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630章 雅兴
  第1630章 雅兴

  “呵呵,你说云茜?”叶皓轩笑了笑道:“云少的这个比喻恐怕有些不恰少,无知少女这几个字,恐怕用到令妹的身上不太合适吧,我觉 得云茜比你聪明多了。”

  “叶皓轩,这里是江浙。”云楠向叶皓轩怒目而视。

  “我知道这里是江浙,我正在看着前面的大江呢。”叶皓轩说:“倒是云少这样冲进来,有些不太好吧,你这样直接冲进来,会打扰别人的雅兴的。”

  “云茜,跟我回去,老爷子要见你。”云楠沉声道。

  “让他自己给我打电话就是了。”云茜淡淡的说。

  “你的架子是越来越大了啊。”云楠冷笑道:“你可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一个小三生出来的女人,以我们云家的门风,是根本不会承认你的身份的。如果不是老爷子当年看你们母女可怜,你又是云家的种,现在哪有你云中仙子的名声?”

  “呵呵,可是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如果我愿意,随时可以把你们母女赶出云家。”云楠说。

  “是吗?”云茜猛的转过身,她冷笑道:“你说的话正合我意,云家是吧?我早就不想呆了,我现在就带着母亲离开云家,怎么样?”

  “你……”云楠愣了愣,现在云茜和苏家联姻正处于微妙的时刻,按理来说,发生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后,苏家的人应该不会娶云茜进门的,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苏家又托人来说了,似乎当那天晚上的事情不存在一般。

  云家和苏家的关系很微妙,如果现在合作,对双方都是有好处的。

  所以现在如果云茜真的翻脸离开云家的话,老爷子那边不好交待苏家那边更不好交待。

  云茜的母亲其实是小,和云楠属于同父异母。这种情况有些和萧海媚相似,只是云家那老头子还算是有几分人情味,允许云茜母亲进门,不过云茜和母亲在云家过的日子是什么日子,那就可想而知了。

  对于云家的家务事,叶皓轩就不太清楚了,只是看这两兄妹撕破脸一般的表情,他觉得他是时候说些什么了。

  毕竟现在名义上,云茜还是自己女人啊。

  “云少,有事说事,别吵吵闹闹的啊,现在流行自由恋爱,就算是你家老爷子,也不能明里包办婚姻吧。”叶皓轩说。

  “我们的家务事,不劳驾叶少插嘴了。”云楠恨恨的瞪了叶皓轩一眼,然后拿出手机拔通了云家老爷子的电话。

  “老爷子的电话,你接还是不接。”云楠说了几句以后,把手机递给了云茜。

  云茜迟疑了一下,但她还是接过了手机:“爷爷。”

  “现在回来,有重要的事情商议。”对话只是简短直白的这几句话,然后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云茜叹了一口气,把手机还给了云楠,然后对叶皓轩一点头道:“我失陪一下。”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办完事情以后回来。”叶皓轩说。

  “好。”云茜点点头,转身离开。

  “叶少,奉劝你一句,夜路走多了,会见鬼的。我云家的事情,从来不需要外人插手,叶少好自为之。”云楠对叶皓轩半警告半带威胁的说甩出一句话,然后转身离开。

  叶皓轩冷笑一声,这家伙的话他倒是不在意,他只是觉得,云家的事情有些复杂,这次云家老爷子请云茜回去,未必是什么好事。

  茶楼的环境不错,全当在这里散散心了,期间有一名汉服服务员送上茶点,对关叶皓轩微微一躬,便退了下去。

  其实云茜的爷爷叫云茜回去到底有什么事情,叶皓轩心里清楚,云茜的心里也清楚,恐怕云茜的婚事,不会那么轻易的善了,下一步棋该怎么走,说真的,叶皓轩心里一点数也没有。

  眼下的形势有些不妙,苏冰云有句话没有说错,这里是江浙,不是京城。这句话倒是事实。

  叶皓轩可以动用自己的人脉击垮月宫,月宫的核心人数走的七七八八,但他却对苏家没有办法,有薛家老爷子亲笔封下的江南一品苏家,不是随随便便能动就能动的,而且父亲巡视的时候,也曾经对苏家做出的经济贡献给予过肯定。

  所以叶皓轩感觉想动苏家,有些真的麻烦。他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拔通了父亲的电话。

  “有事?”叶庆辰的语气很淡。

  父子之间息息相关血脉相连,其实父子两个人之间已经不需要用太多的语言去交流了,有时候一个电话,一个眼神或者寥寥几个字的短讯,就能准确的传达出自己的意思。

  “爸,我在江浙,和苏家有些小矛盾。”叶皓轩说。

  “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和苏家恐怕不能用小矛盾来形容了吧。”叶庆辰说。

  “是不能用小矛盾来形容了。”对于父亲清楚自己在这里做的事情,叶皓轩一点也不感觉到意外,“但就算这一次我不来江浙,迟早有一天,他们还会来找上我的。”

  “见过苏长河了没有?”叶庆辰并没有过多责怪的意思,因为他认为,儿子的决择都是正确的,不管他做出什么事情,自己做为父亲,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他。

  “没有见过,但是我见过苏冰云了。”叶皓轩说。

  “老太爷对那丫头的评价就是很有野心,但她的野心与邵清盈的不同,邵清盈是抱负,能用自己的能力达到心中的抱负,但是苏冰云却真真正正的是有野心的女人。”

  “这一点我看出来了,来到江浙以后,我才发现原来与薛家联姻,竟然是她自己提出来的。”叶皓轩说。

  “那就对了,不知道她对薛家说了什么,现在薛家老爷子和薛鸿云几乎要翻脸了,恐怕薛鸿云这一次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了。”叶庆辰说。

  “爸,太爷爷也说了,那女人有野心,难道薛青山一点看不出来?我和她打过交道,如果她嫁入薛家,以后绝对是掌控薛家的狠角色,以薛鸿云的能力,根本驾奴不了他,到最后,薛家恐怕就会跟别人姓了,难道这是薛青山愿意看到的?”叶皓轩不解。

  “薛青山当然不想看到这个结果,但是他现在已经被那女人说服了。我们是旁观者清,但又当了说什么。”叶庆辰说。

  “看来薛鸿云这一次要悲剧了。”叶皓轩说。

  “你想动苏家?”叶庆辰问。

  “不是我想动苏家,是苏冰云现在找上我了。你也说了,她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她想做出一番成就,必须踩着一个人上位。”叶皓轩苦笑道。

  “她想踩着你上位?”叶庆辰的声音不由得一沉。

  “是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就是想踩着我上位。”叶皓轩答道。

  “那你就不要跟他客气,呵呵,我叶家的人,我叶庆辰的儿子,也是她随随便便能踩的?”叶庆辰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容质疑的威严。

  没错,他就是这么护短。他可以在政治上让步,也可以在家族中让步,也可以和一些大家族谈谈,给他们让些利益,但是有关于儿子的事情上,他向来是护短的。

  因为他相信儿子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对的,因为他也相信儿子不管作什么事情,到最后都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的。

  “我现在有顾虑。”叶皓轩苦笑道:“您几年前巡视江浙,曾经对苏家做出过肯定,这等于说就是一个尚方宝剑,而且苏家做出的业绩,也是您的政绩,现在如果我把他们一家端了,这恐怕有些不好。”

  叶皓轩的顾虑也没有错,因为叶庆辰曾经对苏家做出过肯定,所以这几年来,江浙官方给于苏家开出的条件也相当的丰厚,这也是苏家能这么快起来的原因。

  但是如果叶皓轩现在把苏家给端了,那等于说是变相打自己父亲的脸,也是对叶庆辰政绩上的一种否定,这是叶皓轩不愿意看到的。

  “呵呵,皓轩,我从上任以来到现在做出的每一件事情,有没有负面消息?”叶庆辰问。

  “没有,父亲做事情前前后后都会考虑很多,您做出的决定和事情,几乎没有一点瑕庇可言。”叶皓轩摇摇头道。

  “那就是了,这个世界上,人无完人。我这些年来顺风顺水,步步高升,早已经引起了一些人的猜忌和不满,一个人是不可能不犯一点错误的。”

  “所以,有些时候人出一点错误,也未必会是坏事情。关于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如果把握好,这件事情非但不会对我造成影响,反而对我来说是一个机会。”叶庆辰说。

  “爸,我明白了。”叶皓轩点点头。

  叶庆辰的意思已经在明显不过了,人无完人,如果苏家倒台,一些黑幕会被扒出,这对叶庆辰是有影响的,但如果把握好一点,在有些黑幕没有扒出来之前,叶庆辰主动提出苏家的问题,这对他反而是件好事。

  毕竟苏家关系到他的政绩,在华夏,没有一个人会主动挑自己的麻烦的,叶庆辰这么做,非但不会有负面影响,反而会让首长,会让群众对他更加高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