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094章 智商
  可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不是太久,所以她现在在努力的学着适应这里的生活,这不刚吃过晚饭,她就约叶皓轩一起出来喝咖啡了。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叶皓轩问。“你说白家天那家伙啊?放心吧,我正监控着他呢,他现在一举一动我都知道。”可人微微一笑道:“这小子,比起白家举的能力差远了,这几天就是喝酒玩妹子,一点也不务正业,我真的不知道白良凭什么

  会看上他了。”

  “呵呵,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叶皓轩笑了笑道:“白良自己能力一般,他儿子虽然多,但是最优秀的只有白家举一个,其他的嘛,只能呵呵了,跟他很像。”

  “真的不知道,白家背后的人怎么会选中白良。”可人也表示很无语。

  “另外,白家背后的支持者是谁,你弄清楚了没有?”叶皓轩问道。

  “一个叫南宫的家族,应该是属于真武世家,但具体是哪一个真武世家,我们暂时还没有弄清楚。”可人摇摇头道:“不过我们搞定了白家,不影响他们的计划就行了。”

  “有机会,倒想把那个南宫家族的人给揪出来好好的交流一下了。”叶皓轩道:“关于真武世家,我知道的还真的不多。”

  “你会见到他们的。”可人说着瞥了窗外一眼,她笑呵呵的说:“昨天晚上酒吧里那个神棍跟过来了,他真的想收了我?”

  叶皓轩向窗外一看,他不由得笑了,只见刚刚见过的李半仙正在窗外巴巴的看着他跟可人呢。

  叶皓轩一看到那家伙,那家伙马上做出一幅笑脸,他对着叶皓轩鞠了一个躬,然后从正门跑了过来,他跑到叶皓轩的身边一弯腰道:“师父好。”

  “我说过我要收你做徒弟了吗?”叶皓轩简直都有些无语了,他没有想到一个男人,居然也会这么烦人,这家伙是狗皮膏药吗?一沾上就甩不掉了?

  “师父,不管你收不收我为徒弟,我都认你这个师父了。”李半仙点头哈腰的说。

  “哦,你不是要收了我吗?”可人看着这家伙她咯咯笑道:“你看的没错,我不能算是人,你不是驱魔师吗?来啊,收了我。”

  “不,不敢,不敢。”李半仙的头压的更低了,不管可人是不是人,但他是叶皓轩身边的人,自己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叶皓轩身边的人啊。

  毕竟叶皓轩之前用出的那一手,他还记忆犹新呢。

  “师父,我是真的想学几手的,我真的……”李半仙几乎是在苦苦哀求叶皓轩了,他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你要么起来,要么我还让你跪在地上跪一个小时。”叶皓轩喝了一口咖啡,他淡淡的说。

  “我,我起来,我马上起来。”李半仙吓了一跳,刚才他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事情,现在他还心有余悸呢,他清楚这是叶皓轩施展的手段。

  叶皓轩这稍微露出来的手段让他感觉到心惊胆战,叶皓轩的手段越是多,这家伙拜师的念头就越是强烈,他现在已经打定主意要缠着叶皓轩了。

  “那,师父,你是答应收我为徒了吗?”这家伙站起来以后,舔着脸问。

  “我可没答,你想让我收你为徒?那行,明天去曙光医院,我给你安排一个老中医去学中医。”叶皓轩看了这家伙一眼。

  “好,只要师父收我,我不管让我学什么,我都学。”李半仙咬了咬牙,他站起来道:“学中医就学中医。”

  他认为,这是叶皓轩对他进行的一些考验,他认为只要他去努力,叶皓轩一定会看中他的,所以就算是去学医,他也认了

  好不容易,叶皓轩把这家伙给打发了,他看对面的可人,已经憋笑憋的不行了,叶皓轩无奈的说:“想笑就笑出来吧,哎,你说我怎么会遇上这种人。”

  “哈哈,这家伙还真逗,也够执着啊。”可人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她边笑边喘气道:“叶皓轩,真的快笑死我了,哈哈。”

  “行了,你也别笑了,都是因为你,我才招惹到这家伙了。”叶皓轩哭笑不得的说:“他还号称半仙呢,我刚才遇到他了,一个树灵都把他给吓的屁滚尿流的,他也好意思称自己为半仙。”

  “好了,好了,反正多一个徒弟也不是坏事,适年过节的时候,总有徒弟孝敬你。”可人说着还忍不住抿嘴笑一声。

  “外面似乎有情况。”叶皓轩喝了一口咖啡,他向外面看去,因为他感觉到外面一股阴邪的气息一闪而过。

  “我也感觉到了。”可人点点头道:“最近这段时间,似乎是因为真武世家出世的原来,外面的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兴风作浪了。”

  “是啊,什么样的妖魔鬼怪都出来兴风作浪了。”叶皓轩道:“看来越武世家的出世,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一些变化。”

  “对。”可人点点头道:“本来现代华夏的玄术以及奇门江湖没落,但是现在似乎这些门派都在一夜之间起死回生了,这是一个问题。”

  “今天下午,我在学校里面救了一个女孩,她是被人下了血蛊。”叶皓轩道:“刚才外面的气息,可能就是跟下血蛊的人有关系吧。”

  “血蛊?”可人皱眉道:“吸人精元的那种血蛊吗?”

  “对。”叶皓轩点头道:“那女孩是中元节出生,所以身上阴气中,这对有些邪术士来说,身上的气息就是他们最好的补品。”

  “然后呢,你把血蛊怎么样了?”可人问道。

  “还能怎么样,一把掐死了,化成血水了。”叶皓轩微微一笑道“这种以别人精元为修练资源的人,死一百次都不足惜,本来我是想放他一马的,但是这家伙,似乎是不知死活啊。”“这也难怪了。”可人摇摇头道:“你以为练一只血蛊容易吗?一只血蛊,是要经历很长时间的磨砺才行的,而且养蛊者每天还要以自己的鲜血元气滋养,这一养就是三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