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295章 丢了不就行了
  第1295章 丢了不就行了

  “那就把它丢了,我们就万事大吉了。”薛听雨微微一笑道。

  “我倒是想丢了,但是我觉得,这张图关系重大,那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丢给我,一定有别的用意,至少我觉得她没有恶意。”叶皓轩说。

  “她的确是没有恶意,你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和我聊了一会儿了。”薛听雨说。

  “你们聊了些什么?”叶皓轩感觉到奇怪。

  “就聊了些关于我宿命的事情,她说或许她可以帮我,正在我犹豫着要不要相信她的时候,你就来了。”薛听雨说。

  “你相信了?”叶皓轩问道。

  “不……我不相信。”薛听雨摇摇头道:“在家里,我相信任何一个薛家的人,在外面……我只相信你。”

  “你的危机感很强。”叶皓轩无奈的说,薛听雨是一个非常戒备的人。

  “因为太爷爷他老人家教过我,你永远都无法看透一个人的心,所以你选择相信一个人的时候,要慎重在慎重。”薛听雨说道。

  “或许我也不值得你去相信。”叶皓轩苦笑道。

  “不,你值得,我的感觉不会错。”薛听雨摇摇头道:“我只是觉得,这一次我的宿命,除了你之外,没人能破得了,也只有你能救得了我。”

  “你出生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会有荷花命?”叶皓轩说。

  “我不知道,或许这就是命,是我的命,也是薛家的命,我太爷爷常说,如果我是个男孩就好了”薛听雨叹道。

  “你太爷爷对你哥有些失望,把期望都寄托到你身上了。”叶皓轩笑了笑。

  “或许是吧,可惜我是个女孩。”薛听雨道。

  “其实换个方位思考,就算是女孩,你也有独档一面的能力,养生膳坊已经占据了一大部分的餐饮行业,这才多长时间啊,我相信华夏的养生膳坊,仅仅只是开始。”叶皓轩道。

  “可女孩就是女孩,有些时候男人能做的事情我做不了,就算是我有着无上的聪明和才智,有些事情,我还是无法替代我哥去做。”薛听雨道。

  “那可未必。”叶皓轩笑了笑。

  “今天出现的那个女人,很不一般,你有没有感觉她身上有什么东西?”薛听雨说。

  “感觉到了,身上有种很古老的气息,我觉得这跟她家族的传承有关系,或许她所在的家族是藏地什么古老的世家吧。”叶皓轩想了想又说“她身上有股气息很强大。”

  “什么气息?”薛听雨问道。

  “说不出来,她丢给我的凤凰图一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叶皓轩说。

  “指不定是她们家族准备好的嫁妆呢,你可是第一个见到她的人哦。”薛听雨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叶皓轩的脸微微有一红,他有些尴尬的说:“呃……这件事情就不要在提了。”

  说真的,如果他早知道掀开了这个女人的面纱会有这种事情,打死他也不会去手贱到去掀开那个女人的面纱的。

  正如他所说,这个女人可能是出自某个家族,但是越是古老的家族,越是麻烦,万一如薛听雨所说,那女人把面纱视为贞操呢?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就等于说自己夺去了人家的贞操,人家那么传统一个女人,传统到结婚前看都不让人看的地步,那他夺去了别人的贞操,那让人家以后怎么活?

  就在这个时候,叶皓轩心中一凛,他下意识的向一侧一个小巷里看去,那个小巷里一条人影一闪而过。

  “怎么了?”薛听雨看到叶皓轩的神色有些不对。

  “没事,你累了没有,如果累了的话就早点回去休息。”叶皓轩笑了笑,不动声色的说。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有点累了,咱们回去吧。”薛听雨点点头说。

  回到了酒店,薛听雨去洗了个澡,然后就回房去休息去了。

  叶皓轩躺在沙发上,拿起手机翻起了新闻,看了片刻以后他便去休息,就在这个时候酒店的窗口人影一闪,一条人影快速的掠了过去。

  早在外面的时候叶皓轩就知道有人跟着自己,只是当时顾忌有薛听雨在,所以叶皓轩没有点破,但是这家伙一路跟着自己回到了酒店,现在薛听雨已经休息,叶皓轩也无所顾忌了。

  “出来吧。”叶皓轩淡淡的说。

  “医圣果然不是一般人,竟然发现老夫的存在了。”随着一个声音传来,一名身着蓝色长袍的人走了过来。

  这是一位中年人,看他的年纪,应该在五十岁上下,但是他的面部莹光隐现,走路的气势四平八稳,整个人的气息隐约有与天地混然一体的感觉。

  这是位天境的高手,叶皓轩心里腾起一股危险的感觉。

  古武境界上,每一境的提升,都有着天差地别的实力,如果高手对诀,是不能从数量上弥补实力上的不足的。

  就像是一个成人对上一群刚学步的婴儿一样,数量在多,也不可能把这个成人给打死的。

  叶皓轩的地阶,远远的不如眼前这个中年人的天境,而且达到天境的高手,绝对不会是像他表面的年纪那么年轻,天知道这家伙现在活了多少年了。

  “天境高手?”叶皓轩神色微微的一凛。

  “有眼力。”中年人坐到了叶皓轩对面的沙发上。

  “阁下尊姓?”叶皓轩说。

  中年人不语,他只是右手两指并起,掐起一个剑诀,然后他的身形稳若泰山,凝视正前方,然后一剑斩出。

  咻……一声划破开空般的剑势骤然发出,只见前方的空气都微微的扭曲,他以指为剑,剑势从一侧的一个盆景前穿过。

  一剑斩出,这人便即收回右手,他刚刚那一式指剑穿过那个盆景,但是那个盆景却一点异常也没有。

  叶皓轩情知没有那么简单,他注视着那个一米多高的盆景,五秒过后,那个盆景一分为二,向两侧倒去。

  正中间的裂痕极其整齐,就好像是有人用精密的仪器切开一般。

  如果要叶皓轩凌空出拳,也能把这盆景轻松打碎,但是能够以指凝为剑气,剑气切开盆景的同时能让它保持这样整齐的切痕,那就是叶皓轩做不到的。

  整个华夏,能够以气凝剑的人只有一个,眼前这个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剑圣前辈大驾光临,这里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招待的,献茶一杯,请前辈不要嫌弃。”

  薛听雨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里面放着一套茶具。

  “你不是已经睡了吗?”叶皓轩诧异的问道。

  “睡了,又醒了。”薛听雨微微的一笑开始为两人斟茶。

  做为京城第一才女,茶艺是薛听雨最拿手的,澄黄色的茶水中香气四溢。

  “呵呵,听雨,十年未见了。”中年人哈哈大笑。

  “是,十年未见,剑圣前辈还是这么年轻。”薛听雨笑道。

  “呵呵,十年前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一个小丫头片子,一眨眼就是十年过去了,成大姑娘了,不错,京城第一才女,看来你太爷爷当初没有白宠你,他老人家知道你不是池中之物。”剑圣笑道。

  “可惜他老人家去了,我连个尽孝的机会都没有。”薛听雨叹了一口气,她的神色有些黯然。

  “生老轮回,是谁也没有办法的,听雨,你宽心吧。”剑圣安慰道。

  “先生说的是,可一眨眼十年过去了,先生还是这么年轻,让人不得不唏嘘。”薛听雨淡淡的一笑道“敢问先生,今年生辰几许了?”

  “算起来,我今年九十有六了。”剑圣站起来叹道:“老喽,岁月不饶人。”

  “先生有生之年追求剑道之极,相信你会越活越年轻的。”薛听雨微微一笑。

  “呵呵,当年我护你爷爷一路向西巡行,记得在这里遇到一位高手,当初我与他连战三天三夜,终于斩得他一双手臂,哈哈,回想当年,还是年轻啊。”剑圣笑道。

  “先生的剑道,已经是登峰造极了。”薛听雨微微笑道:“不知道先生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出现在这里,莫非是巧合?”

  “不是巧合,我是特意来找医圣的。”剑圣品了一口茶道:“两年前,内江湖中只有三圣六痴,现在三圣多了一圣,这一圣就是医圣。”

  “前辈说笑了,我不算是江湖中人。”叶皓轩淡淡的一笑道。

  “医圣这句话,是在打我的脸啊。”剑圣扫了叶皓轩一眼道:“二十五岁不到的年轻,能达到地阶修为,这份实力和天赋,放眼整个江湖,无人能及。”

  “而且我听说医圣是在两年前才修行古武,这修行速度,可以说是空前绝后。”

  “所以……你来挑战我?”叶皓轩说。

  “不错,我现在的修行遇到了瓶颈,之前和棋痴对弈时,他建议我出去挑战,以无上魄力追求剑道之极,可放眼天下,该战过的人都战过了,我对那群老家伙不感兴趣,唯独对医圣这一身实力很感兴趣。”剑圣放下手中的茶水道。

  “我现在对你发出正式的挑战,希望医圣能满足我这个小小的愿望。”剑圣盯着叶皓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