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164章 战七杀
  叶皓轩高声长喝,手中太常向前横斩而去,湛蓝色的光华冲天而起,那无尽的虚空都被太常给照成了蓝色,纵横交错的剑气向四面八方溢去,眼前的虚空,被叶皓轩这一剑斩开。

  轰…炽热的光华向四面八方溢去,眼前的一切全部消失,叶皓轩的跟前,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还是冰冷的石壁,石壁上紫微十四主星的光华还在隐隐的亮着。

  叶皓轩这一剑,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他一剑支地,盯着七杀星君所在的位置,这一剑,导致他背后的伤口在次裂开,撕裂的疼痛让他的面孔都有些扭曲。

  “呵呵,七杀星君是吧。”叶皓轩缓缓的直起了身子,他盯着七杀所在的方位,狞笑道:“不外如是。”

  “蝼蚁…”一声惊雷一般的声音在石壁间响起,这个声音里面蕴含着无尽的愤怒。

  “哦,七杀星君吗?”叶皓轩看向了七杀所在的方向,他笑呵呵的说:“久仰大名了。”

  “区区蝼蚁,敢在这里张狂,还不伏诛?”庞大的声音震耳欲聋,震的叶皓轩耳膜都有些生疼,一个虚影在七杀星方位形成,但是很快就又消失了。

  “呵呵,伏诛?”叶皓轩笑了,他手中太常平指,淡淡的说:“你一个连虚影都幻化不出来的人,还想让我伏诛?呵呵,你不过是区区一个分身罢了。”

  “即使是分身,也足能斩你。”七杀的声音如同炸雷,声音形成一道一道的声音,如同一波一波的潮水向叶皓轩涌了过来,这声浪中带着无形的杀机。

  叶皓轩手中太常一提,他迎着声浪冲了过去,在他急奔的同时,太常之上蓝芒骤现,剑灵的虚影同时涌现,纤柔的虚影在半空中一闪,随即化做漫天杀机。

  轰……涛天巨浪冲天而起,纵横交错的剑意向四面八方涌去,声浪宛若实体,但这些声浪被剑灵的剑气一剑斩开,在斩开的同时,眼前黑暗的世界发生了变化。

  依旧是那座山崖之前,依旧还是瀑布,七色的潭水,叶皓轩手一软,太常落在了地上,他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潭水,然后把整个人给浸入潭水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巨浪翻起,他从潭水中冲天而起,然后落在地上,他背后的伤口已经消失,叶皓轩躺在潭边,他眯着眼睛看着太阳。

  现在是正午,太阳当顶,叶皓轩坐直了身子,他看着那五色的潭水,然后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刚才那一剑,他感觉得到,已经让七杀星君受了伤,所以那个刻着星阵的石壁才会消失,不过叶皓轩觉得,以七杀星君睚眦必报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轻易把这一口气给咽下去的。叶皓轩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他要休息一下,然后在迎战七杀星君的第二次战斗,七杀星君是嘛,呵呵,无非就是一个分身罢了,叶皓轩不相信,他的真身,还能穿过九洲界,从那未知的星域过来抹杀自己

  。看着自己长出来的新手,花玥有种莫名的惊喜,当他的手被南宫音一箭射炸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估计又要变成残废了,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宇文拓随手拿出一些天才地宝,就能让他的手臂自行恢复

  并重新长出来,这让他感觉到惊喜无比。

  “谢谢,真的是太谢谢了。”宇文拓十分感激,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手居然还能长出来。

  “我说过,我不会亏待我身边的人,我这个人没有别的长处,唯一的长处就是说过的话,从来不会食言。”冯子奇微微一笑道。

  “冯总,你在给我一次机会,我这一次一定会把那些女人给搞定的。”花玥抬起头道。

  “你要知道,一个人的机会,不是无限的。”冯子奇盯着花玥道。

  “冯,冯总,之前的几次都是意外,你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花玥一怔,他像杀猪一般的惨叫了起来。

  是的,他在害怕,冯子奇这种人,是属于那种杀人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的人,现在自己两次失利,所以他对于冯子奇来说,已经差不多是一个废人了。

  “呵呵,看你那幅没出息的样子。”冯子奇哈哈大笑,他拍了拍花玥的肩膀,然后意味深长的说:“你放心,你既然投奔我了,那么我就不会轻易的抛弃你的。”

  “否则的话,我也不会出手救你了,不是吗?去吧,在想想办法,我给你一个证明你自己的机会,不过,这一次,千万不要在失败了。”

  “好好,我不会失败的,我保证,这一次绝对不会失败的。”花玥大喜,他连忙站起来,向冯子奇点头哈腰的,然后他退了下去。

  “我不明白。”宇文拓嗡声嗡气的说:“像他这么一个废人,你还留着他干什么?而且还浪费我这么多天才地宝。”

  “你知道不知道,刚才那些药,足以能让几个人起死回生,你不要以为我们宇文家族可以让你来索取无度,我们浪费了这么多东西,都是有代价的。”

  “我明白,我明白。”冯子奇不住的点头,他一边点头一边笑道:“毕竟这家伙是最先投靠我的,哪怕他是一头猪,我也得忍着。”

  “不然的话,以后还有谁敢来投靠我冯子奇?呵呵,你放心吧,这是最后一次发,如果这头猪在让我失望,顺手杀了就是了。”

  “哼,我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在不行,只能杀了他了。”

  会所里面,花玥在一口酒一口烟的坐着,室内有些烟雾缭绕的,而且他身边已经扔了好几个空瓶子了,很显然,他喝酒抽烟已经有一会儿了。

  “花总,这是有心事啊。”会所里的头牌是一个十分妖娆的女人,她叫于琴,和花玥的关系不错。

  “你看我样子,像是一点事情都没有的人吗?”花玥指着自己的脸说。“不像。”于琴摇摇头道:“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你是有心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