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2544章 总结
  第2544章 总结

  “而且老爷子稍微有一点水土 不服,在加上这个地方是避暑山庄,所处的地域位置有些潮湿,陈老呼吸到这里潮湿的空气,所以导致的气胸。”叶皓轩道。

  “那该怎么办?”陈倾月听不太懂叶皓轩所说的话,她只想知道结果。

  “陈小姐,老爷子的情况我们检查过,他现在身上起的皮疹,以及他的肺部情况,我们有理由相信他现在是严重感染了某种疾病。”之前为陈老会诊的那名专家,上前一步,说出了他的总结。

  “你们刚刚不是没有下结论吗?现在结论这么快就出来了?”陈倾月冷冷的瞥了这些所谓的专家们一眼,这些家伙们,有特殊病人的时候总会一窝疯的上来,把这特殊的病人治好了,就是他们的功劳。

  可正是因为这些病人的身份特殊,所以他们小心又小心,反而导致自己正常的水平发挥不出来了,这就靠成了这么一种尴尬的情况。

  治病的时候不敢放手去治,反而会让病人的病情耽搁的更久,更严重。

  “我们,我们刚刚确诊了陈老的病,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病,形成的条件也十分的特殊,不巧的是,陈老刚好满足了病的条件,所以我们排除了水土不服这个情况。”专家上前道。

  “可陈老的情况,就是水土不服,外加此处的地域位置不好,所以他老人家才会这样。”叶皓轩有些怪异的看了这专家一眼。

  “你是什么人?”三番五次的被人打断了自己的诊断,这位专家的脸色不好看,在陈倾月的跟前,他可能不敢发脾气,但是这小子算什么玩意,他也敢和自己对着唱反调?

  “我?我是一名小保镖罢了。”叶皓轩耸耸肩膀道:“不过我略懂一点医术,这不我就过来给陈老爷子看看,怎么,你有意见吗?”

  “你是保镖,那就安安分分的去做你的保镖好了,治病救人这种事情是我们医生的事情,所以你就不要在一边插手帮腔了。”一位医生毫不客气的说。

  “况且,病人是不是水土不服,我比你清楚,毕竟我这几十年的行医经验,也不是吃白饭混来的。”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说句顶撞的话了。”叶皓轩淡淡的说:“经验之谈,完全是无稽之谈,我们医生看病,经验固然重要,但我们不是全凭着经验去判断一件事情有,因为经验有些时候是会出错的。”

  “呵呵,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那专家怒极而笑,他出道行医这么长时间了,还从来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这样说他,叶皓轩是第一个。

  “不知道。”叶皓轩双手一摊道:“我只知道就事论事,有些时候经验害死人,这倒是真的。”

  “你…”那名专家站起来要和叶皓轩大撕一场,但是陈倾月忍无可忍的敲了敲桌子道:“够了。”

  室内安静了下来,尽管那名专家的心情极其不爽,但他现在也不得不忍了下来,谁让人家陈家有身份有地位呢,这口气,他忍了。

  “说说你们的方法,哪个简单快捷,我就用哪个的。”陈倾月道。

  “陈小姐,陈老的病情还是从长计议吧,我建议禁食八个小时,然后在逐次查明病因,不然的话陈老的身体会撑不下去的。”那名专家抢着回答道。

  “禁食八小时?”叶皓轩简直无语了:“现在老人家的情况,我想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吧,禁食八个小时,会出人命的。”

  “到底你是专家,还是我是专家?”专家向叶皓轩怒目而视,他觉得叶皓轩就是故意跟自己做对的。

  “当然你是专家。”叶皓轩瞥了这家伙一眼道:“不过,你到大街上随便拉出来一个人,你可以问问他专家的话能信不,我想大多数的人都是不能信。”

  “你……”专家大怒,他决定回头查查叶皓轩的身份,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叶无常,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如果有的话,就快点说出来吧。”陈倾月转过身看着叶皓轩道。

  “有,一杯水就够了。”叶皓轩笑了笑道。

  “一杯水?”不仅是那些医生感觉到荒唐,就连陈倾月也觉得,叶皓轩是不是疯了?

  “对,一杯水。”叶皓轩肯定的点点头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别卖关子了,你给我实话实说出来。”陈倾月皱着眉头道。

  “陈老的病情,我还认为是水土不服,而且你也说了,他不能离开家乡,一旦离开家乡,就算不是很远的地方,他也会水土不服。”

  “但陈老经常到处跑,所以他老人家一定有自己的秘方的。”叶皓轩微微一笑道:“一句话,他自己能救自己。”

  “我看你就是一个疯子,神经病。”专家笑了,他鄙夷的看着叶皓轩道:“现在谁看不出来,陈老一条命几乎就剩下半条命了?他现在还能自救?”

  “怎么说?”陈倾月对叶皓轩有种莫名的信任,她看着叶皓轩急急的问道。

  “治疗水土不服,是有一种土方的,你去找人看看陈老的随身行礼里面,有没有一包来自家乡的土,如果有的话,取出来一点土,倒上一杯水,把土放到水里,然后给他喝下去,症状就会消失了。”叶皓轩道。

  “去,翻翻老爷子的包里,看看有没有一包土。”陈倾月神色一紧,她向一名保镖吩咐道。

  “荒唐,真的是太荒唐了,陈小姐,你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个疯子?”那专家笑了,“我从医这么多年,就算陈老是水土不服,但我觉得一杯水也治不好他的病的。”

  “我说的是土方。”叶皓轩认真的说。

  “土方?土方就是骗骗你这种无知的乡下人吧,陈老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会相信这种土包,你个傻逼。”那专家终于忍不住骂出声来了,真的,他忍叶皓轩忍了很久了。

  可是等保镖们跑回来以后,这家伙彻底的傻眼了,只见保镖的手里果然拿着一个红包的小包,打开小包,只见里面有一包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