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2542章 你来啊
  第2542章 你来啊

  “如果你感觉这样就能把我吓倒的话那你就错了。”叶皓轩笑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的倔脾气,你不让我向前,我偏偏要向前走,不信,我现在就向前走一步。”

  叶皓轩说着,向前踏出了一大步,他挑衅的盯着李长风道:“来啊,打我啊,你打断我的腿啊。”

  “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李长风怒极而笑,他盯着叶皓轩,思索着要从哪里下手才能让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受到最痛苦的打击。

  “住手。”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侧室的门一开,只见一名身材高桃的女人走出来,女人很漂亮,她的美目看了叶皓轩一眼,有些诧异的问:“是你?”

  “是你?”见到这个女人,叶皓轩也不自由主的愣了愣。

  还记得梁少博带叶皓轩一起去的那个会所里,叶皓轩遇到了一个看起来很能喝,但实际上一杯就倒的女人,陈倾月。

  “小姐。”李长风转过身,微微的对着陈倾月一躬身道:“您怎么出来了。”

  “让他进来吧。”陈倾月很快恢复了镇定,她瞥了一眼叶皓轩道:“我刚才在远处看着像你,可是不确定,走近了之后一看,果然是你,呵呵,我说过,我们两个可能会在见面,可我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

  “缘分嘛。”叶皓轩讪讪的笑了笑,他第一次见这个女人的时候,就感觉这个女人有些与众不同,而和她分开之后,叶皓轩也没有以会这么快和她在见。

  “小姐,这小子的来历,有些不一般,我建议好好的查查他到底是谁。”李长风斜着眼睛看了叶皓轩一眼,然后道。

  “没事,我认识他,让他进来吧,他没有恶意。”陈倾月挥挥手。

  “是。”李长风微一犹豫,然后退了一步,叶皓轩盯着李长风看了一眼,然后跟着陈倾月一起离开。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路上,陈倾月有些好奇的向叶皓轩问道。

  “我是陪着我老板一起来的。”叶皓轩苦笑了一声道:“我老板也是为了陈老的这么一个项目来,可是这个项目的竞争太大了,她来的比较晚,所以连见陈老一面的机会都没有,这不,我为她创造机会来了。”

  “你老板是谁?”陈倾月道:“哪个集团的?”

  “梁氏。”叶皓轩答道。

  “梁佩珊?我知道她。”陈倾月微微的一笑道:“虽然我来沪城的时间不算太长,但是梁佩珊这个名字,可以说是如雷贯耳啊,呵呵,她很出名。”

  “可惜在陈老的跟前,她就是一个小丫头片子。”叶皓轩道。

  “哪有你这么说你老板的?”陈倾月抿嘴一笑道:“毕竟放眼华夏,这么年轻,又能做出这么一番事业的人,屈指可数。”

  “我佩服的女人不多,第一个就是邵氏的邵清盈,这个女人真的是望尘莫及,第二个就是梁佩珊啊,呵呵,我觉得这两个女人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的。”陈倾月微微一笑道。

  “你不是本地人吗?”叶皓轩意识到陈倾月应该不是本地人。

  “不是,我前不久才来的沪城,老爷子新合作的这个项目,要落户到沪城,所以我便提前过来几天打探打探。”陈倾月道:“来沪城的时间不算太长。”

  “难怪。”叶皓轩笑了笑道:“老爷子这一次拿的项目,可是一大块肥肉啊,多少公司挤破头过来想分一杯羹。”

  “是一块肥肉,但这并不是谁都能吃的。”陈倾月看了叶皓轩一眼道:“而且这一次的项目,事关未来科技的发展,所以不能有一点闪失,如果没有实力的人,连我这一关都过不了,更别说老爷子了。”

  “看来老爷子是一个严谨的人啊。”叶皓轩微微一笑道:“建国初期的时候,也多亏了他在,有他在,能拉近我们和其他西方国家几十年的距离。”

  “老爷子没有读过书,他所做出来的一切,都是用他过人的智慧一点一点拼出来的,毫不客气的说,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在出名的机械师,也不及他三分之一的成就。”陈倾月微微一笑道。

  “他是你爷爷?”叶皓轩回过头看着陈倾月道。

  “算是。”陈倾月一点头道:“但是我和他没有一点血缘关系,我是养女,我养父养母不能生育,所以就抱养了我,可惜他们二老命薄,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去了,也正是因为这样,陈家的人视我为眼中钉,他们说我命硬。”

  “不是你的命硬,而是他们的命薄。”叶皓轩微微的摇摇头道:“而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命,你的养父养母命该如此,这是怪不得别人的。”

  “呵呵话虽这么说,但是陈家的人,却视我为不祥人啊。”陈倾月微微的一笑,她毫不在意的说:“真的也好,假的也好,我都觉得无所谓,我过我的,我做我的事情,不管是什么事情,都凭着我的本心,这便足够了。”

  “对,只凭本心做事,这便足够了。”叶皓轩微微的一点头,他又笑道:“话说老爷子的身体到底是怎么了?”

  “可能是劳累过度了。”陈倾月想了想道:“也可能是水土 不服,因为老爷子一向都在深城那里生活,一旦离开了那,他就会有水土 不服的迹像,除了之外,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大病。”

  “没有什么大病,才是最麻烦的。”叶皓轩皱了皱眉头道:“一个人,生老病死是常态,如果一个人的身体偶尔得得病,有些什么感冒发热的话,这是正常的。”

  “反而,一个人长年累月不得病,他一旦病倒的话,那才是最严重最致命的。”

  “啊,真的吗?那你得赶紧去看看。”陈倾月吃了一惊,虽然和叶皓轩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对叶皓轩的话有着盲目的信任。

  她觉得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并不是在胡说八道,他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老爷子手里的这个项目,是关系到国家未来科技的周边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