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2686章 特使在现
  第2686章 特使在现

  只是驶着驶着,有点不对劲,叶皓轩明明是按照回家的路开的,回家的路是一条大路,只不过平时的车有点少,但是现在路走着走着不见了,而且周围连路灯也没有了,前面黑漆漆的一片,汽车的车灯似乎也照不了多远的距离。

  叶皓轩当机立断,马上把车停了下来。

  “你这是开到哪儿了?这不是回家的路啊。”梁佩珊有些惊异的看着叶皓轩。

  “我当然知道这不是回家的路了。”叶皓轩苦笑一声道:“我们现在的情况,可能是遇见鬼打墙了。”

  “鬼……鬼打墙?”梁佩珊吃了一惊,她的手不自由主的抖了起来,虽然不怎么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但叶皓轩说的一本正经的,而且眼前确确实实的有问题。

  “怕了?”叶皓轩笑道:“鬼打墙并不是说一定有鬼,这是科学能解释的,不用怕,我们先在这里等一下,一会儿这个假像自然就解了。”

  “怎么会这样?难不成所谓的鬼打墙是幻觉,可就算是幻觉,也不至于让我们两个都有幻觉吧。”梁佩珊有些惊异的问。

  “这的确是一种幻觉。”叶皓轩道:“之所以会遇到这种情况,那完全是因为天时、地利所造成的。”

  “你详细的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天时地利造成这种情况呢?”梁佩珊有些不解的问道。

  “所谓的鬼打墙,容易出现在一些荒野地方,你住的别墅比较偏,我们走的这条路也比较偏,荒野里,有些地方的乱葬岗会弥漫出一种阴气。”

  “这种阴气,并不是迷信之说,而是存在于天地之间的一种秽气,其实天地大道之中,存在很多人类所不知道的东西。”

  “阴气汇聚,便会影响到人的心智,所以就会形成一种幻觉,刚才我没有注意,一不留神就钻到这里面来了,哈哈,下次注意。”

  “你还能笑的出来?”梁佩珊白了叶皓轩一眼道:“我都快吓死了。”

  “别怕,等五分钟在说。”叶皓轩说着点起了一根烟,把窗户给离了一条缝,然后在车里面抽起烟了起来。

  “你现在还能抽得下去烟?”梁佩珊不由得瞪了叶皓轩一眼道:“你平时不是不怎么抽烟的吗?怎么,你也紧张了?”

  “我这可不是紧张。”叶皓轩笑了:“阴气怕明火,一般来说,抽根烟就会驱散的,而且男人就算是平时不抽烟,偶尔抽一支也是正常的吧,这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啊。”

  “不管怎么说,你都有理。”梁佩珊瞪了叶皓轩一眼,然后便不说话了,她坐在驾驶室的后面闭上眼睛等了起来。

  说真的,她的心里有些小害怕,所以她只有闭上眼睛,让自己镇定下来,不过好在叶皓轩这幅样子给了她不少的安慰,至少身边有个男人在。

  五分钟过去了,叶皓轩的一根烟也抽完了,但是眼前的迷雾非但没有散,反而更加浓了,看着眼前一团一团的黑气渐渐的变得粘稠了起来,叶皓轩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已经五分钟了,我怎么感觉前面的路,更黑了呢?”梁佩珊又有些小紧张了起来。

  “遇上高人了啊。”叶皓轩总算是明白了过来,他就是说,他现在身具浩然真气,虽然金丹暂时休眠,但是也不至于会被一个小小的鬼打墙给迷的团团转吧,他就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问题,现在一在这里停留,问题果然出来了。

  “高人?你到底什么意思?”梁佩珊越来越有些摸不清楚头脑了,她有些吃惊的看着叶皓轩。

  “有高人布下的阵啊,和鬼打墙一个样,呵呵,这家伙,就是故意引我们入局啊。”叶皓轩笑了:“我倒想看看,对方到底想干什么了。”

  “你,你快点想办法,我们先离开这里在说。”梁佩珊有些急了。

  “不要急,遇到这种事情,你越是镇定,对方就越拿你没办法。”叶皓轩笑道:“这就跟你越是怕鬼,鬼就越是能找到你身上来是一个道理。”

  “所谓心中有正气,无惧一切,放一百个心吧,这点小事我都搞不定,回到公司以后你可以炒了我。”叶皓轩笑道,他毫的毫不在意,事实上,这点小把戏,他还真的没有放在心上。

  “那好,你快点把这件事情给解决,回到公司以后,我给你升职加薪,如果搞不定,你自己离开公司算了,我没你这号员工。”梁佩珊气呼呼的说。

  她也是醉了,现在她怕的要死,可叶皓轩还是一幅毫不在意的样子,她到底还有没有一点老板的威严啊。

  “行行,别急,不是什么大事。”叶皓轩苦笑了一声,女人真是蛮不讲理,她招聘自己的时候,好像没有说过做为她的保镖,自己一定得会驱鬼吧。

  她真的把他给当成了无所不能的神了?不过话虽然这么说,叶皓轩还是打开了车门,他走了下去。

  入眼,四周一片黑暗,看不到远际,而且跟前的迷雾越来越浓,迷雾浓密的程度已经像是一锅浆一般,而且远处有还有黑色的迷雾,不断的向灾个方向涌来。

  叶皓轩把手中的烟头给掐灭,然后盯着正前方道:“哪里来的高人,我们之间,不过节吧,我与奇门江湖,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的。”

  黑暗,有一个和叶皓轩面对面的人身子微微的一颤,他暗付这小子难不成已经发现自己了?这有些不可能啊,这才刚刚入局啊。

  叶皓轩当然知道,敌人与自己近在咫尺,只是他也不点破,对方好不容易下大功夫布了一个局,这么轻易的给人家破了,那让人家情何以堪?

  说出了客套的话之后,对面没有人回答,叶皓轩又点了一根烟,他有些怒了,心想对面的家伙,简直就是给脸不要脸。

  本来自己平时不抽烟的,但是现在平白无故的抽了几根,难不成对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在给他留着脸吗?要不然,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破迷幻阵,他举手抬足之间就能给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