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188章 你想怎么样
  “那你想怎么样?”冯子奇抬头看着叶皓轩道。“说真的,你以前做过的事情,足以能让你死一百次,但现在的情况对于你来说,死是一个解脱,我不想让你解脱,所以你不但不会死,你反而会活的好好的,只不过,你会和天桥下面的流浪汉一起生活。

  ”

  “叶皓轩。”冯子奇愤怒的站了起来,他举起一把手枪喝道“你不要欺人太甚了,你杀了我,你给我一个痛快。”

  “想痛快?行啊,枪在你自己手里,你对着自己开一枪,一了百了,婊子样的话你就不会承受那些痛苦了,可是你敢吗?”

  冯子奇气的混身上下都哆嗦着,他几乎要抓狂了,的确,现在枪是在他手里,他如果想死的话,只需要拿起枪对着自己的脑袋开上一枪就是了。

  他举起了手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他一咬牙,就要扣动板机。

  “不,哥,不要。”冯薇薇从外面扑了进来,她抓着冯子奇的手叫道:“你不能死,你要死的话,就先开枪把我打死吧。”

  “哥,从小,我们是相依偎命一起长大的,我没有什么亲人了,我求你,如果你一定要这样,那么请你务必带着我一起走。”冯薇薇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她泪如雨下。

  冯子奇持着枪的手开始发抖了,最终,他手中的枪掉落在地上,他痛哭道:“薇薇,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没用,是我把冯家带到了这一步。”

  冯子奇现在后悔莫急,如果不是他利欲心太强,如果不是因为他一意孤行,或者他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可惜的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儒夫。”叶皓轩摇摇头,他清楚,冯子奇绝对不敢开那一枪,不为别的,就因为这家伙怀死,有这一点就够了。

  “叶皓轩,你放过我哥。”冯薇薇回过头。“他杀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放我一条生路?”叶皓轩淡淡的说:“如果不是因为我命大,现在我又回来了,如果不是我身边的人实力强,我的一切,恐怕早就被他吞了,他在做这些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要放

  过我?”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相对应的。”叶皓轩扶起冯薇薇道:“他既然做了这些事情,那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人,你是成年人,我想有些事情不用我说吧。”

  “不,叶皓轩,我求你,你放过他,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你让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冯薇薇哭喊道。

  “抱歉,我身边不缺牛马,和我和恩怨的是冯子奇,不是你。”叶皓轩道:“我不会伤害你,但是你想让我放过冯子奇,这也不大可能。”

  叶皓轩轻轻的推开了冯薇薇,他走到冯子奇的跟前道“冯子奇,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没有?”

  “我现在,无话可说。”冯子奇哆嗦着,吐出了这几个字。

  “那就好。”叶皓轩点点头道:“你自断双腿,去天桥底下乞讨去吧,如果你不愿意这么做,可以选择去死,如果你不选择,三天以后我帮你选择。”

  “不要妄图逃跑,因为就算是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能找到你,你最好相信我的话,我这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叶皓轩说完了这些话,给了冯子奇一个警告的眼神,然后他转身离开。

  “花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做了不少好事啊。”一家会所里面,叶皓轩慢条斯理的喝着茶,而在他跟前,站着常峰和花玥。

  花玥整个人都在哆嗦着,他在怕,尽管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去补救了,但等到叶皓轩真正回来的时候,他还是不确定他做的一切是否能让叶皓轩满意。

  “叶,叶少。”花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他吓的面无人色,他哆哆嗦嗦的说:“叶少,我知道是我的错,我猪狗不如。”

  “但是我已经迷途知返了,我求你,求你看在我以前是你狗的份上,放过我这一次吧,我以后不敢了,我保证以后在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我求你了叶少。”花玥现在后悔的欲仙欲死的,他也不是没有想过现在的后果,但是那时候的他,怕死,所以他轻信了冯子奇的话,他相信叶皓轩死了,叶皓轩不会在回来了,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叶皓轩居然这么强悍

  ,他简直就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

  “后悔有用吗?”叶皓轩笑着摇摇头道:“你要清楚你之前做过什么事情,做错了事情,就要接受惩罚,否则的话一切都没有意思,你说,让我怎么惩罚你呢?”

  “叶少,叶少……”花玥定了定神,他吞了一口口水道:“我知道,我做的事情不能被原谅,但是求叶少饶了我一命,我已经在努力的补救了,我求你,只要能留我的命,让我怎么样都行。”

  “看来,你是真的怕死啊。”叶皓轩站起来,他摇摇头道:“哪怕是你残废了,你过着和乞丐一样的生活,你也愿意?”

  “我愿意,我真的愿意。”花玥爬到了叶皓轩的跟前,抱着叶皓轩的腿叫道:“只要叶少饶我不死,你让我怎么样我都愿意。”

  “滚一边去。”叶皓轩皱了皱眉头,把他踹到了一边,他看向了常峰:“郁峰,你怎么看呢?”“一切由叶少做主。”郁峰道:“我知道,叶少最讨厌的就是背叛,花玥做的事情,不可原谅,虽然他之后想过补救,但那是他在知道大势已去的情况下才做出的举动,所以我不发表评论,一切由叶少定夺。

  ”

  “郁峰,我们是兄弟,你怎么能这样,你帮我说说话啊。”花玥愤怒的盯郁峰:“如果不是我,你已经死了,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安然无恙的说话吗?”

  郁峰不说话,他只是看着叶皓轩。叶皓轩站了起来,他走到花玥的跟前道:“知道吗?我对于我信任的人,都是要当做兄弟的,可惜的是你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