院长,曙光医院知道吧,那是敢和全国医疗系统叫板的医院,听说最近要在清源开分号。”

  蓝玲一家三口已经听不到后面的话是什么了,他们一个个感觉到手脚冰冷,良久,蓝玲的公公才仰后便倒,他嘴唇发青,猛的一个劲的哆嗦着。

  “快,快叫医生去。”这里的人这才慌了,一时间手忙脚乱。

  好在这里有懂医术的人,连忙过来又是揉背又是掐人中的忙活了好一阵,蓝玲的公公这才回过神来。

  只是他回过神来以后呆在当场一言不发,蓝玲试探性的问道:“爸,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

  良久,蓝玲的公公才捶手顿足的哭喊着自己有眼不识金镶玉,他办生日宴会的目的就是巴结在位的领导,希望傍上一个大腿靠。可是现在倒好,这么一个背景通天的人物从他身边路过,他竟然把别人晾在末席半天。

  回去的路上,蓝琳琳笑了一路。

  “我说,有这么好笑吗?”叶皓轩一边开车一边无语的说。

  “你没有看到吗?我堂姐……我堂姐的表情真的很精彩。”蓝琳琳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看到了,你的笑点也太低了。”叶皓轩笑嘻嘻的说。

  “叫你笑话我。”蓝琳琳在叶皓轩大腿上不轻不重的掐了一把,接着瞪了他一眼,然后又有些兴奋的说“你不知道我堂姐这个人,典型的仇富笑贫,平时最喜欢秀优越,简直是我大伯的翻版,所以我爸一向不喜欢他们,几乎都没有来往,这么久没见了,没有想到她的优越感竟然又变本加厉了。”

  “你爸跟你大伯为什么不说话?”叶皓轩问。

  “因为我大伯这个人人品有问题,巴结权贵,所以我爸看他不顺眼,因为有一次两人闹了些矛盾,所以我爸说出两家老死不相往来的话。”蓝琳琳说。

  “原来是这样啊,敢情你爸也是积怨已久。”叶皓轩恍然大悟。

  “岂只是积怨已久,那怨气简直没有办法抹平,我家早些年的时候比较穷,我爸做生意没钱,找大伯借钱,结果钱没有借到,反过来被我大伯冷嘲热疯了一番,说什么我爸如果生意做成了,母猪都会上树了什么的一些话。我爸不生气才怪呢。”蓝琳琳说。

  “现在这种人最多,其实这个世上的人就是这样,一向是喜欢笑贫不笑娼。”叶皓轩笑了笑。

  “其实我倒宁愿你现在仍然一无所有。”蓝琳琳突然道。

  “我一无所有,拿什么养活你?”叶皓轩反问。

  “不用你养活我,我会养活你。”蓝琳琳嘻嘻一笑道:“我在想,如果你穷一点,会不会就不这样花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