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2549章 干什么?
  第2549章 干什么?

  叶皓轩拉了陈倾月一把,她这才站直了身子,她冷冷瞥了陈洋一眼:“你来这里干什么?”

  “观景,看日落,你管得着吗?”陈洋得意洋洋的说:“可惜了,我刚才没有拍照,如果拍下来就好了,呵呵,我们的月姐,我一直认为你是百合呢,不近男人,哈哈,可是你告诉我,你今天怎么想开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陈倾月面无表情,她对陈洋的纨绔似乎是习惯了,对方每次出现,都是想办法激怒自己。

  “哟,不是我想的那样?”陈洋笑了,他松开了怀里的女人,走上前歪着脑袋看着陈倾月道:“那是怎么样呢?啧啧,看着不像啊,我怎么感觉,你是在故意勾引这个男人呢。”

  “呵呵,小子,你不错啊,你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谁吧,可是有无数的男人起梦想能爬上她的床的,可惜大多数人都没有这个机会,你得珍惜这个机会啊,我要是你,我就在床上好好的伺候她,让她以后都离不开你……”

  “陈洋,你说话最好注意一点。”陈倾月的神色越来越冷,她和陈洋没有血缘关系,这家伙也和她不对付,所以他说起话来,根本不会注意任何场合的。

  “我说话怎么不注意了?我一直都是在一本正经的跟你说话呢。”陈洋冷笑了一声:“我的姐,我可是听说老爷子身体不太舒服,你不在老爷子身边伺候着,跑到这里和一个男人约会,你让我怎么说你呢。”

  “你现在终于知道老爷子的身体不好了?”陈倾月冷冷的瞥了陈洋一眼道:“我以为,你不管到哪里,都只会花天酒地呢,呵呵,难得啊,你还能关心老爷子一次。”

  “他是我爷爷,我当然会关心,不像是有些人,虽然也姓陈,但跟陈家却是半毛钱关系也没有,谁知道,那女人安的什么心呢。”陈洋冷笑道。

  “陈洋,你。”陈倾月大怒,陈洋这样诬蔑她,她自然是不能忍的,就在她正要发火的时候,一边的叶皓轩拦了一把她。

  “别生气,女人生气的话,容易老。”叶皓轩笑呵呵的对陈倾月说,他拍了拍陈倾月的肩膀,然后走上了前。

  “小子,你是她路老婆检回来的小白脸吧,我告诉你,现在不关你的事情,你只要把她给伺候爽了,然后一边拿钱走人就行了,其他的没有你什么事情。”陈洋盯着林煜冷冷的说。

  “谁告诉你,我是她路边找来的小白脸?”林煜有些无语的看着这家伙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呢?你看我,看清楚,我这么帅气,这么成熟的一个男人,居然会堕落到去做鸭?我告诉你就算是你去做,我也不会做的。”

  “呵呵,傻逼。”陈洋冷笑了一声,他盯着林煜道:“那么照你的意思是说,今天的这个闲事,你要管定了?”

  “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要管闲事,不过我向来看不惯你这种人。”叶皓轩微微一笑道:“你知道吗?你这个人很哆嗦,你就跟个女人似的啰嗦。”

  “看来今天这里的事情,你是管定了啊。”陈洋冷冷的说:“女人就是好啊,不管走到哪里,向哪个野男人勾勾手,那个野男人就会傻逼似的跑上前来做护花使者。”

  “呵呵,不过我警告你,这个女人的护花使者,不是那么好做的。”陈洋盯着叶皓轩道:“告诉你,我叫陈洋…”

  “我知道你叫陈洋。”叶皓轩认真的一点头道。

  “你认识我?还是听说过我?”陈洋倒是有些意外,他觉得自己似乎是没有那么出名啊,至少在沪城,他是初来乍道来的人,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没有听说过。

  “想多了。”叶皓轩咧嘴笑了:“你又不是明星,你又不是什么大人物,我凭什么听说过你,你刚才不晃自报家门了吗?”

  “没见过这样的傻逼。”叶皓轩看了陈倾月一眼道:“你确定,这个家伙不是智障吗?”

  “我不克定他是不是智障,不过看他的表现,跟智障似乎是差不了多少的。”陈倾月抿嘴一笑道。

  “陈倾月,这男人是谁。”陈洋不干了,他好歹也是大门大户的大少啊,他可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亏,不过在揍叶皓轩之前,他得弄清楚叶皓轩是谁,毕竟对方现在和陈倾月搅在一起。

  “我说我是你大爷,你会生气吗?”叶皓轩回过头,他笑呵呵的对这家伙说。

  “你大爷。”陈洋盯着叶皓轩,他觉得这家伙无时不刻的都在挑战着自己的底限,他对着林煜比出一个中指,转身就要叫人。

  可是叶皓轩却不给他叫人的机会,这家伙刚刚转过去身,叶皓轩就对着他的屁股猛的踹上了一脚,这家伙扑通一声,像是狗吃屎一般的向前猛的扑去,他整个人就这样趴在地上,半天没有反应。

  他带来的那个妖艳女人吓了一跳,她不自由主的掩住嘴,这可是她的金主,她在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扶她的金主一把。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不会多事的上前去扶一把的。”叶皓轩指了指地下的陈洋,他笑呵呵的说:“毕竟,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不是吗?”

  “对,对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关系,我走,我不多事。”这个女人就是风月场所的女人,她可没有什么同情心,一听到叶皓轩半带威胁的语气,她马上举手示意自己无害,然后她转过身,一溜烟似的跑开了。

  “你,你麻痹的,你到底是谁,孙子,你敢不敢报上你的名字?”陈洋这一下被摔的不轻,他趴在地上半天也没有回过神来。

  终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了点,他艰难的爬了起来,吐出了嘴里的一口泥,恶狠狠的对叶皓轩说。

  “这是你弟弟?”叶皓轩看了陈倾月一眼道。

  “按辈分的话是,不过我是养女,我跟他可没有一点的血缘关系。”陈倾月道。

  “没有血缘关系最好。”叶皓轩咧嘴笑了:“如果有的话,以这家伙的智商,会把好的智商也拉低的,这货刚才出言不逊,我想教训他一下,你没意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