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620章 我太单纯了
  第1620章 我太单纯了

  “好吧,是我太单纯了,我把这个世界想像的太美好了。”叶皓轩无奈的说:“现在是不是我否认,也来不及了?”

  “是,就算你否认,也没有人相信。只要我一口咬定你已经睡了我。那样苏无悔就不会在要我,我们两家的联姻就此终止。”云茜说。

  “好毒。”叶皓轩有些恨的牙痒痒的。

  “其实。”云茜马上换上了一幅娇羞的表情:“我长的也不差,我可以用我的身体当做合作的条件的,你应该能看到我的诚意……我真的很有诚意的。”

  “要不是我有些手估,你现在恐怕已经把我睡了吧。”叶皓轩说。

  “没错,我身体上散发出来的味道能让男人兴奋,虽然我没试过,但我这种能力是与生俱来的。但对你却没用。”云茜说。

  “我是百毒不侵的,所以你的体香对我没用。”叶皓轩说:“在说了,如果我诚心合作,就算是你不勾引我,我们也会合作的很愉快的,相反,如果我不诚心合作,就算你在怎么用身体讨好我也没有用。”

  “有用,因为你是个负责的男人,你别忘了,我可是认真的研究了一番你的性格,这是你的弱点。”云茜说。

  “你很可怕啊。”叶皓轩说。

  “我只是想在生存中能多一点自保的能力罢了。”云茜淡淡的说。

  叶皓轩突然揽过云茜,猛的吻了上云,然后顺手一撕,嗤啦一声,云茜的那件长裙裂开。

  云茜大脑中一片空白,她有些转不过弯来,这王八蛋不是说不要自己了吗?现在怎么又反悔了?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的门砰一声响,然后一群人围了进来。

  这些人都是参加君子兰会的人,为首的人正是脸色铁青的苏无悔。

  而室内的情况,有些不堪入目……

  “狗男女……”苏无悔咬牙切齿的从嘴里崩出了这几个字。

  “干嘛,干嘛?没见过?”叶皓轩这才松开了云茜。

  云茜恼怒的看了一眼叶皓轩,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叶皓轩刚才那一撕,几乎将她的衣服撕成两半。

  现在这么多人的眼前露春光,她感觉有些无地自容。

  “叶皓轩……我要杀了你,我发誓我一定要杀了你。”苏无悔咬牙切齿的看着叶皓轩,他显得有些语无伦次,因为太愤怒了,他脸上的于筋毕露,他觉得叶皓轩就是他的克星。

  他生下来这二十多年都是顺风顺水的,但是叶皓轩一出现,却把他的一切都打乱了。

  先是砸了苏家的月宫,把自己打的像是死狗一样,然后……他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君子兰会上,在一间包厢里和自己即将联姻的对像衣冠不整的干这些勾当。

  除了苏无悔牙齿咬的咯咯发响之外,现场显得有片安静,围观的人不在少数,他们有些同情,有些幸灾乐祸。

  但大多数的人看向苏无悔的脑门似乎是戴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别问这么多人为什么同时出现在这里,那是云茜提前做好了安排,有人故意诱导苏无悔来这里的。

  叶皓轩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虽然和苏家的撕逼即将开始,自己怎么玩都不为过。但是他也感觉到不好意思。

  他真的没有睡苏无悔的女人,他只是配合云茜演一场戏罢了。

  怪只怪苏无悔摊上这么一个控制欲太强的女人,他觉得苏无悔以后对女人一定会产生阴影。

  “你干嘛要杀我?”叶皓轩说:“我和别人在这里滚床单,你跑进来坏我的好事,生气的人不应该是我吗?你激动个什么?”

  叶皓轩的话一出口,围观的人都愣住了,他们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现在江浙的圈子里,谁不知道苏云两家关系暧昧,如果没有错的话,两家将会达成战略同盟,而他们同盟最大的倚仗就是……联姻。

  这个和叶皓轩衣冠不整抱在一起的女人……应该是苏无悔的老婆,当然这是叶皓轩出现前的剧情。

  叶皓轩出现以后,剧情完全乱了。

  在场人都是老手了,看云茜满脸潮红一脸春意的样子,鬼都知道他们刚才在这里到底在干些什么勾当。

  苏无悔是个变态,也是个男人,他是绝对不会容忍自己未来的老婆和别的男人滚床单的,就算是要滚,你们也得找个隐秘的地方滚啊?你们这样当场被人撞到了,他苏无悔的脸往哪里搁?

  如果以后他真的娶了云茜,那他以的人生,将会以头上顶着一个绿油油的帽子度过余生。

  变态的人都是骄傲的,这是苏无悔绝对接受不了的。所以云家和苏家的事情,就这样黄了。

  不得不说,叶皓轩真能惹事啊,刚刚到江浙,先是大闹月宫,然后又睡了苏无悔未来的老婆,他到底还能干出什么更加惊天动地的事情?

  “叶皓轩……你行,你行啊。你真的很行,咱们走着瞧。在这个世上,我和你只能活一个。”苏无悔的呼吸粗重,他拼命的让自己镇静下来,他对着叶皓轩放出一句狠话,然后转身就走。

  既然主角已经走了,那么围观的人也该散去了,大家看向叶皓轩眼神形态各异,有不解、有佩服、也有同情。

  之所以同情,那是因为叶皓轩招惹上了一个变态,苏无悔的变态,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江浙的人没有人敢主动招惹他,现在叶皓轩睡了他未来的老婆,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看来以后的江浙,不会太平了啊。

  人群渐渐的散去,云茜感觉到自己像是虚脱了一般,她一屁股坐到了床上,按着自己衣服的手无力的松开,然后……她在次春光乍现。

  “他走了。”叶皓轩说。

  “我知道。”云茜点点头,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叶皓轩。

  “那……如你所愿了?”叶皓轩笑了笑,他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但这个结果是这女人自己要求的啊,他只是顺着她的意思来罢了,虽然有些突然,但不得不说,效果还是不错的。

  “如愿了。”云茜在次点点头。

  “那……你换换衣服吧,既然要演戏,那就演到底呗,我陪你逛逛去。”叶皓轩有些无耻的说。

  “你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吗?”云茜盯着叶皓轩问。

  “你不会是想杀了我吧,我可是按照你的意思来的。”叶皓轩说。

  “我想,我们不如索性假戏真做了吧。”云茜盯着叶皓轩认真的说。

  “呃……”叶皓轩苦笑。

  他当然不会和云茜假戏真做,半个小时以后,云茜已经换上了一身衣服,和叶皓轩一起走了出去。

  当然,经过一楼大厅的时候,大厅的气氛有些诡异。

  正在疯狂拉着小提琴的乐师停了下来,调酒师手里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就算是来来往往手里端着托盘的待者也停了下来。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看着叶皓轩,因为在这一晚上,叶皓轩彻底的出名了。

  之前砸了月宫,逼的月宫核心人员走的七七八八,叶皓轩没有出名。但这一次他却因睡了苏无悔的未婚妻出名了。

  一大部分人真的想拉住叶皓轩问,你到底和苏无悔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恨?导致你这么恨他呢?

  叶皓轩的神色如常,云茜很自然的挽着叶皓轩,做出一幅很满足的样子。

  奸夫淫妇……这几乎是所有人心中蹦出的一个词。

  “叶少,我今天晚上本来给你介绍一些朋友的。”王明祥笑着迎了上来。

  “是吗?王少请我来,我在这里可是找了王少很久啊,我还以为王少放我鸽子了呢。”叶皓轩淡淡的说。

  “这个……真的不好意思啊叶少,我今天晚上有些事情来的晚了,你看我刚来,我还不了解情况呢。呵呵,云小姐,你这是……”王明祥一脸诡异的问。

  “讨厌,王总这是明知故问。”云茜做出一幅娇羞状。

  “呃……这个。”王明祥真的不知道如何应付这女人好了,他实在是装不下去了,他苦笑道:“叶少,方便过去聊聊吗?”

  “改天吧,今天没时间,我和云小姐一见如故,现在我们要出去走走,改天,请你喝酒。”叶皓轩看了王明祥一眼。

  “那行,叶少慢走,不打扰二位了。”王明祥点头。

  叶皓轩和云茜一起走了出去,大厅里的人面面相觑。然后他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

  只是王明祥的脸色有些阴沉。

  “你就这么和王明祥决裂了?”云茜说。

  “和他本来 就没有正式进行合作的,正如你所说,他这个人确实不行,他有野心,但却不想和苏家火拼,他只想跟在我身后拣现成的,试问,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叶皓轩说。

  “是啊,这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云茜笑了。

  “天气冷,戏也演的差不多了,你还是回去吧。”叶皓轩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而他也确实和云茜没有什么说的。

  “难道你真的这么讨厌我?便宜都被你占尽了,你连陪我走一会儿都不行?别忘了,我现在可你的女人。”云茜有些生气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