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178章 危机
  “换做是你,你恨一个人,你用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招数对付他,然后他穷途未路了,你会放了他吗?”冯子奇摇头道:“不,不会,所以邵清盈不可能放开我,这一次,她是铁了心要把我们玩死的。”

  “不,我不相信,我和叶皓轩的关系好,她是叶皓轩的女人,她一定会手下留情的,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找她。”冯薇薇说着一把推开了冯子奇,她就要去找邵清盈。

  “没用的,现在她恨不得我马上死。”冯子奇摇摇头道:“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叶皓轩就是死在我手中的。”

  “叶皓轩死了?”冯薇薇猛的停住了脚步,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冯子奇,她希望冯子奇说的这些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

  “是的,宇文拓亲手伤了他,你知道宇文拓是什么人物,只要是他出手,绝对没有人能活着从他手底下逃出来。”冯子奇道。“为什么这么做?你为什么这么做?”冯薇薇突然暴怒了起来,她撕扯着冯子奇的衣服,锤着他,抓着他,她吼道:“叶皓轩是我的救命恩人,他救过我,而且如果不是他,我不可能这么快就从对你的失望中

  恢复过来。”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冯薇薇尖叫道。

  “因为我们是竞争对手,京城这片天地里,注定只能有一个姓,要么姓叶,要么姓冯。”冯子奇突然大吼道:“所以我只能这么做,你懂吗?”

  “为什么非要争呢?”冯薇薇哭着跌倒在地上,她喃喃的说:“你们的钱,已经一辈子都花不完了,你们争那么多有什么用,有什么意思?”

  “利益很重要吗?对你们来说,只有利益才是重中之重,对吗?”冯薇薇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她嘶竭底里的吼叫道:“很重要吗?”

  “对,很重要。”冯子奇喝道:“你知道我为了冯氏,倾注了多少心血吗?你又知道在那些人支持我的同时,他们对我有什么要求吗?”

  “不,你不知道,你只是无忧无虑的生活着,你在学校用着高档的化妆品,开着跑车,拎着名贵的包包,都是我用这些换来的。”

  冯子奇喝道:“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你知道我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吗?”

  “可是,这一切,真的是我想要的吗?”冯薇薇站起来,她的脸色渐渐的变冷,她冷冷的说:“我的要求并不高,真的,我只求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在一起,我真的没有其他的要求。”

  “你凭什么认为,你给我的东西,就一定是我想要的?”冯薇薇冷冷的说:“人又凭什么认为,你给了我好的生活质量,我就能开心?”

  “我只能给我这些,因为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关心你。”冯子奇闭上了眼睛,他喃喃的说:“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样的生活,你不想要是吗?”冯子奇笑了:“那么恭喜你,你很快就能逃脱那样的生活了,因为冯氏集团就要倒了,我就要破产了,我不仅要破产,我还有可能会背上巨额的债务。”

  “我们将会变得一无所有,你以后,只能靠自己去生活了。”冯子奇失魂落魄的走到了家里,他走到了客厅,坐倒在豪华的沙发上。

  他无力的靠在沙发上,看着这幢豪华的别墅,他不由得笑了。

  这里的别墅是京城最贵的别墅,一平的价格,普通人三年的工资都赚不来,但当时他豪气的买了下来,可惜,这豪华的别墅,很快就不是他的了。

  他知道自己以后将要面对什么,牢狱之灾,而且因为他欠下的巨额债务,极有可能,他这一辈子都无法从里面出来了。

  他缓缓的靠在了沙发上,闭上了眼睛,他要享受一下在这别墅里面最后的时光。

  郁峰还是在那密室里面关着,他还是在用小石子推算着奇门八卦,他越是推演,他就越是感觉这里面有另外一番天地。

  古人运用五行八卦,可以预知祸福,趋吉凶,但是现在他做不到这一点,他只能一边推演着,一边感叹着古人的智慧。

  可就在他进行着最难处的推演时,门一天,花玥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喊道:“郁峰。”

  “别打扰我。”郁峰沉声喝道:“不要打乱我的思路。”

  现在哪怕是外面爆炸了,也无法把郁峰从那境界中拉出来,因为他刚刚触碰了一处玄妙的地方,这处玄妙的地方,能让他感觉到这个世界之外的天地。

  这是机缘,所以他现在的状态,不允许任何人打断,他小心翼翼的推演着自己的八卦,根本无视花玥的存在。“郁峰。”花玥简直要无语了,现在是紧急时刻好不好,但是他也清楚花玥的性格,他一旦进入了某种状态,就算是八匹马,也休想把他从那种状态中拉回来,所以现在他唯一的办法就是等,他只能等着郁

  峰自己从那种状态中恢复过来。

  推演了良久在,郁峰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眼前的成果,他满意的点点头道:“好,好,这样才对,哈哈,总算是明白了,我终于弄明白了。”

  他把手中的小石子一丢,然后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了身边的花玥,他用一幅诧异的语气问道:“花玥,你怎么在这里?”

  “我已经来了半个小时了。”花玥有些无奈的摇摇头道:“你刚才太投入了,以至于我在这里说的话,你根本看不到。”

  “哦,是吗?哈哈,我刚才进入了一个玄妙的境界里,这个境界很神奇,所以我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不过现在好了,我清醒了,怎么,有事你说吧,哦,这次没带酒来啊。”

  “走,我们离开这里。”花玥一把抓住郁峰的手,就要把他从这里面带出去。“走?为什么要走?”郁峰甩开了花玥,他笑道:“我突然发现我喜欢上这个地方了,在这里没有人吵我,也没有世俗的要务,我在这里能安安静静的玩我的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