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2227章 等着吧
  第2227章 等着吧

  在场所有排队等着治疗的人,吴老可以打包票,他们的病只要去曙光医院,十有八九就会治好,但是他们到了这里,有的人会因为排队等待而死,有些人却要接受一些并不成熟的药或者手术成为他们的实验品。

  一提到绝症,世人都会认为世界医学协会是不二之选,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这个地方的死亡率却是高的吓人,这里治疗绝症的比例,并不会比国内的一些知名大医院高出来多少。

  但正是因为有些人认为国外的东西一定是好的心理,这才导致这些人前仆后继的涌出国,甘心去做别人的小白鼠。

  “小病是小病,我承认曙光医院的小病不就医,提供的那些凉茶效果很好,但我并不认为,他们能治好我们的绝症吧。”有一个女人说:“我们有钱,我们有条件出国治疗,所以我们觉得我们来这里没有什么大错。”

  “呵呵,华夏猪,你们自己都不团结,连你们自己的中医都不相信,你们还谈什么发殿中医?”趴在地上的格尔又笑了起来。

  叶皓轩猛的回过头,死死的盯着格尔,格尔心里咯噔一声,他的笑马上止住了,他的脸绷的紧紧的,一幅紧张的样子。

  刚才叶皓轩把他身上的四肢都给弄断了,但是为了让这家伙心服口服,所以叶皓轩暂时止住了他的痛,现在虽然他站不起来,四肢尽断,但他还是感觉不到自己身上的疼痛,所以他又嚣张了起来。

  如果不是他自己没有办法站起来,他一早就拉动警报让大部队杀过来了,到时候他要让这个华夏人,死无葬身之地。

  毕竟刚才叶皓轩痛揍过他一顿,现在叶皓轩又把目光转到了他身边,这让他感觉到有些心惊胆战的,他不知道叶皓轩又要打什么主意。

  “你很得意,你很高兴是吧?”叶皓轩突然笑了,在他心里,他早就把这家伙判了死刑。

  “我警告你,我是世界医学协会的人,你不能对我怎么样,如果你敢动我一下,我保证明年的今天,一定会是你的忌日。”格尔嚣张的叫道,他试图吓退叶皓轩。

  他现在四肢没有一点感觉,他不确定叶皓轩是不是把他的两手两腿打断了,但是就凭他感觉不到自己四肢的存在,这足以能让他吓的魂飞魄散了。

  “你想笑,那我就让你笑个够,呵呵。”叶皓轩冷笑了一声,他右手一收,把刚才限制在格尔身上的禁制解除,这家伙本来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但是随着叶皓轩把他身上的痛觉禁制一除,他感觉到自己混身上下都像是断了一般的疼痛。

  他嘶声惨叫了一声,然后趴在地上便一动也不动了,因为叶皓轩刚才早已经把这家伙的四肢给弄断,只是他暂时止住了格尔的痛。

  然后这家伙现在才知道断肢之痛的痛苦到底是怎么样的,他居然只惨叫了一声,便直接晕倒了过去。

  “这家伙太可恨了。”吴老摇摇头道:“让他晕倒过去,真的太便宜他了。”

  “没事,反正他以后也站不起来了。”叶皓轩冷笑了一声道。

  “叶医生,这里是在国外,你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痛快过了之后,吴老又开始担心了起来。

  “吴老,放心吧,我们的国家,不是以前的国家。”叶皓轩笑道:“不要说把这家伙打死亡,就算是把他给杀了,也不会有人敢为此而放一个屁。”

  “你把他打残了,我们怎么挂号,你这不是耽误我们事情吗?”刚才说话那个女人有些生气的看着叶皓轩道:“我就没有看到像你这么粗鲁的人,你这人怎么这样。”

  女人的话让叶皓轩感觉到刺耳,不过他也懒得理会她,她愿意在这里等,就在这里等吧。

  他走到了刚才那位抱小孩的妇女身边,然后道:“你的孩子是什么病?”

  “他……”女人正要说话。

  叶皓轩摆了摆手道:“让我说说他的情况吧,他今年十岁,两年前一次高烧不止,导致他的小脑神经组织遭到了损伤,所以他的智力,比起正常的同龄人来说要低很多。”

  “而且他的病一直伴随着他,时不时的高烧不断,而且不管打什么样的针,吃什么样的药也不会退烧,但是他的身体中各项指标正常,因此可以排除一些重大的疾病,对吗?”

  “对……对,你是怎么知道的?”女人有些吃惊的看着叶皓轩,她本来已经绝望,但是叶皓轩的话又给了她一丝希望,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怎么对她儿子的情况这么了解的。

  “你听我继续说下去。”叶皓轩摆摆手道:“最近半年,他发烧的频率越来越高,而且时间也越来越长,更重要的是,体温达到了一个正常人根本承受不了的临界点,对此,国内的医生没有一点办法。”

  “而这一次,他的高烧在也退不了,而且时好时坏,甚至他身体会因为发热而没有一点水分,看着他如此痛苦,所以你才带他来到国外,寻求帮助?”

  “对对,是这样的,我不管你怎么知道我儿子的情况,但我觉得,你一定会有办法的,我求求你,给他一条活路吧,如果他死了,我真的没有办法在活下去了。”

  “我这次带他来到国外,是孤注一掷的。”女人失声痛哭道:“我变卖了所有的家产,我的丈夫因为受不了这些压力,所以和我离婚,我真的只有他了,但我没有想到在这里我们会遭到不公平的待遇,所以我求你了……”

  “放心吧,他的问题,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叶皓轩笑了笑,他取出了一根金直,让女人把他儿子平放在地上,然后让身边的人退开一点。

  他小心翼翼的拿起了针,刺在了男孩的胸口处,然后他的针缓缓的下沉,片刻不到,一根足有六寸长的金针便刺到了孩子的心脏处。

  “天啊,他这是干什么?他刺穿了孩子的心脏。”有人吃惊的尖叫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