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163章 这就完事了
  第1163章 这就完事了

  叶皓轩点点头,然后站起来道:“好了,我的话问完了。”

  “就这样,完事了?”女人有些不敢相信的问,就问这几分钟,这人愣是出了两倍的价格。

  “不然呢,你还真想服务一下?”叶皓轩瞥了她一眼。

  “我是做这一行的,拿钱了不办事,我心里过意不去啊。你要嫌脏的话,我给你口?我可从来不给别人这样玩的。”女人说。

  “不用了,这一行是吃青春饭的,赚的差不多了就改行算了。你前不久才堕过胎吧?医生是不是说你的子宫壁已经很薄,以后恐怕会很难怀孕了?”叶皓轩问。

  “你,你怎么知道的?”女人吃了一惊。

  “我是医生,看出来的,如果你想从良,想找个人安安份份的嫁了,就去那边良伯的诊所里,我白天在那里坐诊,我可以帮你恢复到正常。”叶皓轩道。

  “你说真的吗?”女人站起来有些激动的说。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今天来这里的事情你不要向别人提起,说多了对你没有好处,你不想惹麻烦的话就装做什么也不知道。”叶皓轩说。

  “我,我懂。”女人连忙点点头,她又不傻,她清楚象叶皓轩这种来夜店不找女人的人一定不简单,话说的多了恐怕会对自己不利。

  叶皓轩点点头,他转身走到了楼下。

  四处转了一圈,依然没有见到罗妍,叶皓轩有些疑惑,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了,按理说她也快下班了。

  他拿出手机,拔通罗妍的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对方便即接通,但是一直没有人说话。

  “妍妍?”叶皓轩眉头一皱,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大对头。

  一连叫了几声,对方依然没有人说话。而一阵喝骂声从话筒的另外一端传了过来。

  叶皓轩心中一紧,罗妍是出事了。其实象酒吧这种脏乱的地方是不适合女孩子呆的,他连忙问吧台的服务员:“罗妍去哪了?”

  “随飞哥一起上楼了。”服务员擦着杯子向二楼一指。

  叶皓轩转身便飞奔上二楼。

  二楼是一些包厢,里面时不时的传出喧哗声和喝酒划拳的声音,叶皓轩的神念发出,他快速的在这十几间包厢前行走。

  突然,他停在一间包厢前,他的感知力已经锁定了罗妍就在这间包厢里面。

  叶皓轩一拳砸出,把这并不厚实的木门给砸开,他举步走了进去,然后顺手掩上了房门。

  包厢里面有五六个人,罗妍赫然在这里面,她双手捂着不整的衣衫,缩在沙发的一角。在她的跟前还有一个五大三粗,脖子里戴着一个拇指粗金项链的汉子,这想必就是传说中的飞哥了。

  “妈的你哪里来的,滚出去。”有个小混混见叶皓轩闯了进来,他不由得大怒,伸手就要向叶皓轩脑袋上拍去。

  叶皓轩快速的一拳砸出,然后收回。

  那名小混混直接被砸飞,脑袋撞到了墙壁上,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倒在地上不动了。

  室内的人吃了一惊,他们乎的围了上来,这才重视起来叶皓轩这个不速之客了起来。

  “兄弟,你混哪的,这是飞哥的场子,你想来砸场子吗?”有个鸡冠头脸色不善的盯着叶皓轩,手里戴上一个铜质的手盔,他一边摩拳擦掌一边向叶皓轩走来。

  “我朋友。”叶皓轩向惊恐的罗妍一指道“让我带她走,这件事情我就当没有发生过。”

  “哈哈,你特妈的磕药磕多了吧。”一群小混混放声大笑。

  那名鸡冠头笑了一阵后恶狠狠的说:“你特妈的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也敢这么嚣张,飞哥中意已久的女人,岂是你说带走就能带走的。”

  他说着突然一拳向叶皓轩砸来,他手中的分指手盔坚硬无比,这一拳砸来来,足能把人的助骨砸断。

  叶皓轩一把将他的拳头抓在手中,他微微一笑,右手轻轻的一握。然后便即松开。

  他这一把,那鸡冠头的脸瞬间变了颜色,他捂着自己的右手踉跄后退,同时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从他的喉咙里发了出来。

  “鸡哥,你怎么了?”那群小混混连忙扶住鸡冠头。

  鸡冠头举起手来,只见他套在手指上的分指手盔,现在已经变了形。他的五根手指被这手盔挤压的几乎不成形了。

  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这手盔是钢质的,坚硬无比。到底手劲大到什么程度才能一握就能把这精钢给握得变形?

  一直没有说话的飞哥站起来了,他沉声道:“兄弟你是哪个场子里来的,我是洪哥手下的大飞。这场子是我罩的。”

  “场子是你罩的,那就是说你收过保护费了,这场子里任何一个人你都得负责安全是吧。”叶皓轩淡淡的说。

  “是这么说。”飞哥点点头。

  “可你现在为难我朋友干什么?你特妈的不是收了保护费了吗?与其交给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还不如把保护费交给狗了。”叶皓轩道。

  “你特妈的到底是谁?”一个小混混身叶皓轩比出中指。

  叶皓轩一耳光抽出,那家伙径直被抽出了好几米远,他在空中翻滚了几次,然后倒在地上一哼也不哼了。

  飞哥沉默了,他已经看出来了,叶皓轩是个狠角色,他们今天带的这几个人根本不够叶皓轩看的,他沉声喝道:“你想干什么?”

  “向我朋友下跪道歉,赔偿她的精神损失,否则的话你今天别想走出这个门。”叶皓轩道。

  “我可以同部钱,但下跪道歉我做不到。”飞哥脖子一梗道:“老子好歹也是出来混的,什么时候会向一个……啊……放手,快放手。”

  他的硬话还没有说完,叶皓轩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后用力的一捏。飞哥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象是被铁钳夹住了一般,那种撕心裂肺一般的疼让他痛不欲生。

  “下跪不?”叶皓轩淡淡的说。

  “我是泰山的,你特妈的敢得罪泰山的人?”飞哥大叫。

  他的话音未落,叶皓轩右手微微的一紧,飞哥的怒吼马上变成了惨叫,他一边惨叫一边屈下双膝,不自由主的跪倒在了罗妍的跟前。

  “道歉。”叶皓轩淡淡的说。

  “对不起,妍妍,我对不起你啊,我禽兽不如。”飞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惨叫道。

  剩下的几个小混混傻眼了,看飞哥这样,他们一时间六神无主,有一个比较犯的小混混突然抓起一把椅子向叶皓轩猛的拍来。

  叶皓轩左拳一拳砸出,直接击穿了椅子,这一拳砸到了这小混混的胸口处,他惨叫一声,身形后跌而出,砸穿了窗口的玻璃,从二楼直接掉了下去。

  片刻以后一声沉闷的声音从楼下响起,同时响起了一阵惊呼声。

  这几个小混混彻底的老实了,他们才发现双方的战斗力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他们退了几步,与叶皓轩拉开了距离,生怕他突然给自己也来这么一下,这谁也吃不消的。

  “妍妍,没事吧。”叶皓轩问。

  罗妍摇摇头,她的情绪这才稍稍的稳定了下来,她平时虽然大大咧咧的,但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一时间竟然被吓傻了。

  “这孙子你打算怎么处置?”叶皓轩踢了飞哥一脚。

  罗妍的脸上露出一丝怒意,她站起来拿起一个酒瓶,毫不犹豫的砸到了飞哥的脑袋上。

  哗啦,酒瓶碎裂而开,飞哥的脑袋上酒液四溅,他感觉到眼里一时间飞起了小星星。

  叶皓轩一愣,他原以为罗妍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想到这女孩还是个不吃亏的主啊,他松开了飞哥,退到了一步。

  “王八蛋。”罗妍砸了一酒瓶以后感觉不解气,她又拿起一个酒瓶,在一次砸在飞哥的脑袋上,同时怒道“告诉你,老娘最看不起你这种动不动就用强的男人。”

  “罗妍,你以后还要不要在这一带过日子了。”飞哥摇摇发懵的脑袋,恨恨的说。

  回答他的是一个啤酒瓶。

  罗妍把手中的破啤酒瓶一甩,然后恨恨的说:“就算我放过你,你会放过我吗?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种人渣是什么样的人。”

  “那你想怎么样?”飞哥现在脑袋上鲜血淋淋,看起来极其可怖。

  “不想怎么样,只是想给你一个教训。”罗妍又拿起一个酒瓶,毫不客气的砸到了他的脑袋上,然后她还觉的不解气,对着室内仅剩的三个混混一指道:“你们三个,滚过来。”

  这三个混混面面相觑,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谁也不敢上前去,开玩笑,这女人现在属于抓狂状态,谁上去谁肯定挨啤酒瓶。

  “不来是吧。”罗妍抓起酒瓶又砸在了飞哥的脑袋上。

  “过来,你们几个杂碎滚过来。”飞哥大叫。

  这几个小混混无奈之下只得老老实实的走过来,跪倒在飞哥的身边。

  罗妍拿起酒瓶,狠狠的在这几个人脑袋上挨个敲了几个来回,发泄了一下心中的怨气,这才恨恨的做罢。只是可怜那几个混混脑袋被砸的几乎快不成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