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150章 一劳永逸
  虽然这个地方是原始森林,平时根本没有人会来到这里,但是把这些尸体留在这里让它们被狼分尸,叶皓轩还是觉得那样做的话有些残忍,所以他干脆把这些人的尸体 给化解了算了,一劳永逸。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天黑了,叶皓轩拿出了电子地图,找了一个合适落脚的地方,然后他便向那个方向赶去了。

  到了选好的落脚地点,叶皓轩拿出了帐篷搭上,他解下了衣服,用两面镜子照着看了一眼自己背后的伤口。

  只见他背后的伤口处,还是隐约有一条金色的纹路顺着伤口中时隐时现,刑天果然是上古的狠角色,这家伙被称这战神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现在他的后人,施展出来的刑天之伤,比起真正的刑天施展出来的技能差远了,但尽管是这样,还是能让拥有凤魂之力的叶皓轩受伤不轻,如果是刑天的本尊亲自出战,除了掉头就跑,叶皓轩实在是想不

  出来还有什么办法迎敌了。

  不过这么一位强悍的战神,居然也陨落在三千世界的十阴绝地中,这不由得让人有些感慨,从刑天的陨落上,可以看得出来,当年的那一战到底有多惨烈。

  这也让叶皓轩对那所谓的域外之人产生了兴趣,他不知道在三千世界之中,到底存在着多少秘密,到底还有多少强者。

  在自己背后的伤口上涂了一层药,叶皓轩把衣服给穿上了,这些药只能暂时止住刑天之伤的疼痛,但伤口还是在加重。

  从受伤到现在,叶皓轩感觉得到,伤口在日益加重,所以他必须早日达到南宫音所说的那个圣境,从那里找到天才地宝。

  其实叶皓轩传承神农氏的血脉,对于这些伤,他也不是没有办法,但是关于传承的记忆中,治疗这种伤需要太多的上古灵药。

  现在的地球,已经不是远古的那个地球了,所以一些天才地宝,是根本找不到的,所以必须要到一些洞天福地里去寻找那些灵药才行。

  那个所谓的圣境,如果没错的话,一定就是一个洞天福地吧,那里灵气正浓,适合一些灵药的生长,所以也只有到那,才能找到破解刑天之伤的方法。

  叶皓轩涂完了药,穿好了自己的衣服,他所选择休息的地点是一个制高点,这里没有参天大树,所以从这里,能看到半空中的一轮圆月。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深秋了,天气有点凉,而且这个地方是背方,所以寒意正浓,不过叶皓轩的身体已经是不死之躯,已经不畏寒暑。他爬到了一颗大树上,看着被夜色笼罩的森林,突然感觉到一股孤寂感,那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过的,他不由得笑了笑,然后从自己的空间手镯里面取出来了一瓶酒,遥遥的敬了半空中的圆月一杯,然

  后一饮而尽。

  夜,更加深了。

  不管是在什么时间,繁华的京城从来都没有停歇过,京城是一座不夜城,灯红酒绿的帝都,从来都没有晚安一说。花玥的场子里今天来了几个小姑娘,这几个小姑娘花枝招展的,倒也为他吸引不少的客人,本来最近严打,各个娱乐场所人气都不怎么样,但是因为这几个豁得出去的小姑娘,导致最近他场子里面的人气

  爆棚,这让他十分的满意。

  敬 了这几个小姑娘一杯酒,花玥便离开了,这几个可是他的金主,他当然得小心伺候着点了。

  开着车离开了场子,花玥正打算去自己情人那里鬼混一晚上,想想那个小妖精,他便感觉到自己的小腹里一团火气蹭的蹿了起来。

  花玥坐在后车厢里面,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喝着美酒,可就在他正惬意的时候,前方突然砰的一声响,汽车硬生生的停在了当场,因为惯性,花玥的身体向前扑通的一仰,差点撞在车上。

  “你特妈的怎么开车的?”花玥大怒,他冲着自己的司机吼了起来。

  但是令他诧异的是,驾驶座上的司机不知道去哪里了,车夜也没有被打开的痕迹,他的司机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花玥的心头一凉,他的酒意瞬间都化做冷汗淌了下来,他清楚,这可能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他迅速的拿出了一把手枪,警惕的看着四周。

  四周静悄悄的,因为这是在郊外,所以路上基本上没有什么人,花玥等了半天也没有人来,他壮着胆子,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借着月色和昏黄的路灯,他看了一眼四周,只见四周并没有什么人,而且汽车也没有撞到什么东西,但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车子停了。

  正在他疑惑的时候,身后一个声音响起:“呵呵,花总,好久不见了啊。”

  冯子奇走了出来,他身后还跟着数名手下,其中一个大块头,个头足足有两米,他背后还负着两把巨斧,看样子,是来者不善。

  “冯总,你这是什么意思?”看清楚来人之后,花玥不由得大怒,冯子奇最近在京城扩张的很快,但是因为叶皓轩存在的原因,冯子奇并不敢动花玥。

  可是这一次,花玥看对方的样子似乎是有些来者不善啊,难道这家伙,真的想撕破脸了吗?

  “没什么意思啊。”冯子奇靠 了车头上,他点了一根烟,惬意的吐了一口烟圈,然后他微微一笑道:“花总是个聪明人,应该能猜出来我的来意吧。”

  “抱歉,我猜不出来。”花玥定了定神,他盯着冯子奇道:“冯总到底想怎么样,里妨直说了吧,大家都是敞亮人。”

  “好,既然你不懂,那我就告诉你吧。”冯子奇微微一笑道:“花总觉得,京城现在的局势如何?”

  “我不知道冯总指的局势是什么意思。”花玥眯着眼睛道:“你要让我说实话的话,我只能说:“你和医圣的距离,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你差的要远。”“呵呵,是吗?”冯子奇盯着花玥,他笑了笑,但是他笑的有些残忍:“花总,你还真的是忠心啊,都到这一步了,你还是这样维护着你的主子,恩,不错,是条好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