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2748章 感想
  第2748章 感想

  “你…”李茜皱了皱眉头,刚刚忘记了那幅情景的她又感觉到胃里一阵翻腾,然后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又跑到一边干呕了起来。

  这一次她的胃里实在是没有什么东西可吐了,她怀疑自己的胆汁几乎都要被吐出来了。

  叶皓轩在她的后背微微的一按,然后渡过去一丝真气,李茜这才感觉好了点,她觉得叶皓轩的手很温暖,一股真气是顺着她的后背涌入了她的身体里,这种感觉很好。

  “谢谢。”李茜拿起了水,漱了一下口,然后把瓶子里面的水倒在了自己的手上,洗清一下残留的呕吐物。

  “你是不知道,在这种地方的水到底有多贵。”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这个地方的水可以说贵比黄金的,你刚才浪费的这一瓶水,你知道价值多少吗?”

  “这……不就是一瓶水吗?至于吗?”李茜一愣,她没有来过这里,她是不知道这里极度缺水。

  “这里是很缺水的而且我们还不知道在这里能呆多久,这里的物资,绝对撑不到我们离开这里的。”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你既然选择这种生活,你既然选择了要证明自己,那你就要试着适应这里的一切。”

  “我,我知道了,对不起。”李茜脸一红,她有些惭愧,自己来这里,真的做好了吃苦的准备吗?没有,并没有做好准备。

  她来这里,完全是为了要证明自己的,她要向身边的人证明自己来过战地,证明自己有多勇敢,她真的没有做好吃苦的准备。

  但是眼前残酷的现实给她上了很好的一课,这让她明白了这个世界到底有多艰苦。

  “这只是开始。”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这个地方的局势有多复杂,远远的比你从新闻上了解的要复杂的多。”

  “我们今天遇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从今天开始,以后你会遇到更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叶皓轩道。

  “我,我能回去吗?”李茜的眼圈一红,她想器,真的,今天的这一幕几乎吓破了她的胆,但是今天这只是一个开始。

  如果真如叶皓轩所说,以后将会有更多的残忍在等着她,那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之前来这里时候信誓旦旦的要吃苦的话早已经被现实给抹杀掉了,现在她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回国去,在舒适的办公室里面安安分分的上班。”

  在上班的时候,她觉得工作没有激情,但是现在她却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上班更轻松惬意的事情了。

  “当然可以。”叶皓轩点头道:“部队会在明天中午之前回去,你可以跟着他们当地的队伍回到城里去,然后在搭乘飞机回去,你早点能想通这一点,今天也就兴地这么难受了。”

  叶皓轩说完转身就离开,他得看看这里有没有幸存者。

  李茜咬着嘴唇,她在做着一番激动的心理斗争,然后她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抬起头,她叫了一声:“叶皓轩。”

  “怎么?”叶皓轩回过头问道。

  “我…我突然觉得,我现在不能回去。”李茜咬着嘴唇道:“我是一个金千小姐,每天过的生活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凭着我家的背景,我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过着很好的生活,衣食无忧,但是我觉得,这些并不是我想要的人生。”李茜道。

  “那你告诉我,你想要的 人生是什么样的人生?”叶皓轩问道。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安份的人,我追求的是生活上的刺激,但是现在看来,我以前的想法,完全是作,可是我真的不想在那样下去了,所以我的人生需要一点激情,需要一点追求。”

  “所以我决定了,我要跟着你们一起继续向前走,我现在需要的是磨练。”李茜道:“所以,我决定了,我不走了,我要跟着你们一起。”

  “你确定吗?”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你也看到了,今天的这一幕到底有多惨烈,而且你今天所看到的,绝对只是这里的冰山一角,如果你在继续下去,你会看到更多残忍的事情。”

  “我知道,你所说的我都清楚。”李茜点头,她咬着嘴唇道:“可是我真的不能像以前那样生活了,我得磨练一下自己。”

  “磨练自己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是你真的没有必要拿着自己的生命去磨练。”叶皓轩淡淡的说。

  “我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李茜认真的说:“叶皓轩,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既然你想要这个机会,那我也不能说不给你呀。”叶皓轩笑了笑道:“想磨练并不是嘴上说说就行了,现在跟着我一起去,看看有没有幸存者,这就是维和部队来这里真实的目的。”

  “好,我跟你一起去。”李茜咬咬牙道。

  两人重新回到了这个村庄,这个村庄里面没有人幸存,一溜的尸体在地上一字摆开,只有数个重伤病号,在奄奄一息的等着咽气。

  医疗小队正在抢救,但是对于这种情况的重伤,在场的人都显得束手无策,更重要的是镶在对方胸口的子弹根本没有办法取出来。

  “什么情况?”叶皓轩走上前。

  “腹、胸部中弹,腹部弹道刺破小肠,这个问题不大,主要是胸口的子弹镶在距离心脏偏0.5分左右的地方,现在血流不止,必须马上把子弹取出来,如果取不出来的话他可能会死。”刘晴站起来道。

  “那就取。”叶皓轩道。

  “难度太大,这个地方距离心脏实在是太近了,而且现在我们的手术条件不完善,要是强行取出来的话,恐怕会危及病人的生命。”刘晴道。

  “我来。”叶皓轩走上前,他伸手在这个伤者的胸口探了一下,这是一个黑人,现在他混身上下都是血,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出气多,进气少。

  一探之后,叶皓轩马上便明白了这个黑人的情况,他迅速的取针,在黑人的胸口处刺下,然后伸手道:“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