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2785章 我想让你死
  第2785章 我想让你死

  “呵呵,那就试试,试试我们两个人谁快。”黑人笑了,他的右手紧紧的扣在板机上,这家伙的脸上露出一丝狂热的表情来,如果叶皓轩在刺激他一下,他会真的开枪的。

  “好吧,我承认我快不过你。”叶皓轩摊开双手道:“那么,你想让我死是吗?”

  “对,我想让你死。”黑人笑了,他抛过去一把枪道:“如果你拿起这把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开一枪,如果你做得到,那我就放这个女人走。”

  “真的吗?你要说话算话啊。”叶皓轩道。

  “我说话当然算话,但是你能做得到吗?”黑人笑了,他不过是跟叶皓轩开个玩笑,他可没有真的认为叶皓轩会拿起枪对着自己的脑袋来一枪。

  “我当然能做得到。”叶皓轩真的捡起了地上的那把手枪,他看了看,里面只有一颗子弹,他笑道:“你这是专门为我准备的,但是我的脑袋比较硬,你确定这一颗子弹够吗?”

  “当然确定,只要你按照我的说法去做。”黑人笑呵呵的说:“如果你有种开枪,我马上把这个女人给放了,我说到做到。”

  “好,那我们就赌一次吧。”叶皓轩笑了,他拿起了手枪,对着自己的脑袋。

  “叶皓轩,你干什么?你要来真的吗?”李茜不敢相信的看着叶皓轩,她本来以为叶皓轩才不会那么傻的真的拿起枪对准自己的脑袋,可是现在叶皓轩居然要玩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以为我是开玩笑的吗?”叶皓轩有些生气的说:“我这个人别的长处没有,但我自认为我自己是说话算话的,我说和这黑鬼赌,我就和他赌。”

  “你别玩了行吗?我求求你赶紧走吧,你回去找人来解救我,真的,别玩了。”李茜真的快哭了,她不知道叶皓轩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但是她看到叶皓轩拿着枪对着自己的脑袋,她就感觉到心里一阵发寒,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

  “我玩了吗?我是很认真的。”叶皓轩认真的说:“平时我不跟人赌的,但小赌怡情嘛,我偶尔玩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的,不是吗?”

  “叶皓轩,我不值得你这样,真的。”李茜哭出声来了,她这是被吓哭的,这几天来硬生生被她压在心头的委屈,在这一瞬间全部涌了上来。

  她从来没有离家这么远过,也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多的苦,更没有像是现在这样成天担惊受怕的,但是在这里的这几天,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都在这里经历过了。

  她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从天堂掉落到了地狱,如果不是因为她的信心撑着自己,她恐怕早已经崩溃了。

  “听着李茜。”叶皓轩认真的说:“你知道你做错在哪里了吗?”

  “我做错了吗?我不知道。”李茜摇摇头,她流着泪道。

  “你应该清楚,我们来这里的这个队伍,都是一个团队,不管在任何时候,一个都不能少,你不顾自己的安全来战地里拍第一手资料,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我们发现你不见了,肯定会回来救你的。”

  “你还是不懂,在这种地方生存,靠的不是任性,而是服从,今天我就用生命给你上一课,让你知道,不服从命令之后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轰……叶皓轩说完这句话,他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他的身形倒在地上,然后鲜血从他的太阳穴处缓缓的淌了出来。

  “死了,这家伙居然真的死了?”黑人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部下们,他的部下们也是一脸的懵逼,他们从来不知道叶皓轩居然真的会自杀。

  刚才叶皓轩冲进来的时候到底有多凶猛,所有人都是看到眼里的,可是这么生猛的一个人,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真的拿起了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这有点不可思议。

  黑人还在想,这货真的和华夏国内传来的消息一样啊,他是一个多情的种子,一个毫不相干的女人,都值得他这样付出。

  李茜嘶声尖叫了起来,她捂着嘴,整个人几乎都要崩溃了,是的,她和叶皓轩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和叶皓轩接触的却是最多的。

  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她认为叶皓轩的死是跟自己有直接的关系的,所以她嘶声尖叫着,整个人濒临崩溃的边缘。

  “真可惜,达家伙居然就这么死了,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呢。”黑人自言自语的说,他拿起了手枪,对准了李茜的后脑,但是现在李茜整个人都是在崩溃之中,她根本不去理会现在自己被人拿枪指着,她只是一个劲的尖叫,痛哭。

  “你说话,有些不算话啊。”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已经躺在血泊里的叶皓轩又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晃了晃有些发懵的脑袋,然后直视着黑人,淡淡的说:“这位朋友,你说话不算话啊。”

  叶皓轩在站起来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震惊了,他们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手枪,如临大敌一般的看着叶皓轩,他们实在是想不通,叶皓轩不是已经挂了吗?他为什么又从地上爬起来了?

  “法克。”黑人怒骂了一声,他连忙又把手里的枪对准了李茜,他怒吼道:“有人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这是什么原因,这到底是什么鬼?”

  “叶皓轩,你……”李茜止住了尖叫,她震惊的看关叶皓轩,一时间整个人的魂都像是丢了一般。

  “我什么我?我可没有想到,你刚才的尖叫声居然那么大。”叶皓轩晃了晃有些发晕的脑袋道:“你把我耳朵都震的有些生疼,我回头得检查一下,要是万一我的耳朵出了什么问题,我以后可是要找你的麻烦的。”

  “好吧,你居然没事。”黑人吃惊的看着叶皓轩道:“你的脑袋是什么做的?”

  “我的脑袋是什么做的并不重要。”叶皓轩笑了笑道:“重要的是你,哥们,你刚才食言了,你说过,只要我自己对着自己的脑袋开一枪,你就能放了她的,但是我刚才照做了,可是你却食言了,你这让我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