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308章 千里良驹
  第1308章 千里良驹

  疾云一路狂奔,然而当它行至一片荒土地前,它却突然四蹄扬起,一声长嘶,说什么也不肯向前走了,它焦躁的一边向后退一边低吼,仿佛是受了什么惊吓。

  “稳住,稳住……”叶皓轩拍拍它的脖子,把它给安抚住。

  叶皓轩不免有些惊异,疾云绝对不是一般的马可以比的,它算得上是一匹千里良驹,虽然性子暴燥,但事实上它是通人性的,就算是遇到了什么脏东西,也不至于会如此的失态。

  它这种表现,只能说它遇到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叶皓轩抱着薛听雨翻身下马,找了一处柔软的草地,将她轻轻的放下。

  薛听雨的双眼缓缓的睁开,她虚弱的说:“我又晕倒了?”

  “没事,你只是太累了,休息休息就好 了。”叶皓轩轻声说。

  “恩。”薛听雨无力的点点头,她缓缓闭上双眼道:“是不是又有人来了?”

  “有我在,你放一百个心就是了,休息好,我们继续。”叶皓轩微微一笑,把她放在草地上。

  一阵悠扬的古筝声传来,琴声悠扬,音美,很清脆,却赫然是一首高山流水。

  虽然叶皓轩不太懂琴,但是却也能听出来这首曲子音质柔美,清新舒展韵味无穷,这首高山流水时而混厚深沉,时而又优雅抒情,亦庄亦谐,旋律流畅,柔媚动人,别有韵味,还可以表现活泼轻快的情绪,甚至慷慨急楚,激越中有抒情,委婉中多悲。

  一首普通的高山流水,在抚琴者的手中竟然包含着无数个情绪在里面,弹琴的人,绝对是一名高人。

  叶皓轩站在当场静静的听琴音,直到这一曲弹完,他才向着琴声传来的方向拱手道:“不知琴痴前辈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前辈恕罪。”

  琴痴,与三圣齐名的琴痴,也只有他才能把这一首普通的高山流水弹得如此行云流水,让人听得如痴如醉就连不懂音律的叶皓轩也读懂了琴音中的委婉与哀怨。

  随着叶皓轩的声音落下,前方一个名身着素白衣裙的女人走了过来。

  很漂亮的一个女人,她素面不施粉黛,赤着一双玉足,就像是一阵风一样向前飘来。

  之所以说是飘,那是因为她在草尖上行走,一双玉足柔若无骨,她踏在柔软的小草上,就好像是一阵轻风飘过一般。

  她缓缓的落在叶皓轩的跑前,然后双膝微微一弯,虚坐在半空中,手中的古筝在她跟前一横,那把古筝就诡异的浮在她的身前。

  她的姿势看起来就好像是坐在一张桌子前抚琴一样,但她跟前确确实实的没有桌子,只有一人一琴。

  她玉手轻抚,一曲宁静的琴声传了过来,琴痴酷爱音律,她的名声由此而来。

  叶皓轩竟然看不透她的修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琴痴竟然这么年轻。

  华夏三圣为剑圣、武圣和花圣,六痴又为琴棋书画茶酒六痴,这几个在内江湖中是代表,每一个人的修为都高深莫测,平时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但叶皓轩见过剑圣,紧接着又是琴痴,这让他感觉到蛋疼。

  他不认为琴痴就是来弹曲子给自己听的,。

  又是一曲抚完,琴痴又手一按,清脆悦耳的琴声嘎然而止,她一双美目扫向叶皓轩:“医圣,久仰大名。”

  “圣字不敢当。”叶皓轩拱了拱手,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琴痴,叫前辈吧,她实在是太年轻了,他怕把她叫老了惹她不高兴。

  但叫声姐姐吧,叶皓轩又不敢,琴痴成名已久,这样的话是对前辈的不尊重。

  “医圣出道数年,大闹京城,推行新式医疗,所做所为深得民心,称为圣是当之无愧的,这比起我们这些只会弹琴做诗附庸风雅的人要强的多。”琴痴淡淡的说。

  “过奖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过的也是普通人的圈子,我可不敢和内江湖诸前辈相比。”叶皓轩笑了笑“前辈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了弹琴给我听的吧。”

  “当然不是,我是受人所托来找医圣的。”琴痴淡淡一笑,她玉指轻动,又开始弹起古筝来了。

  “受谁所托,所为何事?”叶皓轩问。

  “故人所托,取医圣项上人头。”琴痴的声音又轻又柔,这话的意思虽然杀气腾腾,但是她却没有一点杀意,她把自己的情绪控制的很好,即使是有意杀人,但是她的表面却一点杀意也没有,这很可怕。

  “想要我命的人多了去了,但是我没有想到华夏内江湖的人一向号称不问世事,现在却也卷入俗世的纷争之中,可笑,悲哀。”叶皓轩笑了。

  “我们也是凡人,别把我们当成高人,你还有什么话说的?”琴痴玉手抚过手中的琴,她斜起眼睛看着叶皓轩。

  “我想琴痴不会是仅仅为了世俗中的利益就来和我为难的,你不屑,我想知道你来找我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叶皓轩说。

  “凤凰图。”琴痴说。

  叶皓轩双眼一寒,他淡淡的说:“凤凰图是在我身上,但我想知道这消息是谁传出去的?那群藏人?”

  “消息是京城传来的,内江湖中一直有流传,得到凤凰图,就等于说得到一门至高无上的武学,它可以让你的突飞猛进,突破天境,甚至是先天至境。”琴痴说:“我确实对俗世的利益不感兴趣,但是我感兴趣的是武学的境界。”

  “凤凰图在我这里,你要的话,随时可以拿去。”叶皓轩把凤凰图往地上一甩,他不由得冷笑,有本事你就去拿啊,看烧不死你。

  “这就是凤凰图?”

  看着展开的凤凰图,琴痴在这瞬间有片刻的失神,她盯着凤凰图看了半晌才摇头道:“我拿不走。”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我很配合。”叶皓轩说。

  “我需要你的血。”琴痴淡淡的说“在这幅图里蕴藏着一个秘密,或许只有用你的血才能破解得开。”

  “我感觉很蛋疼。”叶皓轩暴了句粗口,他现在确实很蛋疼,他感觉他现在是贴上了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如果这图不是关系着薛听雨的命数,他早就扔到垃圾桶里或者一把火就把它给烧了。

  怀璧其罪啊,凤凰图中蕴藏的秘密非同小可,为了几件天才地宝就可以去杀人的内江湖中人更会为了这争的你死我活的,叶皓轩有种感觉,他感觉自己这场旅行发越显的艰难了。

  “出招吧,你可以用修罗。”琴痴淡淡的说。

  “不,我想单挑你,说真的我看不出来你的境界,你的修为,是不是已经达到了传说中的先天至境?”叶皓轩说。

  “距离先天至境还差一点点,但比起一般的天境高手,我自认要强那么一点。”

  琴痴一边说一边玉手抚琴,这一次她弹的曲子十分的紧凑,就好像是千军万马从四面八方涌来一般,一股紧张的气氛浮现叶皓轩的心中,这让他感觉有些心浮气躁。

  这一首曲子是十面埋伏,这曲子是由项羽被困时的情景为背景,曲子气氛紧张,让人的心弦不自由主的紧绷着,心中仿佛有被千军万马围困的感觉。

  它的全曲共有十三个小段落,每段冠以概括性很强的标题。这些标题是:一、列营;二、吹打;三、点将;四、排阵;五、走队;六、埋伏;七、鸡鸣山小战;八、九里山大战;九、项王败阵;十、乌江自刎;十一、众军奏凯;十二、诸将争功;十三、得胜回营。

  它本来是要有数人同时伴奏才能弹的出来,但是琴痴一人一琴就能弹的扣人心弦。

  叶皓轩的脑门上冷汗淋淋,琴痴就是琴痴,还没有开战,他就感觉到心神已经乱了,琴痴攻于心计,未曾动手,单是琴音就让她占了上风。

  琴声越来越急,让人的心里也越来越紧张,叶皓轩的双拳不自由主的握了起来,他的精神在这瞬间崩成了一根弦。

  就在这个时候,琴痴突然双手向琴身上一按,原本紧张的琴声嘎然而止。

  琴音骤止,叶皓轩原本紧张的心神骤然一松,紧张的情绪在这瞬间找不到宣泄口,这让他的真气在这瞬间逆行,他一声闷哼,嘴角溢出一缕鲜血来。

  “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我杀了你,二是你带上凤凰图跟我走。”琴痴双手缓缓的在古筝上弹动,她又换了一首舒缓的乐声。

  叶皓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有些难以善了,没发现琴痴原来是个狠角色,她还没有动手,自己就先受了些暗伤。

  “要是我都不选呢。”叶皓轩说

  “恐怕由不得你。”琴痴声音一寒,紧张的乐声在度响起,一波一波的音律像是无形的劲波一般向叶皓轩涌来,让他不自由主的后退了一步。

  叶皓轩一声沉喝,右足在地上重重的一顿,轰一声响,他脚下的土地深深的陷了进去,他双手圈转,两手一高一低,一个云手骤然结成,他右足深深的划出,在自己的跟前划出一个半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