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123章 分分钟让你破产
  第1123章 分分钟让你破产

  “爸……我……我……”李湘只感觉到双手都在发抖,他不知道怎么解释刚才的事情。

  难道他要说,自己刚才嘲讽美颜真正的老板了?而且当着他的面泡他女朋友了?

  他清楚集团现在的状况,他老子把所有的底子都用来砸到美颜这边了,如果终止合同,要赔对方一大笔钱不说,而且他们以后的路子就彻底的断了,这还让他以后怎么活?他现在后悔的欲仙欲死的。

  “我不管你什么原因,如果你得罪什么人了,你最好求他原谅,否则的话我们只有破产一途,后果你恒量清楚吧。”李承说完就愤怒的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对面的盲音,李湘只急的满头大汗,他甚至都想向叶皓轩下跪乞求原谅了,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跪不下去。

  无奈,他只得哀求道:“叶少,刚才是我有眼无珠,我是王八蛋。我求你在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以后夹起尾巴做人,要不我做你的一条狗行吗?”

  在场的人都鄙夷的看着李湘,心中都是暗笑,这孙子刚才的姿态不是很高吗?你的身份不是超然吗?你不是看不起人家医生吗?现在又干嘛去求人家?典型的吃软怕硬的家伙,软骨头。

  “不敢,你李大少身份超然。这话可千万不要说了,我承受不起。”叶皓轩淡淡的说。

  “叶,叶少……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不敢了,我保证以后在也不敢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了。”李湘几乎要哭出声来了。

  “要不,我给你跪下了。”李湘真的做出一幅要下跪的样子。

  一边的杜宏义心念一动,一把拦住了李湘。他低声说:“别这样,李哥大婚呢,你这样会让人家下不来台,等酒宴结束以后在去求求人家。”

  李湘心想也是,现在婚礼正在进行呢。如果自己不依不挠,说不定真的会让对方反感,还是先忍忍,等婚宴结束以后在说吧。

  他只得坐了下来,只是他显的有些坐立不安。

  只是李湘千料万料也没有料到杜宏义是在阴他。

  杜宏义是学心理学的,叶皓轩之前不想暴露身份,那说明他是一个低调的人。这种人一向心肠比较软人,你要死缠烂打,对方说不定心一软会真的答应你了。

  况且现在是叶皓轩妹妹大婚,他也不想在婚礼上闹的客人不愉快,要是李湘真的跪下了,叶皓轩指不定真的饶他一次了。

  但是如果你等酒宴结束在去道歉,性质就不一样了,你刚才把人家鄙视成那样,一张桌子的人都看着呢。如果你私下道歉,你就算是磕头装孙子别人也不一定看得到,让你继续代理,其他的人会怎么看,把叶皓轩看成软骨头?

  而杜宏义心里有另外一番盘算,美颜的代理权之前他也想横插一把,只是没有李家的决心大,现在这个机会是绝好的机会,李湘怎么也没有想到,就是他这一耽搁,他们李家真的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了。

  李湘在这里坐的如坐针毡,没喝几杯他就借故离开了,整张桌子的人这才看出叶皓轩的不凡之处,看他的眼光都不一样了。

  现在美颜的声望如日中天,旗下的化妆品雪莲以及玉红生肌散远销国外。这可是真正拥资亿万的大老板啊,打好关系是绝对没有错的。

  不知不觉,就到了新娘新郎敬酒的环节了。今天的夏寸心特别的漂亮,她身着一身某国设计大师专业设计的婚纱,和李君临一起娓娓而来,向这里的宾客敬酒。

  敬酒当然是娘家人优先,夏寸心一边按照叶家从高到低的辈份敬酒,一边向李君临介绍着家里人。

  最先喝的当然是叶靖祺,今天的他难得穿一次便装,做为夏寸心的父亲,他这几十年来甚至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女儿的存在。

  他看向夏寸心的眼里全是怜爱,他端着一杯酒说:“君临啊,从小我对寸心的关爱比较少,让她在民间吃了不少的苦,我想弥补她,但是现在她已经要嫁人了。现在我把他交给你了,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对待她。”

  “爸……”夏寸心鼻子一酸,几乎要落下泪来。

  “爸,你放心吧,我以后绝对不会让寸心受一点委屈。”李君临倒了一杯酒,他举着这杯酒道“爸,我敬你。”

  “好。”叶靖祺点点头,一饮而尽。

  敬完这杯酒以后,叶靖祺的妻子也举着一杯酒道:“寸心,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但是我现在把你当成亲生女儿,以后受了委屈,回娘家去,我给你做主。”

  “妈,我知道……谢谢你。”夏寸心忍住眼泪,举起酒杯和叶靖祺的妻子碰杯,然后一饮而尽。

  “哥,我和君临敬你一杯,如果不是你……”夏寸心突然说不下去了,她举着酒杯一饮而尽。

  李君临向叶皓轩点点头,然后同样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好了,寸心,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在多想了。以后你面对新的生活,我在这里祝福你和君临白头偕老,早生贵子。”叶皓轩笑道。

  他从衣服里取出两个玉饰,分别是一个翡翠观音和佛象,他把这两样东西分别交给两人道:“我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常言道男戴观音女戴佛,这两个玩意是我自己弄的,比一般开光物件好多了,以后贴身戴着,保你们平安。”

  李君临两人知道叶皓轩有些常人没有的手段,他既然这样说了,那这玉饰一定会有非比寻常的能力,两人小心翼翼的戴好。

  就在两人继续敬酒的时候,一群不速之客闯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女人,这女人颇具几分气质,看得出来是大家闺秀。只是她跟夏寸心比起来差远了。

  女人的脸上挂着寒霜,她走到大厅的正中央,气势汹汹的说:“李君临,今天你大婚,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你是怕见到我吗?”

  李君临微微的一怔,他的神色有些复杂。

  眼前的这个女人叫凌月,本来是以前家庭商量联姻的对象,凌家在清源声望也不弱。

  两人也交往过一段时间,也恋爱过,只是他感觉凛月的占有欲太强了,跟自己不太适合,所以两人就没有继续下去。

  只是凌月是对李君临动了真感情,她不依不挠的缠着李君临。尽管李君临已经对她说的很清楚了,他们两个人不可能,可是凌月就是不死心。

  直到结婚她也没有放弃,今天她来,恐怕是砸场子的吧。她身后跟着的人就是凌家的同辈人,是为她来撑腰的。

  “凌月,你来干什么?”李君临放下手中的酒杯道。

  “我来参加你的婚礼啊。我要看看,你这个没有担当的男人,到底找了个什么样的女人来结婚。”凌月冷笑道。

  “凌月,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我们两个不适合,我现在结婚了,感谢你能前来参加我的婚礼。这杯酒,我敬你。”李君临倒了一杯酒。

  “一杯酒就给我打发了?这算是分手费吗?”凌月冷笑了一声,她举起一杯酒就向李君临泼去。

  李君临猝不及防之下被泼了一身。他显得有些狼狈,任谁在大婚当天被前任来闹场,心里都会不好受的。

  在场的宾客面面相觑。有些喜欢八卦的人就已经打好了看好戏的表情。

  李氏集团在清源声望很高,而李君临又是李氏的掌舵人。现在他的大婚当天竟然上演了一出二女争夫的戏码,这该是多么劲爆多么吸引人眼球的事情啊。

  “你没事吧。”夏寸心连忙拿过纸巾为李君临擦干净身上的酒,然后她护在李君临的身前道“我不管你们以前有过什么,但现在,他是我丈夫,如果你敢在侮辱他,我跟你没完。”

  “是吗?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跟我没完。”凌月冷笑了一声,她走上前来围着夏寸心绕了一圈,然后称赞道:“不错嘛,有模有样的,身材也挺好,李君临的审美目光果然不错。”

  “多谢夸奖,凌小姐气质同样出众。我想清源有眼光的公子哥,都会拜倒你的石榴裙下。这个男人心不在你那里,所以我希望凌小姐到此为止。”夏寸心淡淡的说。

  “到此为止?李君临玩弄我的感情,你让我到此为止?可笑。”凌月冷笑一声,她盯着夏寸心说:“告诉你,李君临除了我之外,谁都不能娶。”

  “够了凌月,你我之间,并没有太深的交往,我和你的感情,也仅仅是存在拉拉手聊聊天的境地上。你的占有欲和支配欲太强,我们不合适,如果你心里有我,现在请马上离开。”李君临终于忍无可忍了。

  李君临的话无疑是触动了凌月心中最痛的地方,她一言不发,良久她才喃喃的说:“原来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我的占有欲太强?”

  “不错,我就是占有欲太强。你是我喜欢的男人,如果今天你不和这个女人离婚,我以后天天跟着你,天天去烦你。”凌月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