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527章 决斗
  第1527章 决斗

  “放心,就算战败,我也要留下一条命和你一起去喝酒,现在没事了,该散的就散了吧,不然的话倭国政府的那根神经会放不下的。”

  剑圣的最后一句话是对三十六名天境高手说的,现在大局已定,对方就柳生真译一个人。没必要这样大张旗鼓的。

  况且华夏这一次出动三十六名天境高手,足能荡平倭国神道天部……天部是和特勤局一样的存在,也是倭国最大的王牌,如果这些高手一直在这里聚集着,恐怕倭国的相关部门觉都睡不着。

  “都散了吧,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陈若溪也带着几个人摸上了山崖。

  两位领导都发话了,这些高手们这才点点头,三三两两的从山头上散了下去,一时间山顶倒显的冷清了起来,除了浅田氏兄妹还在当场之外,其他的倭国人都散去了。

  “你怎么来了?”叶皓轩跑到陈若溪的跟前道。

  “要不是我提前察觉到这些,带人来救你,你这一次又危险了。你做事能不能用点心?这个地方是倭国,处处豺狼,你敢单人应约?”陈若溪有些生气的看着叶皓轩。

  这混蛋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处处让人担心,就像今天晚上的事情,有多危险他真的不知道吗?倭国神道天部,也不是吃素的,这些人真的一拥而上,绝对大麻烦。

  “好了,我知道了老婆,你别生气了,我以后不敢了……真的不敢了。”看正宫娘娘生气,叶皓轩又赔笑脸又是哄的。

  “还不是担心你。”陈若溪满腹的牢骚,但是看这家伙认错的态度不错,满腹的牢骚顿时有些发不出来了。

  “我知道,我就知道老婆最关心我了。”叶皓轩越发越显的无耻。

  “我在警告你一次,没结婚前不准在这样叫我。”陈若溪生气的说。

  “好好,我听你的,我不叫……看戏,我们看戏。”叶皓轩皮笑肉不笑的说。

  现在一场绝世高手之战正在他眼前上演,剑圣自从悟出剑魄之后,一身实力大大提升。如果叶皓轩现在跟他打,胜算真的不大。

  而柳生真泽也不是吃素的,他可是能与真言宗十大高手并列的存在,而且他手中的秋水乃上古凶兵,这样算起来,虽然剑圣的境界高,但是对方的兵器实在是太厉害了,所以这样说来剑圣还是吃亏的。

  “你确定你要空手对抗我的秋水?”柳生真泽冷笑的看着剑圣,他现在情知大势已去,所以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表情。

  “不错。”剑圣淡淡的说。

  “你打不赢我。”柳生真树咧嘴一笑道:“说真的,你撤走了三十六位天境高手,这样对你们真的不利。就凭你们几个,未必能困得住我。”

  “我打不过还有酒痴,酒痴败了还有医圣,总之我们今天一定会把你留下来的。如果我们这些高手在这里聚集着今天晚上恐怕有很多人会睡不着觉的。”剑圣说。

  他说的不错,在华夏三十六位高手聚集的时候,倭国数个无人机在这边侦查着,各大暴力部门都紧张的盯着这里,大批的自卫队和警察整装待发。所有人都非常的紧张,生怕这一股力量会突然暴发,然后荡平倭国各大武学界的势力。

  好在他们散去了,倭国各大部门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车轮战?你们还能在无耻一点吗?”柳生真泽说。

  “对于无耻的人,我们当然会用无耻的手段。在说了,车轮战而已,这也算不上什么无耻吧。”剑圣右手剑指微微一抬,“动手吧。”

  剑圣的话音一落,一时间现场的气氛紧张了起来,庞大的剑气围绕着剑圣,在他周身三尺开外缓缓的形成,剑气在他周身凝聚成一把把透明的剑气,一时间山顶上剑气隐隐。

  柳生真树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秋水,上古凶兵秋水,它不仅仅是一件简单的兵器那么简单。曾传这件凶兵是凶神八歧的随身之处,饮血无数,在加上柳生真泽以一身神鬼莫测的铸剑之术将冰魄与它融合,对付的不仅仅是叶皓轩,冰魄还能大大的提升秋水的凶性。

  黑色的剑芒隐隐形成,犹如一条条的鬼影一般四处流蹿,柳生真泽一声大喝,他猛的向前快步蹿去,手中的秋水高高举起,然后一剑斩下。

  他这一剑平平无奇,而且落剑的速度极慢极缓,但是随着他这一剑的落下,顿时阴风阵阵,日月无光,突然间一团黑气升腾不休,猛的在半空中凝聚成一个巨大的鬼影。

  这鬼影便是凶神八歧的化身,这把剑曾是他的随身之物,无数年来饮血无数。沾染的凶煞之气更是让人心惊。

  剑圣一声清呢,他右手剑指一挽,高高举起,同样是一剑斩出。

  嗡……透明的剑影让虚空都为之扭曲,一道庞大的剑影骤然形成,虚空被撕裂一个巨大的口子,数丈剑芒化做一团白气,向着鬼影骤然斩落。

  剑圣剑指斩出之后紧接着又是一剑斩出,这一剑的剑气化做无数细小的剑芒,如同游鱼一般向柳生真泽飞去。

  轰……庞大的剑气向四面八方波动而去,让所有人不自由主的向后退去。叶皓轩和酒痴还好,他们两个仅仅是皱着眉头还能稳住身形。

  陈若溪和浅田兄妹几乎连站都站不住了,叶皓轩一把拉住陈若溪柔软的小手,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这才没有让双方这一剑给震倒。

  剑圣剑指前倾,无数剑芒一波接着一波向前涌去。柳生真泽手中的秋水也微微的向前做出一个下劈的姿势,两人周身的剑气和黑气就好像是游鱼一般四处游走。

  两人周边的石屑横飞,周边三就方圆的岩石不住的被剑气削弱,剑气与秋水的煞气几乎形成一股风暴,这股风暴围绕着两个人四处横飞,一时间两人在这里僵持不下。

  剑圣的优势就在剑魄,在这个世界上,剑魄已经是剑道之极。而柳生真泽的优势就在于秋水,这把上古凶兵弥补他剑道上的不足,两人在这片刻又仿佛是回到了十年前的那场决斗之中。

  那一场决斗,两个的实力不分上下,最终剑圣以无影剑险胜半式,一直以来,这是柳生真泽心中的痛。

  这一次,他无意间在遇到了剑圣。他已经是倭国鼎鼎有名的炼器大师,手中秋水无坚不摧,但是卷土 重来的对方却领悟了剑魄,两人又像是十年前的那样,僵持不下了。

  “前辈,你觉得,剑圣前辈的胜算有多大?”待风暴稳住,陈若溪能站稳了身形,叶皓轩才向一边的酒痴问道。

  “不好说。”酒痴一头雪白的头发被吹的四散而扬,他眯着眼睛看着场中僵持的两人,一边灌了一口酒一边说:“要真的论起实力来,两人算得上是各有所长吧,但是凶兵秋水,不是简单的东西,它甚至号称能和你的修罗一拼,虽然这传言有些不实,但也差不到哪里去。”

  “否则的话以真树这孙子的实力,一早就被剑圣给放倒下了,但是这家伙竟然还能坚持这么久,这说明秋水也是有过人之处的。”

  “要不,我们帮他们一把?”叶皓轩说。

  “暂时不要吧,剑圣的脾气我清楚,他在和人决斗的时候不喜欢人插手,更何况他现在还未显败像呢,如果他真的撑不住了在说。”酒痴看了看场中的情况,然后叹了一口气说:“说到底还是手中没家伙,吃亏啊。”

  话说间,场中的情况 已经有了变化,两人周边的风暴越来越大。整个山顶好像是起了一阵龙卷风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柳生真泽突然一声大喝,右手一收,手中的秋水向前一封,然后双手斜砍而出,一式横扫千军横斩而出。

  黑色的煞气几乎凝聚成一道浓稠的黑烟,这黑烟有腐蚀一切的能力,如果真的大意一点,被卷入黑烟里面,那真的是片刻就没命了。

  剑圣双手各掐一个剑指,同样是大喝一声,他双手各暴起丈余剑光,向前一分。

  一时间天地失色,一道剑芒自天而降,在半空中倾刻凝成一把透明的巨剑,这把巨剑中正气凛然,带着辗压一切的威势向着柳生真泽击落。

  一正一邪,造成的结果是截然不同。

  黑气升腾,剑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身上一团血雾炸开,身上的白袍几乎变成了红色。

  而几乎是与此同时,半空中的巨剑骤然压下,柳生真泽同样被重重的压到了地上,鲜血狂喷。

  竟然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但是凶兵秋水毕竟不是凡物,剑圣的伤势明显的要重几分,他后退几步,单膝跪地,几乎成了一个血人。

  但柳生真泽咬着牙从地上猛的蹿起来,手中秋水高高举起,他周身鬼影重重,就要一剑把剑圣斩在当场。

  “不好。”酒痴一惊,右手酒葫芦—举,就要上前搭救。

  但叶皓轩比他更快,叶皓轩突然一跃而起,身形拔高,半空中他右手一抓,一声剑吟,黑气沉沉的太常已经拿在手中,夜色中的太常之上发出一道黑绿色的光华,叶皓轩一声暴喝,秋水向前斩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