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第2230破灭

  可是叶皓轩轻蔑的眼神让他的希望破灭了,他真的不知道叶皓轩的身份,这个时候,他的助理跑到他耳朵连说了几声,这才让他明白叶皓轩真正的身份。

  这家伙的身体颤抖了起来,他这前并不知道叶皓轩的身份,他吹牛逼的时候,就连他的助理也看不下去了,开玩笑,叶皓轩是谁?根正苗红的太子党。

  那男人是有点势力,但是他的这点势力跟叶皓轩比起来,真的连渣都不如,听了自己秘书的科普,他吓呆了,他身上的冷汗都流了下来,他嚅嚅的在叶皓轩跟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怎么,还要不要动用你的势力,让我在华夏混不下去?”叶皓轩冷笑了一声道。

  “不不……误会,叶医生,这些都是误会。”男人小心翼翼的说,他的脸笑的像是挤成了一团的菊花一样,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了叶皓轩真正的身份,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小丑,在别人的跟前跳来跳去的。

  “那还不快滚?”叶皓轩冷笑了一声,“好狗不档道。”

  “是是,我滚,我现在滚一边去。”男人抹了一把自己脑门上的冷汗,他在也不敢顶撞叶皓轩一句话了,他默默的退了下去,开玩笑,这可是根正苗红的太子党啊,他可招惹不起,他想留着自己的小命多活几年呢。

  叶皓轩刚迈出了脚步,身后便有声音传了过来:“叶,天啊,请留步好吗……”

  随着那个生硬的华夏语传了过来,只见卡尔带着刚刚那群所谓的专家走了过来,这些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每个人的脸都肿的像是猪肝一样。

  “卡尔先生,还有什么事情吗?”叶皓轩笑了笑。

  卡尔和皮尔是朋友,两个人的家族之间虽然有些竞争,但是这些并不妨碍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叶皓轩才回过头来,他打算给这家伙一点面子,他要看着这家伙到底还有什么话要说的。

  “叶医生,实在是……抱歉,我刚刚对您的态度有些过分了,我该相信你的。”卡尔跑了过来,他有些紧张又有些小歉意的跑到了叶皓轩的跟前道。

  “就在刚刚,我的父亲,老爱尔的病情突然有恶化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所以我需要您的帮助,请你帮帮他,我们家族一定会对你感恩不尽的。”卡尔说。

  他满以为叶皓轩会答应,因为爱尔的家族在这个国度是十分出名的,叶皓轩不看僧面起码也得看佛面吧,至少他和皮尔的关系不错。

  他们华夏人,不是注重人脉吗?只要他治好了老爱尔的病,那他就是家族的恩人,他们一定会把叶皓轩当做座上宾捧起来的。

  刚刚卡尔觉得,世界医学协会的专家团队一向是最专业的,他们肯定会有比叶皓轩强的地方,可是叶皓轩断定,老爱尔的病情一定会恶化,比起刚才更加严重,事实上叶皓轩说的一点也不错,就在叶皓轩刚刚走出去以后,老爱尔的病情又加重了。

  这一次他很痛苦,就算是插着氧气,他也感觉到自己呼吸困难,而刚刚那群拍着胸脯保证的那些医生们,现在一个个都傻了眼了,他们根本不知道老爱尔的病情到底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所以卡尔在发了一通脾气以后,他巴巴的跑出来找叶皓轩来了,他觉得还是叶皓轩比较靠谱一点,而且叶皓轩刚才露出的那一手,更是让卡尔惊为天人。

  本来叶皓轩在这种地方闹事,政府是不允许的,但是卡尔动用自己的力量,把这件事情给压了下来,他只求叶皓轩现在帮他的父亲治病,老爱尔关系到家族的兴衰。

  “不好意思卡尔先生,我拒绝。”

  叶皓轩淡淡的一句话,就好像是晴天霹雳一般,直接让卡尔懵逼了,他真的一点也没有想到叶皓轩居然会拒绝的这么干脆利落。

  “叶,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卡尔愤怒的说:“我们家族在这里的势力,我想你比我更加清楚,你难道要与我们整个家族为敌吗?”

  “我没想过与你们整个家族为敌,我只不过是拒绝为他治病罢了。”叶皓轩冷笑了一声道:“不要把事情说的那么严重,否则的话我会认为你在威胁我,而我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是别人威胁,五十一区是我干翻的,村正左辅也是我干翻的,你觉得我会怕你们一个小小的家族?”

  “那……”卡尔这才发现他有些冲动了,的确,叶皓轩的事情他听说过一点,而他的家簇也是一个财团,所以一些普通人不知道的事情他也知道一些。

  他知道叶皓轩是个软硬不吃的主,他现在做事,只凭自己的喜好,如果真的惹急了叶皓轩,叶皓轩直接就说我就是想和你为敌,你又能怎么样?

  “叶,我们之间是能成为朋友的,不是吗?”卡尔连忙换上了一幅轻松的语气,他尽量的让自己的脾气缓和下来,因为他觉得对叶皓轩这种人,态度不能太强硬了,不然的话他是不会吃这一套的。

  “不能。”叶皓轩摇摇头道:“本来是能的,但现在不能,因为你不相信我,因为你让我在这些家伙们面前失了面子,我们华夏人把面子看的重要,你让我失了面子,我还能和你愉快的成为朋友?别逗了。”

  “毕竟,我和皮尔之间,关系还是很好的。”卡尔想说的是不看僧面看佛面,哪怕就算是看在皮尔的面子上,今天这个病,你也得给我治。

  “哦,如果不是看在皮尔的面子上,你刚才叫我的时候,我已经走了。”叶皓轩冷笑一声道:“皮尔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他为人实在,他把我介绍给你就能很好的说明了一切,所以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皮尔是真心的想帮你一把的,可惜,你以小人之心,你觉得皮尔把我叫过来,就是谋害你的父亲的,不是吗?所以你才会选择相信这些医术连我们那里赤脚医生都不如的西医,现在走到这一步,能怪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