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503章 你的信仰是什么
  第1503章 你的信仰是什么

  “你忠于你的国家,忠于你和你妹妹之间的感情,你发誓要用自己的一切去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现在她就在外面看着你,在你妹妹心中,你是一个永远都不会倒下的人,你愿意让她看到你死去的样子?”叶皓轩向浅田真子所站的方向一指。

  室内的谈话清清楚楚的传了出来,浅田真子紧紧的捂住嘴,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她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因为种种原因,所以在很小的时候她和浅田中村便没有了家,两人几乎相依偎命长大的,哥哥给她的感觉是无所不能的,如果他真的挺不过去,发生了异变,那么她简直不敢想想那种后果到底是什么。

  浅田中村下意识的向妹妹所在的方向看去,现在他的意识几乎是一片混乱,在他身体上仿佛有某种戾气的存在,这种戾气很危险,他拼命的想把这种危险的气息压下去,但是这种戾气越是压制,反弹的就越是厉害。

  所以他的意识在清醒与迷糊之间徘徊,身体里仿佛有另外一个他要撕破皮肤出来,他也有种按捺不住要去杀人的冲动,但是这些都被他压制住了。

  “你只要清楚你的使命是什么,我想你在加入你们国家这个部门的时候一定立过宣言,如果你倒下了,你的宣言就等于暗白话,这是你愿意看到的?”叶皓轩继续说。

  浅田中村的意识在一次模糊,他猛的摇摇头,想让自己变得更加清醒一点,但是身体里那种凶戾的气息却是越来越沉重,他突然抬起头,发出一声嘶吼。

  看看距离他被毁灭者伤到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六十六个小时。

  叶皓轩清楚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他站起来冷笑一声道:“怎么,想打架?”

  “叶皓轩,你在干什么?你要激怒他吗?”浅田真子吃了一惊。

  “不错,我是在激怒他。”叶皓轩笑了笑道:“不用担心,我有我的想法。”

  浅田中村猛的抬起头,他通红的双眼中发出一阵骇人的光芒。这种光芒里嗜血、凶残,就好像是零一号那种不含半点感情的目光是一样的。

  突然,浅田中村向叶皓轩扑去,他身体里某些东西,在也无法被压制。

  砰……叶皓轩随意一拳挥出,浅田中村的身体仰后便倒,他重重的撞在了防弹玻璃上,然后反弹了回来。

  他似乎是没有感觉到一点疼痛一般,他猛的扑过来,一声嘶吼,以次向叶皓轩扑来。

  叶皓轩右手一伸,紧紧的制住了他的双肘,让他一动也不能动,左手一翻,数根银针化做五道银芒,瞬间隐入了浅田中村的身体里面。

  锁命针,叶皓轩不确定这种方法是否管用,但是他清楚浅田中村身体已经有基因液在流动了,这是毁灭者身上携带的病毒导致的。

  如果让这种基因体液流遍浅田中村的全身,那才是他真正变异的时候,到那时候,他是真的没有一点救了。

  浅田中村猛的一挣,叶皓轩也不与他用强的, 右手一收放开了他,然后退了一步,右手在次一扬,数根银针在次隐入他的身体之中。

  浅田中村双眼中的凶光越来越盛,他大吼一声,在次向叶皓轩扑来,只是这一次他的行动明显的要慢的多了。

  咻咻数声响,又是数道银芒隐入了浅田中村的胸口处。

  浅田中村的行动骤然定格,他定定的站在当场,睁大眼睛看着叶皓轩,他伸出手,指向叶皓轩:“你……你……”

  他的话没有说完,他的身体就这样僵直在当场,然后重重的向前扑倒了过去。

  “中村……”浅田真子打开隔离室的门扑了进来,浅田中村现在已经毫无生机,她扑倒在浅田中村身上大叫,但是多年来的行医经验告诉她,浅田中村已经死了。

  “你杀了他……你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到最后关头,你为什么要下死手?”浅田中村愤怒的盯着叶皓轩吼道。

  “你不知道什么叫置死之地而后生吗?那些关在隔离室的富豪们,每个人不都是这样的?”叶皓轩有些无语的摇摇头,他走到了浅田中村的身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意识游走在浅田中村和身体里面。

  以气悬脉。

  叶皓轩发现浅田中村身体里有些黑色的物质停留在血管之中,这些黑色的物质应该就是病毒产生的基因体液,但是这些东西已经失去了活性。

  叶皓轩刚才用锁命针锁住了他的血流循环,让这些体流无法通过血液循环注入到他的心脏。

  “他,他还有救吗?”浅田真子想到了叶皓轩以假死治疗基因突变的事情,她的心中腾起了一丝希望。

  “不知道,看他个人意志,因为我这种方法不是普通的假死,现在他身体中那些病毒载体失去了活性,但是我不确定能把他救活。”叶皓轩说。

  “叶君……请尽力而为,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不会怪你。”浅田真子说。

  “我尽力吧。”叶皓轩右手向前一伸,一股柔和的真气从他手心中涌了出来,他手掌虚放在浅田中村的身体上。

  咻咻数声响,只见刚刚隐入浅田中村身体里的银针又悉数被吸回,叶皓轩的手就好像是一个天色的磁铁一样。

  数了数银针的数量,叶皓轩确定他体内的银针已经全部取出来了,他把针丢到了一边,取出一把匕首,抓起浅田中村的手腕,对准动脉切了下去。

  “啊……”浅田真子一声惊呼,她不明白叶皓轩到底在做什么,他这到底是在杀人还是在救人。

  “他身体里残留的病毒载体无法通过新陈代谢排出,所以只有用这个方法了,放心吧,就算是把他的脑壳打开了他也死不了。”叶皓轩笑了笑。

  一股黑色的血流从他的手腕处流了出来,这血黑的有些渗人,入鼻一股腥臭的味道。

  渐渐的,浅田中村身上的血开始渐渐变得鲜红,叶皓轩这才在他手腕上扎了几针,止住血之后换了另外一个手腕。

  在浅田中村双手,后心和胸口各放了一次血,叶皓轩在次施展出以气悬脉,直到确认了浅田中村的身体无大碍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把手中的东西收起来道:“好了,静养……”

  “他,他还能活过来?”浅田真子说。

  “你可以探探他的气息。”叶皓轩笑了笑。

  浅田真子伸出手,在他的鼻息处探了探,她惊喜的发现浅田中村突然有了呼吸,虽然这呼吸很微弱,但是她明显的感觉到哥哥的呼吸越来越有力。

  为了安全起见,浅田中村又换了另外一间隔离室,叶皓轩虽然清除了他身体里的病毒,但是他不确定会不会还有其他的变故,为了安全起见,只有这样了。

  “叶皓轩,谢谢你。”从隔离室出来,浅田真子追上叶皓轩。

  “你不是应该叫我叶君吗?”叶皓轩感觉这女人直呼自己的名字有些奇怪。

  “在我们这里,直呼名字是亲切的体现。”浅田真子说。

  “在我们国家,直呼名字是不礼貌的表现……”叶皓轩笑了笑,国与国之间的风谷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那……我还是叫你叶君吧。”浅田真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随便叫吧,名字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叶皓轩微微一笑道:“中村的情况怎么样?”

  “比起以前已经很好了,他的体温已经正常了,心率和血压等一切都正常,我想他这一次应该是挺过去了,还是要谢谢你,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浅田真子感激的说。

  “我只是清除了他身体里面的病毒,能挺过来,还是要靠他自身的素质和他的意志。”叶皓轩说。

  “如果不是你,他体内的病毒或许永远都清除不了。”浅田真子说。

  “我说过,吉人自有天相。”叶皓轩说。

  “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浅田真子说。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这样不遗余力的救他吧。因为历史的原因,我们两个民族一向是有隔阂的。”叶皓轩问。

  “对……主是这个问题。”浅田真子点点头。

  “首先,我是一个医生,说真的,我被派来这次任务的时候我是拒绝的,但是有人告诉我,医术不分国界,我是医生,就不应该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别人。”叶皓轩说。

  “那个人真的很伟大。”浅田真子说。

  “他是我父亲。”叶皓轩笑了笑。

  “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你和你父亲都是个了不起的人。”浅田真子诚恳的说。

  “别这样夸,我会骄傲的。”叶皓轩苦笑道。

  “由美怎么样了?”

  “她的情况不太好,谷川麻世是她唯一的亲人,现在突然听到父亲过世,她的心情是不难理解的,我们还是暂时不要打扰她,让她静一静吧。”叶皓轩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浅田真子问。

  “情况比较复杂……你和她认识?”叶皓轩问。

  “我们两个曾经在一起读过书,之后我便考取了医科大学,这才分开了。”浅田真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