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2224章 打压
  第2224章 打压

  “是的,我也觉得他们打压我们,完全是因为怕我们。”吴老深有感同的点点头道:可是这些孙子们太太狠了,一点学术论坛也不让我们参加,说我们不懂英文。”

  “可是特妈的那么多国家的代表,不懂英文戴着翻译机的多了去了,他们这完全就是想找借口打压我们,让我们做不出一点成绩来。”

  “呵呵,知道他们这样,还跟他们生气干什么?”叶皓轩笑道:“这些家伙们,一个个的心胸狭窄,本来送你们到医学协会,有艾莉在不会有事,可是她出了点事情,现在是属于完全被架空的状态,所以帮不上你们太多忙。”

  “这个我知道。”吴老点点头道:“这些孙子们,可真的把我们气死了,如果不是为了中医,我真的坚持不了这么久,就凭他们这些天给我们的白眼,我早就一甩袖子走了。”

  “哈哈,所以辛苦你们了,我知道你们坚持到现在也不容易,其他的几位前辈,都忍的很辛苦吧。”叶皓轩大笑道。

  “是啊,现在对那些孙子们,我们都恨的牙痒痒的。”吴老摇摇头道:“但是没办法,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所以我就天天守在这里,因为有些时候有些紧急的病号可能会晚上过来,这不今天晚上就守着机会了,他们的人手不够,所以就拉我去充数了。”

  “恩,没事,他们以前怎么对我们的,我保证以后让他们加倍还回来。”叶皓轩冷笑一声道:“我们华夏的中医,岂是容他们这样践踏?”

  “唉,今天晚上的这个老头,他们恐怕是治不好的,如果我们不出手,他今天晚上恐怕死的不能在死了。”吴老道。

  “没事,这老头的身份不一般,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们的高层也会一查到底的,到时候他们排挤我们导致老头的死,他们也没好果子吃,到时候中医一样得到重视。”叶皓轩笑道:“而且,我觉得那些家伙们一定会回过头来找我们的。”

  “但愿吧,但是,把 老子赶出去,想在让我回去,恐怕就难了。”吴老冷哼了一声道:“他们不爬着过来求我,我是不会回来的。”

  “哈哈,好,今天就让他们爬着出来求我们,走,到外面看看去。”叶皓轩笑道。

  世界医学协会占地面积不小,而且其主楼本身也是镁国s洲一个有标志性的建筑,叶皓轩和吴老一起出去,从另外一侧的门出去。

  走出去了以后,他不由得愣了愣,只见在这个门外面,排着长长的一队人,而且在后面还跟着一溜的车。

  “这是怎么回事?”叶皓轩微微的一愣道,他看着这些人似乎是在挂号。

  “哦,这个就是从其他国家过来求医的患者,他们的亲人得了绝症,他们来世界医学协会求医,但是这时和普通的医院一样,需要挂号,而且每天接诊的人数有限,所以这些人就很早的赶了过来。”

  叶皓轩点点头,他环视一圈,只排队的人来自不同的国家,他们有不同的肤色和面孔,但是在队伍的时末端,还有十多名东方人的面孔,这些人是华夏人,但是这些人都没有排上队。

  “你们都是华夏人吗?”叶皓轩有些吃惊的看着这些人。

  “对,我们都是华夏人。”其中一个男人一愣,他点头道:“你也是华夏人吗?”

  “是的,我是华夏人,你们这些,都是来这里挂号的人吗?”叶皓轩道。

  “是啊,我们的处境都一样,大多数都是家人身体不好,得了一些绝症,我们都是从华夏过来求医的。”一个男人回答。

  “有什么病,是曙光医院治不了的?”叶皓轩摇头道:“飘洋过海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你们这样会让亲人的病情更加严重,你们这是为了什么?”

  “曙光医院?”刚开始答话的那个男人目光有些诧异的看着叶皓轩道:“那医院,不是和蒲田系一样的嘛,坑人的。”

  “就是啊,那医院都不怎么靠谱,他怎么可能治得好这种绝症?”另外一个人也接口道。

  “还是国外的靠谱些,这里可是医学协会,我想在国内被判了死刑的人,在这里一定也能治好。”

  “是啊,不是我们想跑这么远,而是国内的医疗条件,真的有限啊。”

  听着这些人你一言我语的回答,叶皓轩的火气腾的冒了出来,曙光医院现在国内很火,而且分院开了一家又一家。

  虽然现在曙光医院的地位确立了,但是有些不甘心利益被人争的人暗地里煽风点火,黑曙光医院,而有一些自视甚高的人又认为曙光医院是平民医院,所以他们宁愿花多钱,跑到这里受别人的白眼,也不愿意去曙光医院试试。

  “挂号官来了,快……”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趾高气昂的老外走了出来,他手里拿着几个号,他高声道:“今天最后一批了,发完的可以走了,排好队,按照次序来。”

  人群轰的一声炸了,排在前面的都是一些外国人,而华夏人这边,似乎还没有排上队,这些人往前跃跃欲试的,但是遭到了前面人的呵骂。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抱着小孩的女人猛的冲出来,她冲到了队伍的最前方,用英文喊道:“求求你,我的孩子快不行了,我们在这里已经守了三天了,让我们先挂上号吧,他的病是绝症。”

  “no,华夏人,站在最后。”那家伙咧嘴冷笑了一声,他吐出了一个字,向后一指,他倨傲的神色看起来让人恨不得把他给揍一顿。

  “求你了,我的孩子真的不能在拖了,他现在很危险,你们这里也是医院,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这样漠然,我明明来的比他们早。”女人失声痛哭了起来。

  “华夏人,站后面……”挂号官不屑的看向那个女人:“你们华夏人,没有资格进入这里,这里是世界医学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