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204章 拜托了
  第1204章 拜托了

  记者的心里都不自由主的疑惑了起来,他们好奇钟华灿夫妇为什么和王德长会出现在讲座现场。

  面对记者的一连串的提问,钟华灿不得不向下压压手,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我今天来,是参加叶先生的中医讲座的,因为在去年,他用他口中的中医治好了我儿子的双腿。所以我相信他,也相信中医。”

  钟华灿又推着王德长向前走了几步道:“大家也知道,王老先生的双腿因为突发性脑溢血而瘫痪,至今已经三年有余了,我今天推他来到现场,就是为了请医圣给他治病。”

  众人一时间炸开了锅,钟华灿的话颇有几分为叶皓轩宣传力捧叶皓轩的嫌疑。但他的话不禁引起人们的回忆,的确,钟华灿中年得子,可不巧的是他儿子双腿患有腿疾,一直到三岁仍然没有办法自己行走。

  他曾经许下重金求医,仍然没有结果,但是后来他们夫妇去了内地一趟。回来以后他们儿子的病就好了,双腿走路和正常人一样。

  众人怎么也没有想到钟华灿儿子的双腿就是叶皓轩治好的。一时间他们对叶皓轩的医术又信心大增,甚至隐约有些期待起曙光医院入驻港地了。

  钟华灿一出现,一些喷子们马上乖乖的闭上嘴了,如果他们硬要说叶皓轩找托,那合着钟华灿也是他的托了?

  开玩笑,这可是港地首富钟华灿,他会去坠落到做别人的托?

  但同时还是有人质疑,王老的腿疾已经好几年了,叶皓轩难道真的能治好他的双腿不成?

  “叶医生,老头子的双腿,就拜托你了。”王德长微微一笑,他向叶皓轩拱拱手道,其实他并没有对叶皓轩报有什么希望。

  他的腿已经有二三年没有知觉了,医生说是因为那一些的脑溢血影响的缘故,虽然瘫痪在腿上,但实际上他是伤到了大脑,而且因为上一次病重的原因,他的大脑日渐萎缩,他现在留在这世上,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这一次钟华灿提出要帮他治病,他也只是报着来试一试的态度,他听说过叶皓轩这个人,因为曙光基金现在做的很大。向来关注慈善事业的他对这个年轻人很看好。

  而且他提出的发展中医,拉动医疗体系费用下降的口号深得王德长的赞同,因为这个世上,大多数需要救助的人不是因为吃不起饭,而是因为生病付不起高昂的医疗费用。

  如果叶皓轩成功,让中医发展起来并走向世界,那他对慈善事业做出的贡献将是不可估量的。

  “王老,久仰大名了。”叶皓轩笑了笑,王老的名声在国际上都很响,他这一次来是受钟华灿的邀请过来的,一来是给自己撑场子,二来他的腿确实需要治疗一下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几个人匆匆的走了进来,叶皓轩记得,这几个人之前是来听讲座的,后来自己那句不愿意听可以走这句话让他们毫不犹豫的离开。

  这几个人本来是不屑听叶皓轩的话的,但是现在这个讲座已经在电视台上火了,他们的医院当然不会放过这么个在电视上露脸的机会。这可是一个提高知名度的机会啊,所以他们又巴巴的跑了回来,想继续听会课。

  只是现场几百个座位已经坐满了,甚至走廊里也坐满了人,他们根本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我是来听讲座的,现在不相干的人可以出去,给我们腾座位。”

  扫了一圈,发现现场根本没有地方座,最前面的那名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带着命令的口吻对叶皓轩说。

  这男人是港地最好的医院力捧起来的一个医学高手,主攻心血管领域的,这些年医院把他捧的太高了,所以他养成了一幅别人理所当然给他让位置的心理。

  “凭什么?”叶皓轩淡淡的说。

  “就凭我是中心医院的,我来参加你的讲座是给你的面子。”眼镜男昂着脑袋一幅不可一世的样子。

  “不好意思,我没有求着你来,如果你想听,可以站着听,现场的人都是听众,凭什么让别人给你让位子?你跟别人比起来是三头六臂?”叶皓轩反问。

  “你说话注意一点,这是李学文教授,港地最有名的心脑血管疾病的权威,来听你讲座是给你的面子。”一边一个人喝道。

  “我没有听说过谁是李学文。”叶皓轩摇摇头道,他还真没有听说过。但是在叶皓轩的跟前说自己是权威,这逼装的有些大了。

  威尔逊够专家了吧,他在心脑血管领域也仅仅是比获得过诺贝尔医学奖的尼尔松稍逊。但他现在都拜自己为师了,这李学文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小鳖三?

  “没听说过是你孤陋寡闻,我代表的是港地心脑血管地方的权威,所以现在你马上让无关紧要的人给我腾出来一个位置来。”李学文阴沉着脸说。

  “还是那句话,凭什么?”叶皓轩反问:“就因为你们医院捧你?就因为你在某个无关紧要的报纸上发表几篇无病呻吟的论文?说是权威,你治好过具有划时代意义或者挑战性的心脑疾病吗?”

  “你……”李学文哑口无言。

  “那就是没有了,你除了那些无病呻吟的文章和你们医院花大价钱买来的托给你送几面十几块钱制作出来的锦旗之外你还有什么?连具有挑战性的手术和病例你都没有治好过,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权威?”

  叶皓轩冷笑了一声道:“港地的权威,真的是不值钱啊。”

  “叶皓轩,我是响应卫生部的号召来听你讲座的,不然的话鬼才会来,你不要太不识抬举了。”李学文怒道。

  “你是看现在这节目收视率高,想来在电视上问几个傻逼问题来露脸的吧。”叶皓轩冷笑道:“我的记性很好,刚才我说不愿意的我讲课的人可以出去,你是第一个出去的,既然走出去了,就不要在回来,我讲的东西是给相信中医的人讲的,也是给真正想虚心学习的人讲的。”

  “而你……不配听我的课。”叶皓轩向外一指道:“如果你想来听,就站在这里,如果你不想听,马上出去,不强求,别说你自己有多权威多威权,你有本事把王老的病治好了,我就相信你是权威。”

  “很不巧,王老生病的时候就是我接诊的,他的病就是我治好的。”李学文冷笑道。

  “王老的病是你治的?”叶皓轩诧异的问道。

  “当然是我治的,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王老是脑出血和重度脑梗,如果不是抢救及时,现在后果很难预料。”李学文傲然道。

  “你这也算是把病治好了?”叶皓轩向坐在轮椅上的王老一指道:“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你这是把人治好了?”

  叶皓轩冷笑不已,他想骂人,你特妈的把人治得双腿瘫痪就敢说把人治好了?你敢在不要脸一点吗?

  “那是脑梗事遗症,现代的医学是没有办法的,镁国医疗协会的人也为王老看过,他们也不能比我做的更好。”李学文怒道。

  “那是你自己没本事。”叶皓轩丝毫不客气的说:“王老的病要是经过细心调养,绝对能和正常人一样的。你把人治成这样,就敢说你把别人的病治好了?呵呵,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那还能怎么样?这个病只能治到现在这种程度了,换了谁也不可能比我做的更好,你有本事,那行,你把王老的病治好,我当着所有媒体的面说我西医不如中医。”

  “西医本来就不如中医,你想看是吧,半个小时之内,我不能让王老站起来,我马上滚出港地。”叶皓轩道。

  “半个小时?你是神经病吧。”李学文冷笑不已的看着叶皓轩,就算是叶皓轩有些实力,但是他也不相信半个小时之内,他能让一个瘫痪了二三年的人从椅子上坐起来。

  “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把人治好。然后我跪在地上给你磕头,然后拜你为师。”李学文斩钉截铁的说。

  他不相信叶皓轩能做得到,因为这样违背医学常理,王德长的身体他在也清楚不过了,因为大脑日益萎缩,所以他不仅是双腿,随着大脑萎缩越来越严重,他以后整个人都会瘫痪,甚至成为植物人。

  他接诊的时候也是会同了好几个有名的专家一起会诊,这才商量出一个比较可行的方案值,他认为王德长的情况现在只能等死,想治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好,敢不敢当着镜头在说一遍刚才你说的话。”叶皓轩冷笑一声。

  “来来,李医生,当着镜头在说一遍,让全港人民都听清楚你这句话”那名摄影师连忙杠着摄象机跑上前来。

  “有什么不敢的。”李学文冷笑一声,他当着摄象机的镜头,丝毫不犹豫的说:“我李学文断言,这个病绝对治不好,如果叶皓轩能在半个小时内治好这个病,我向他磕头道歉,并拜他为师,改学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