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2798章 攻击
  第2798章 攻击

  它们居然懂得如何行军打仗,这种阵势能弥补它们装填毒针时间的短板,这让叶皓轩和琼都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小心了。”叶皓轩沉声喝了一声,他一把揽过琼,迅速的向一颗大树后躲闪过去,噗噗噗,无数毒针刺在那棵大树上。

  随着跟前的这颗障碍物大树档住了这些毒针,猴王的手势又一变,只见那些猴子们迅速的分散开来,它们纷纷利用自己灵便的身形,爬到树上,一手抓着树藤,一边向叶皓轩发动了攻击。

  细小的毒针带着破空声继续向两人攻击而来,叶皓轩一手揽着琼,迅速的向前奔去,毒针不断的落在他身边。

  冲入了一片空地上,叶皓轩把琼往地上一放,然后他猛的回过头,右手一伸,一把银针已经出现在他手中,他一声沉喝,手中的银针向前一甩,咻咻咻数声响,那些猴子们纷纷的落地。

  叶皓轩既然一出手,那就没有在留手的意思了,他右手接连不断的向前击中,不断的有猴子落在地上,片刻以后,一大堆的尸体已经落在地了上。

  这里有一些黑色的八足肉虫,有拇指大小,它们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的,它们快速的蠕动着肉乎乎的躯体,钻入这些猴子的尸体中,片刻以后,一只猴子便只剩下一个皮囊了。

  一波攻击失败,这些猴子们便纷纷退去,那只体型比较大的猴王临走时用怨毒的目光看了叶皓轩一眼,然后便转身迅速的离开。

  “它们走了吗?”琼惊魂未定的说。

  “走了,不过我感觉,它们还会回来的,这种生物看起来有些固执啊。”叶皓轩有些无奈的说。

  确定,这种东西十分的阴险毒辣,它们是不可能把这个亏给吃下去的,所以叶皓轩预感,它们一定还会回来的。

  “那怎么办?”琼吃了一惊。

  “还是刚才那样,凉拌,我们得把那只猴王弄死才行,它是团队的核心,只要它列弛,这些猴子们就会解散,如果它在,它肯定还会组织起这些猴子对我们发起进攻的。”叶皓轩无奈的说。

  “好吧,这里的生物真复杂,你看这些虫子,有没有像是古埃及法老墓中的尸虫?”琼看着那些不停的在路上奔走分食猴子尸体的黑色虫子道。

  “有点像。”叶皓轩道:“而且它们的消化能力极强,而且它们的身体后面有只毒腺,很显然,这些小东西是有剧毒的。”

  “不过它们应该只会分食死尸,对于活的东西不感兴趣。”叶皓轩道。

  “是吧,抓一只,回去研究一下。”琼伸出手道:“我觉得你应该要绅士一下,拉我一把,因为我现在根本站不起来。”

  “好吧,这位女士。”叶皓轩苦笑了一声,他向琼伸出了手,微微的一用力,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我们继续向前。”琼说了一句,她向前迈了一步,突然,她两眼一黑,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你怎么了?”叶皓轩吃了一惊,他连忙附下身去检查琼的身体,叶皓轩发现,有一只黑色的毒针,正刺在她的大腿一侧。

  “你受伤了?”叶皓轩无语的说,这女人难道没有感觉到大腿上疼吗?这毒还好不是见血封喉的毒,否则的话现在她根本没有一点救了。

  琼的意识有些模糊了,她根本听不到叶皓轩在说些什么。

  叶皓轩迅速的取出了针,然后为琼行针,然后取出一些清心解毒的药给她服下,折腾了大半天,她总算是缓过来了一口气。

  半个小时以后,琼的脸色渐渐的变得红润了起来,叶皓轩拍了拍她的脸道:“醒醒,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疼。”琼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指着大腿受伤的地方。

  “针我已经拔下来了。”叶皓轩道:“你感觉疼,那是因为我来的时候忘记带拔毒的药膏了,虽然现在你身上的毒已经解了,但是大腿处的毒还在那里郁结着,所以疼也是正常的。”

  “那你帮帮我。”琼用一幅哀求的神色看着叶皓轩道:“我怕疼,我打针的时候都会哭。”

  “好吧。”叶皓轩无奈的说,他拿出一把剪刀,剪下了琼大腿处的衣料,露出了她的伤口,虽然那根针并不是很粗,但是现在她大腿处有一块青紫的地方,一些淤血郁结在那里散不去,这是导致她疼痛的最主要原因。

  而且叶皓轩也庆幸剪开衣服看了一下,因为她中的毒比他想像中的要严重,如果在任由发展下去,她很有可能会第二次中毒的。

  叶皓轩取出针,刺在她伤口附近,制止毒性进一步在她的身体里蔓延,然后取出一把小刀道:“我需要切开,可能会有点疼,你可不要咬点东西?”

  “没有止疼的药吗?”琼可怜巴巴的说:“我怕疼,怕到了你想像不到的地步。”

  “没有。”叶皓轩拿出一块棉布,他有些无奈的说:“如果你真的怕疼,那就用这个将就一下吧,我出门的时候一般不带止疼药的,因为我可以针麻,不过你这种情况,针麻起来效果可能不会太好,而且麻醉之后几个小时内会行动不便。”

  “那好吧,你开始吧。”琼咬咬牙,她把那块棉布给咬在口中。

  叶皓轩随手封了她的穴位,让她的下半身不能动,然后便开始用小刀切开了她大腿腐烂的地方,刚一下刀,琼的嘴里便传出一声凄厉的叫声。

  还好叶皓轩事先封了她的穴位,不然她要是一挣扎,叶皓轩这一刀势必会切偏,到时候,问题就更加严重了。

  切出一大块黑紫色的淤血,然后叶皓轩任由她大腿处的伤口流血,初时从她大腿处流出来的血是黑色的,直到血液的颜色变成了鲜红色,叶皓轩才做罢,他快速的为她洒上止血的药粉,然后包扎好。

  琼已经是满头大汗了,她的腿实在是疼的受不了,她嘴里那块棉布被她咬的稀烂,不过还好,她总算还是撑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