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160章 风浪
  当看到被打的半残的花玥被人带回来的时候,冯子奇整个人都震惊了,看着那个半残的家伙,他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是花玥?”

  “冯总,是,是我。”花玥沙哑的声音终于让冯子奇确定,他就是花玥,只是这家伙被打的没有一点人形了,那模样都变了。

  “哟,你这是干什么?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你还信誓旦旦的说你一定要把长济给搞定,怎么,你被长济的那个女人给搞了?”冯子奇笑了。“冯总……我,能不能先让我上医院?”花玥简直要哭了,他这一次是轻敌了,他没有想到那几个女人居然这么厉害,哪怕就算是平时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许彤彤,下起手来居然也这么狠,这是他有些始料

  不及的。

  “上什么医院啊,拓拔,给他治好。”冯子奇冷笑了一声,他转了过来。

  “好。”人高马大的宇文拓点点头,他走上前来,他手里多了一瓶药,他拿着这瓶药对着花玥撒了几下,一些粉末撒在了花玥的身上。

  这些粉末有着神奇的功效,撒在了他身上以后,花玥马上感觉到身上一阵清凉,就连他断的几根肋骨,现在也愈合了,他整个人马上变的精神奕奕的了。

  花玥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有些惊奇的看着宇文拓手中的那些粉末,吃惊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这么神奇?”“小子,你就烧高香吧,这是我们拓拔家族特有的神仙散,可以说,这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存在的灵丹妙药了,不管你受多重的伤,哪怕是你被汽车给撞的只剩下一张皮了,只要有一口气在,我的药就能让你

  恢复。”宇文拓道。

  “太厉害了,真的是太厉害了。”花玥感觉到十分的神奇,他舔着脸道:“拓拔兄,请问能给我一些吗?我备用着。”

  “你就省了吧。”宇文拓道:“你知道这药有多珍贵吗?用到你身上,简直是浪费,如果不是看在你对冯氏集团有足够的忠心份上,你的那点伤,我才懒得管你呢。”

  “哈哈,那个,我对冯氏,肯定是有足够的,绝对的足心的,这一点还请放心。”花玥有些尴尬的干笑了几声,然后他回头道:“冯总,谢谢了哈。”

  “先别这么急着谢我。”冯子奇慢条斯理的说:“我让你办的事情呢,你给我办成什么样了?”

  “这个…”花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冯总,我有些低估长济的那个女人了,我没有想到她居然这么厉害,不过你放心,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在去的,这一次我保证让她老实。”“你不是低估长济那个女人了,你是低估叶皓轩身边所有的女人了。”冯子奇摇摇头道:“花玥,你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男人,你打心眼里看不起女人,你这一次失败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你看不起女人,这一

  点你不要否认。”

  “是,是的。”花玥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不过冯总,现在趁着叶皓轩不在京城,我们应该抓紧时间,你要知道,京城里可不止你一股势力啊。”

  “另外的一股势力是谁呢?你是指龙无炎?”冯子奇问。

  “没错,就是那家伙。”花玥一点头道:“那家伙的背景硬,他背靠龙鳞啊。”

  “龙鳞又能怎么样?”冯子奇笑呵呵的说:“曾经的龙鳞,是所有真武者的一切,但是自从有一场变故之后,他们便被从老大的位置上给撸了下来。”“现在的龙鳞,只能说是苟延残喘吧,呵呵,他龙无炎有什么好怕的,只不过叶皓轩现在已经没了,他的那些产业,确实是让人眼馋,京城里面,最不缺的就是那种为了利益不怕死的人,所以我们必须加快

  进度了。”

  “是的,是的。”花玥连连点头道:“冯总,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

  “我给你人,给你足够的资源,现在把那些女人们,一个一个的绑过来。”冯子奇冷笑道:“趁她们现在还没有成一股绳的时候,把她们分散,逐一击破。”

  “好。”花玥重重的一点头。

  “拓拔,你就跟着他走一趟吧,我们的郑老师,现在还没有和那几个女人汇合,呵呵,先从她做起吧。”冯子奇笑了。

  “是,老板。”宇文拓虽然有些不太乐意,但他还是嗡声嗡气的点了点头。

  “拓拔兄,喝酒,来来。”在花玥那辆加长版的林肯车上,他不停的向宇文拓献着殷勤,只是宇文拓似乎不怎么理会他。

  宇文拓冷着一张脸,说实在的,他是看不起花玥这种人的,如果不是因为任务在身,他必须听从冯子奇的,他又怎么可能会和这些如同蝼蚁一般的人物搅在一起?

  “拓拔兄,真的是羡慕你啊,年纪轻轻,实力都这么强,你们真武家族的人,是不是一出生就拥有你这样的实力?”花玥想尽可能的多知道一些关于真武世家的事情,所以他亲热的套路着宇文拓的话。

  说实在的,如果论打,宇文拓一根手指头就能把花玥给压死,但是论起玩心眼计谋,十个宇文拓加起来也不及花玥一根手指头。

  上车了之后,这家伙递烟敬酒又是拍马屁的,很快就和宇文拓熟了起来,所以对于花玥那好奇的求知欲,拓拢宇也就满足了他一把。“真武世家的人,继承远古诸神的血脉,一出生,身上便是有灵根存在的,这是你们凡人拍马都赶不上了,继承的身脉,天生的灵根,让我们极具优势,在加上千万年来家族蕴含的底蕴,无数的天才地宝滋

  养,所以我们不到二十岁,便能达到玄道。”

  “玄道?”花玥目瞪口呆的说:“这是武道的真峰啊,之前我们京城有一个达到了玄道的人,那家伙让高层以及各大部门头疼了很久啊。”“呵呵,玄道,对你们凡人来说,是武道的巅峰,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不过是刚刚起步罢了。”宇文拓喝了一口酒,他冷笑道:“这就是你们凡人,与我们这些真武者的区别,你们这辈子都休想赶上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