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523章 赴约
  第1523章 赴约

  这是一把小小的袖箭,看来是刚才有人把这个东西甩过来,袖箭上有一张纸条,来人的目的不是想伤到自己,而是想给自己送个消息。

  叶皓轩摊开了纸条一看,只见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数个字:“西峰山之颠,恭候医圣。”

  写字的人显然是倭国人,因为他的字迹歪歪扭扭的不成形,上面有两个字还是倭文,好在倭文和华夏文相差的字差不多,叶皓轩倒也能看得懂。

  在冬京西北处十多里地,的确是有一个叫做西峰山的地方,不过对方是谁,叶皓轩并不知道。

  大凡约在一些地方见面的,不是撕逼就是打架,看来约自己的人一定是一个高手。因为只有高手才会约在那种高地方,方便打架用,叶皓轩把手中的纸条一握,他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不管是谁,今天晚上去会会呗,看样子应该是一位倭国高手,之前叶皓轩在开启一重天锁的情况下弄死了一个柳生真树,现在他的实力见长,他倒是期待和其他的倭国高手一战。

  柳生真树是真言宗十大高手中排名最末的一个,虽然是那样,但他的实力已经相当的强悍了,叶皓轩倒是期待真言宗其他的高手了。

  夜色渐渐的来临,整个冬京都笼罩在夜色之中,今天的天气十分的晴朗,因为是农历十五,所以月亮特别的圆,睛冷的天气微微的有些干燥。

  叶皓轩打一辆车来到了西峰山的脚下,送叶皓轩来的那名倭国司机有些纳闷,心想在大半夜的,手都要冻僵的夜里竟然会有人来西峰山空上鸟不拉屎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哪根神经不对了。

  “这里就是西峰山了。”这名司机懂一点华夏语,他对座在车后面的叶皓轩说道。

  “好的。”叶皓轩微微的点点头,他打开车门站起来,在夜色中的西峰山显得有些朦胧,但是叶皓轩的视力极好,在他眼中,西峰山上的一草一木都清清楚楚的显示了出来。

  递给司机几张钞票,叶皓轩向前踏出一步,身形几乎是在瞬间就在司机的眼前消失了。

  那名司机刚要找钱,但是他吃惊的发现眼前已经是空无一人了,刚刚还门在车门口的叶皓轩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鬼……鬼啊……”这个司机手中的钞票掉了一地,昨天他还重温了午夜凶铃,叶皓轩诡异般的失踪几乎让他吓破了胆,他猛的踩下油门,出租车呼啸而去。

  虽然山不低,但这对叶皓轩来说并算不上什么,半个小时以后,他已经出现在山顶。

  西山峰的山顶处有一个平台,这个平台有数百平方米,有一半的长度在悬崖的外面悬浮着,而且上面是这景点开发的负责人特意雕刻出的一个巨大的阴阳鱼。

  这个景点开发的负责人喜欢华夏文化,他到华夏某处道教圣地旅游,看到那里建着一个悬浮在悬崖上的平台,上面刻着一个阴阳鱼,所以他回来以后便依葫芦画瓢的也做出来了一个,而且在西峰山上还建着几处宫殿。

  不过这小鬼子模仿的倒挺像的,叶皓轩在这里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道家宁静气息。

  在平台的正中央处,有一个人盘膝坐在一张小小的桌子前,桌子上前着一套紫砂壶具,显然这个人就是约叶皓轩来的那个人。

  叶皓轩走到了那人的跟前,看清楚他的相貌时不由得大吃了一惊:“柳生真树?”

  眼前的这个人已经是白发苍苍的年纪,比起头发花白的柳生真树似乎要大上不少,但是他的面容和柳生真树长的一模一样,叶皓轩像是见鬼似的看着这个人。

  自己是开了一重天锁的状态下把柳生真树干掉的,所以他不可能复活,村正左辅不是真正的造物主,他也不可能让柳生真树复活,况且那个山洞在叶皓轩离开以后全面塌陷。

  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是柳生真树,只是长得和柳生真树有些像罢了。

  “柳生真树是我弟弟 ,我叫柳生真泽。”老人的华夏语显得有些生硬。

  “了解。”叶皓轩点点头,他座到了柳生真泽的对面道:“你年纪大我不少,我叫你一声前辈吧。这是华夏最起码的礼仪。”

  “你还是叫我一声老家伙,才能符合你的心境,不乐意这样称呼就别这样称呼,否则的话自己心里也会添堵。柳生真泽淡淡的说道。”

  “你说的不错,我心里是有些堵。”叶皓轩点点头道:“不过我们华夏自古是礼仪之邦,所以叫你一声老家伙有失本心,我还是叫你前辈吧。”

  “虚伪。”柳生真泽冷笑了一声,为叶皓轩倒上一杯清茶。

  茶具不错,但是里面的茶水只是清水,没有一点茶叶。

  “请。”柳生真泽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叶皓轩端起那杯茶水,并没有发现茶水里面有什么异样的地方,但是他没有喝,只是想了想又把手中的茶杯放了下来。

  “医圣怎么不喝,难道是怕我在里面下毒不成?”柳生真泽淡淡的说。

  “不错,我是怕你在里面下毒。”叶皓轩直接点点头。

  “你……”柳生真泽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他在倭国也是堂堂的高人好不好,他会自降身份的去给一个后辈下毒?

  “出门在外,还是慎重一点好。”叶皓轩笑了笑。

  “我不会自降身份的给一个后生下毒,医圣还是多虑了。”柳生真泽说着为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饮而下。

  “就算是你没有下毒,但是这水我也不会喝的。”叶皓轩摇摇头道。

  “为什么?”柳生真泽下意识的问。

  “因为我不习惯喝清水,大冷天的把我请到这鬼地方,喝杯水连茶叶也没有,小气。”这是叶皓轩对柳生真泽的评价。

  叭……柳生真泽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他把手中的杯子重重的往跟前的石凳上一放道:“果听说医圣尖酸刻薄,临战之时未曾开站先让人心境紊乱,今天一见,医圣果然还是名不虚传啊,有本事别用嘴上功夫,你我都拿出来自己的看家本领来好好的打一场。”

  “和你打架,我非常的吃亏。”叶皓轩摇摇头道:“你是成名已久的柳生真泽,而我只是最近两年才冒出头的医圣,这架怎么打我都感觉是我吃亏。”

  “你听说过我的名头?”柳生真泽问。

  “没听说过,不过看你的模样……应该是个高人吧,不知道你在真言宗中排名第几?”叶皓轩说。

  “我不是真言宗的人。”柳生真泽说:“事实上我的弟弟真树也早在十几年前就脱离了真言宗。”

  “哦,我以为是真言宗要为柳生真树报仇呢。这么看来,你不代表真言宗,你只代表柳生真泽。”叶皓轩说。

  “不错,我代表我自己。”

  “你有什么目的,说吧,我现在没时间在这里磨唧。”叶皓轩淡淡的说。

  “真树是你杀的?”柳生真泽盯着叶皓轩问道。

  “不错,他是我杀的,一剑锁命,他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叶皓轩说。

  “以你当时的修为,根本杀不死他”柳生真泽的双眼瞬间变得通红。

  “不错,我的修为是和他差的远呢,而且现在也比不上你,按照华夏天地玄黄的排名,你应该属于天境高手了。啧啧,在倭国,很少见的。”叶皓轩说。

  “你的实力比不上他,但是你却把他杀了。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暗算他了?”柳生真泽说。

  “暗算他?我不屑。”叶皓轩摇摇头道:“不过是一个区区柳生真树罢了,就算曾经在倭国真言宗排名为第十大高手,但是我要杀他……也不是一定需要暗算他,实话说了吧,我是堂堂正正的把他宰了的。”

  “这不可能。”柳生真泽盯着叶皓轩说:“境界上的差距是很大的,真树当时已经悟出了剑意,他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被你杀死的。”

  “可事实上我就是把他杀了。”叶皓轩笑了笑道:“至于我是怎么杀了,一会儿你和我决斗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好狂妄的小子。”柳生真泽身上的气息陡然而发,一团团气场在他跟前形成一团风暴,峰顶尚未完全融化的积雪被气场卷起,密集的冰粒四散而去,砸的人脸上有些生疼。

  叶皓轩感觉到有些蛋疼,之前在雪山的时候和剑圣决斗,也是被冰粒砸的脸蛋生疼,现在倭国,结果又是在积雪极深的山峰之顶上决斗。

  是不是所有的高手约人打架时都喜欢这样?是不是只有这样才能显得自己的逼格高了?

  “我这不是狂妄,我这是自信。”叶皓轩身体微微的一沉,呼一声轻响,他身上的气息陡然发出,柳生真树跟前形成的小小风暴瞬间烟消云散。

  “不愧 是医圣,果然还是有几把刷子的,真树死在你手里,不冤。”柳生真泽微微的一怔,他开始重视起叶皓轩了起来。

  他刚才只是在试探叶皓轩,现在他的修为按照华夏天地玄皇的分法是属于天境,而叶皓轩则是属于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