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315章 吃货
  第1315章 吃货

  “呦,这东西是藏獒吧,金色的纯种獒?”刘二刚吓了一跳,长年在藏地生活的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肥肥的经历。

  “是啊,藏獒。”薛听雨叫道:“肥肥,过来。”

  肥肥这才歪着脑袋,用警告的眼神看了刘二刚一眼,这才摇着尾巴跑到了薛听雨的跟前。

  赶了这段路这家伙没少消耗两人的干粮,它也和薛听雨彻底的混熟了,现在唯薛听雨马首是瞻,就连叶皓轩的话有时候它也不听。

  “好东西啊,这要是到你们大城市去卖,至少值个数千万,纯金的藏獒少见,这些被藏地人称为獒中之王,藏獒中的极品,难得,真的难得。”刘二刚羡慕的看着肥肥。

  但是肥肥明显的对这家伙没有什么好感,冲着他威胁性的嘶吼了几声,刘二刚识趣的离开了。

  “小家伙,怎么这么没有礼貌?”薛听雨责备的说。

  “不是它没有礼貌,或许这个人有问题也说不定。”叶皓轩说

  “你是说那店主?不会吧,看起来像是好人啊。”薛听雨有些诧异的说。

  “刚才他收费你感觉合理不?”叶皓轩说。

  “不合理,死贵,加箱油就要这么多钱,他这明显是黑人。”薛听雨摇摇头道。

  “一千块钱一箱油,说真的不贵。”叶皓轩摇摇头道:“这种地方荒无人烟,这箱油堪比黄金,他就算是要上三千也正常的,但是他却只收了一千,我感觉这里面有猫腻,绝对不简单。”

  “那我们晚上还要不要住在这里了?”薛听雨微微一愣道。

  “住下吧,天色已经晚了,这地方晚上很冷,你现在的情况不适合长时间赶路,在这里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一大早上继续赶路,没事的,一个普通人而已。”叶皓轩笑道。

  “恩,”薛听雨微微的点点头。

  刘二刚离开了房间,他径直走到了加油的地方,只见那个叫柱子的年轻人傻傻的看着叶皓轩和薛听雨所在的房间,他连加油都忘记了。

  “看什么看,加油啊,等会儿去干活。”刘二刚在刘柱子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说。

  “爹,那个女人真好看,比以前的都好看。”刘柱子傻傻的看着薛听雨所在的房间,他整个人都显得痴痴傻傻的。

  “就知道好看好看,之前给你找的媳妇你都不要,你想怎么样?”刘二刚怒道。

  “我要她做我的媳妇。”刘柱突然说。

  “你闭嘴。”刘二刚吓了一跳,他抽了儿子一巴掌,然后小声说“这俩人不是一般人,等我跟你娘还有你姐合计合计在说。”

  “爹,我要媳妇。”刘柱子傻傻的说,他的脑袋似乎是有些问题。

  两人在室内整理好床铺,休息了一阵,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同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老板,休息了没有?饭菜做好了,去吃饭吧。”

  叶皓轩打开门,只见一个女人站在门口,这个女人姿色一般,她的皮肤并不算白,但是她有种藏地女人特有的柔美。

  “好的,马上过去。”叶皓轩说 。

  “前面那间房子就是餐厅,我们老板娘做菜不错,平常人可是吃不到的哟。”女人微微一笑,她的双眼里闪地一丝异样的目光。

  叶皓轩和薛听雨一起走向餐厅,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整个大院里装了五六个白炽灯,现在已经全部亮了起来,天空中的星星很亮,可怜没有月亮。

  走到了餐厅,一阵饭菜的香味随即传了过来,一个眼角有鱼尾纹的女人显然就是刚才那年轻女子嘴里的老板娘了,看到两人走来,她笑道:“两位,尝尝我的手艺吧,正宗的藏地待客菜。”

  桌子上的菜由奶茶、蕨麻米饭、灌汤包子、手抓羊肉、大烩菜、酸奶6道食品组成,标准的藏地传统待客席。

  “谢了,老板娘辛苦了。”叶皓轩又拿出几百块钱递了上去,然后就坐了下来和薛听雨一起开始吃饭。

  “哎,两位请慢用啊。”老板娘笑逐颜开的接过了叶皓轩手中的钱,然后就跑到后厨里去忙活去了。

  “尝尝吧,看起来味道不错。”叶皓轩拿起一个塑料手套,递给了薛听雨,然后自己也戴上了一只,抓起一块手抓羊肉开始吃了起来。

  手抓羊肉火候很重要,火不能太大了,如果太大了就不好吃了。

  这手抓羊肉还算正宗,大火煮开后撇去浮沫,一定要及时撇抹子,而且要多撇汤,这样的汤才会更鲜美。

  炖的过程水会慢慢减少,所以水量要足够,小火慢炖,汤表面只有两三处沸点,“咕咚咕咚”地冒着泡。一般要炖两小时左右,这样煮熟的羊肉熟而不烂,又有嚼头。

  甚至有时候能看见肉块上刀切的痕迹。带着脆骨的肉,嚼起来嘎嘣嘎嘣作响,清脆悦耳。

  而大火炖出的肉开了花,嚼在嘴里像烂棉花套子,口感和味道都很差。

  不过这老板娘的手艺还算是不错,能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吃到这么正宗的藏地待客席,确实非常的难得,因为这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能吃到嘴里饭都不错了,更别提这么正宗的手抓羊肉了。

  吃块手抓羊肉,喝一碗奶茶,感觉胃里暖烘烘的十分的受用,这种高原上的天气本来就是睛冷为主,天气干燥,所以藏地菜的特色就是这样,能有效的抑制一些常见的疾病。

  刚开始吃饭没有多久,刘二刚就拿着一坛酒走过来笑道:“两位,喝口酒暖暖吧,这可是藏泉,六十周年指定的酒,我好不容易弄来的。”

  “来,妮子,给两位倒酒,呵呵,我这里常年也没有几个人来,所以热情的过了头些,二位可不要见怪。”刘二刚笑道。

  只是他的笑容叶皓轩怎么看都有些阴沉,现在这社会,越是对你笑的人,往往最事会捅你一刀,对于这些叶皓轩深有体会。

  那名去叫叶皓轩两人来吃饭的女子走了上来,她手里拿着两个酒碗,为叶皓轩和薛听雨两人倒酒。

  “这是我闺女刘扬。”刘二刚说:“刚才那婆娘是我老婆,我们一家几口人在这里生活很久了。”

  “老板娘的手艺不错,到大城市里完全能开家特色菜馆,何必在这里受苦呢?”叶皓轩话里有话的说。

  “呵呵,在这里呆习惯了,我祖上以前本来是陕地一带的,后来逃难逃到这里来,就在这里生了根,不过前些天天灾,村子里的人走的走,死的死,也就渐渐没人了,我们索性就在这里开个店,为过路的人服务。”刘二刚说。

  他举起了手中的酒碗道:“来,我们干一杯,相逢是缘分嘛。”

  “不好意思,我不喝酒。”薛听雨从来没有喝过白酒。

  “哦,是我疏忽了,妮子,去换一碗青稞酒来,这姑娘不喝白酒。”刘二刚说。

  “好的。”刘扬转身走进了后厨。

  不一会儿,一碗青稞酒就被端了出来,这户人家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藏地人,甚至说话都还带着浓浓的陕地口音,但是入乡随俗,他们在这里生了根,一些风土习惯倒是和藏地一样。

  青稞酒是藏地常见的,并不是真正的酒,几乎每餐都要喝一些,这样对身体好。

  薛听雨浅尝了一口,感觉味道挺怪,所以就没喝,在这里陪着两人喝了几杯,然后刘二刚就转身离开了。

  这一顿饭吃的还算不错,赶了一天的路了,两人吃些热食感觉很暖胃。

  这个地方极其的荒凉,叶皓轩问过刘二刚,在向前已经没有镇子了,几乎全部是无人区,在向西行数百公里就是雪山所在了。

  至于说三贤山,刘二刚表示说没有听说过。

  叶皓轩本来也就没有报多大希望,三贤山本来就不为世人所知,在藏地无数连绵的山区中只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就算是卫星地图上也没有标注,他也只是大概知道地方。

  吃过饭以后,叶皓轩便和薛听雨一起回到房间休息了,舟车劳顿了一整天,薛听雨感觉很累,她简单的洗过之后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室内只有一张床,叶皓轩坐到了一张太师椅上,然后快速的入定去了,反正浩然诀休息不休息都一样的,他随便一个地方就能将就着睡觉。

  在一间青砖筑成的房子上,这一家几口已经换上了一身劲装,他们在等着。

  片刻以后,他们的女儿刘扬悄悄的跑了过来,她沉声道:“爹,你的药是不是失效了,我看他们现在一直很好。”

  “他们没有昏睡过去?这不可能。”刘二刚一脸的不可思议,

  “千真万确的,我在门口听了,那个女的呼吸很均匀,不像是中了迷药的样子,而且更诡异的是我根本听不到那个男人的声音,感受不到他任何气息。”刘扬说。

  “这不可能,我的药是前几天才找到上师配制的,绝对不可能会失效的。”刘二刚沉声道:“一定有问题,我们这一次可能是遇到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