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2550章 我警告你
  第2550章 我警告你

  “没意见,而且这也是我很乐意看到的。”陈倾月微微一笑,她看向陈洋的目光,已经开始有些不善了起来。

  “陈倾月,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你不过是一个养女,你在我们陈家就是一条狗,不,连一条狗也不如,我警告你不要……”这货的狠话还没有说完,叶皓轩就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

  “啊,你放开啊,孙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我……”陈洋的尖叫声嘎然而止,却是叶皓轩及时的一掌挥出,一巴掌拍在这家伙的嘴上,让他及时的闭上了嘴。

  接下来,就是一番惨无人道的折磨,叶皓轩把这货放倒在地上,然后一只脚踩着他的背,让他没有办法站起来,一只手抓着这货油光滑亮的头发。

  “今天呢,我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我只是想教教你如何做人。”叶皓轩笑呵呵的说:“这是你姐,不管她跟你有没有血缘关系,不管她是不是养女,她都是你姐,所以,你得学着如何尊重她。”

  “喂喂,我在说话,你一个劲的发抖干什么?你冷吗?拜托,现在是夏天啊。”叶皓轩说着一扯这货的头发,把他从地上扯了起来。

  只见这家伙在瑟瑟发抖着,他狠狠的盯着叶皓轩,嘴里迸发出两个字:“傻逼。”

  “那就是说,没的商量的余地了,真可惜。”叶皓轩摇摇头,他抓着这家伙的头发,猛的向下按去。

  虽然不是水泥地,但这家伙的脑袋自然也没有办法跟山体上的青石比,叶皓轩抓着这货的脑袋,重重的向下按去,一下,两下。

  刚开始的时候,陈洋还能骂出声,他还敢对叶皓轩放出几句狠话,但是他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小,到最后,他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

  叶皓轩一把将他翻了过来,陈洋趴在地上就像是死狗一样。

  “你知道她是谁不?”叶皓轩指了指陈倾月,他咧嘴一笑。

  “知…知道。”叶皓轩的笑虽然不是很难看,但是在这家伙看来,叶皓轩的笑无疑就是恶魔,他的嘴唇不停的抖动着,叶皓轩胖揍他一顿之后,他终于安分了。

  “她是谁?”叶皓轩对这货的回答很满意,他一点头道。

  “我…我姐。”陈洋快哭了,真的,他从来没有见过像是叶皓轩这样能折磨人的,这家伙在他的眼里,简直就是魔鬼。

  “你最好让你姐原谅你,不然我今天不会放过你。”叶皓轩笑了:“我这个人有些时候太固执了,我看不惯那些目无尊长的人。”

  “姐,我求你,原谅我这一次吧。”陈洋想都没想,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哀求了起来。

  陈洋这一次算是艨逼了,他是真的遇到克性了,想当初他在深城的时候,也是呼风唤雨一般的人物,他不管是走到哪里,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是他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亏真的。

  一边的陈倾月也有些发愣,因为她清楚自己这个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弟弟,她清楚这家伙到底有纨绔,如果不是她亲眼所见,她也不坐相信, 这个向来自负自大的家伙,被人按倒在地上打的像是死狗一样。

  “道歉就要真诚点,要发自内心的道歉才算是真正的道歉,而不是像你这样被人逼着。”叶皓轩冷笑了一声,他这才松开了这家伙的头发,把他给丢到了一边去。

  “道歉……”叶皓轩向陈倾月指了指:“认真点,她是你姐,明白了没有。”

  “明白,我明白了。”陈洋这一次真的是老实了,他清楚如果自己不按照叶皓轩的话去做,自己肯定会被揍的更死。

  即使是叶皓轩松开了他,他也不敢有所造次,他老老实实的跪倒在地上,哭丧着脸道“姐对不起,是我错了,我对不起你。”

  “表情,表情真诚点,要笑着点,对对,就是这样。”叶皓轩如果去教学他绝逼是一个十分严格的老师。

  这家伙脸上的表情有些不情愿都被叶皓轩看到了眼里,随着叶皓轩的吆喝,陈洋只得勉强挤出了一点笑意,仅仅只是一点,但至少大家能看得出来他是在笑。

  “怎么样,你对你这个弟弟的道歉还算满意吧。”叶皓轩这才满意点点头,他转过身来对陈倾月笑道

  “姐,姐是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你饶过我这一次吧。”陈洋不住的求饶,他倒不是怕陈倾月,他是怕叶皓轩,他生怕陈倾月流露出一点不爽的表情来,那样的话这家伙肯定还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行了,滚吧。”陈倾月向山下一指道:“老爷子现在正在谈事情,你在外面等着,等他老人家把事情给谈完了之后在去向才爷子问安,清楚了吧。”

  “清楚了,我都清楚了。”陈洋不住的点,不管怎么说,陈倾月只要肯放过他了,那就没事了。

  他本来要离开,但是他畏畏缩缩的看了叶皓轩的表情一眼,连忙又回到了愿地,这个煞星还没有点头呢,他怎么敢轻易的离开。

  “好了,滚吧。”叶皓轩挥挥手,他简直要笑了——这家伙真的是吃软怕硬的害伙,别看他对上陈倾月的时候一幅不可一世的样子,但如果你真的把他给打怕了,他在你的跟前就像是孙子一样的乖。

  “谢谢大哥,谢谢。”陈洋点头哈腰的离开。

  “记住了,我叫叶无常,以后报复的话可以直接来找我。”叶皓轩指了指自己。

  “不敢,不敢。陈洋连连点头,他像是孙子一样的离开了。

  “你整人,挺有一套的嘛。”陈倾月看着陈洋落荒而逃一般的背影,她不由得笑出声来。

  “这家伙是个刺头吧。”叶皓轩笑了笑道。

  “不错,是一个刺头,在深城的圈子里是出了中的纨绔,不过因为陈家的缘故,所以这家伙从来没有吃过亏,今天算是一次。”

  “对于不听话的人,你只要记住一点就够了。”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哪一点?”陈倾月有些好奇的看着叶皓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