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190章 撑不下去
  “撑不下去。”南宫音微微的摇摇头道:“但是我可以逃,你要知道,我们南宫真族的速度,不是任何家族能比的,你觉得你能追得上我?”

  “我追不上你,但是你要知道,我是不会给你逃跑的机会的。”叶皓轩道。

  “不,在你出现在我跟前之前,我掉头就跑,咯呼,你追不上我,就算是你的实力在强又能怎么样?”南宫音道。

  “信不信,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叶皓轩笑了。

  “不信。”南宫音道。

  “那可以试试。”叶皓轩微微一笑道:“在你动念的瞬间,我就能把你制住,你在我手里就像是羔羊一般,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

  “那好,那就试……”南宫音的话说到这里,她突然一个转身,然后迅速的消失,几乎是不到0一微秒的时间,她的身形已经蹿到了门口。

  但是叶皓轩坐在那里动都没动,南宫音逃到门口以后,她继续举步向前,想快点离开这里,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她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能动了。

  南宫音的周身四处就好像是被一层无形的屏障给罩住了一般,她身边的空气在这一瞬间也变得粘稠无比,这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怎么样,现在相信了吧?”叶皓轩笑呵呆的走上前,他右手一引,南宫音只感觉周身四处一松,她整个人几乎都要委顿在地上了。

  刚才的那种感觉,让她感觉到十分的不舒服,她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紧紧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一般,让她连一口气都喘不上来。

  “你,你到底在那地方有什么奇遇?”南宫音有些吃惊的看着叶皓轩。

  在叶皓轩离开京城以前,他的实力对于南宫音来说虽然是很强,但也不是打不过,但是叶皓轩这一次回来以后南宫音明显的感觉到叶皓轩身上发生的变化。

  他就好像是一把出鞘后被重新淬炼过的剑一般,随时都有可能会暴起伤人,这让南宫音有些羡慕,叶皓轩一定是在外面有什么奇遇了。

  “想知道?”叶皓轩斜着眼睛看了南宫音一眼,他笑呵呵的说:“行,我告诉你。”

  叶皓轩右手一抓,太常骤然出现在手中,叶皓轩一手持剑,一手拭过剑峰,在他右手拭过剑锋的瞬间,嗡的一声响,太常暴起丈余剑芒。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张痛苦的表情出现在太常的剑身上,这表情在太常的剑锋上游走不定,他嘶声的想惨叫,但他又叫不出声。

  黑气升腾,太常中的灵儿不断的抽取着这张面孔身上的力量,随即这张痛苦的表情在挣扎中消失 。

  “这是……星河之力。”南宫音吃了一惊,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叶皓轩道:“这居然是星河之力,你是怎么找到这些星河之力的?你又是如何把这些力量抽取到太常中的?”

  “很简单,刚才那张痛苦的面孔你见到了没有?”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看到了,那是谁?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剑中?”南宫音带着一连串的问题对叶皓轩问道。

  “你可以称它为,七杀星君。”叶皓轩道。

  “七杀星君,紫薇十四主星中的首位星君?你,你把他给封印在你的剑中了?”南宫音更是吃惊,她喃喃的说:“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当然不是七杀星君的本体,我所能封印的,不过是他的一具分身罢了。”叶皓轩淡淡的一笑道。

  “那也不可能。”南宫音摇摇头道:“七杀星君是一位神诋,即使是他的分身,也是极其强大的存在,以你现在的力量,根本不是星君的对手,你怎么可能把他封印在你的剑中,供你驱使?”“这就是奇遇了。”叶皓轩呵呵一笑道:“刚开始和七杀星君拼的时候,我确实也吃了不少的苦头,但因为当时的情况比较复杂,所以我侥幸成功了,这才拿下了七杀,不仅是七杀,就连紫薇斗数其他十三颗

  主星,我也一并拿了下来。”

  “难怪,难怪。”南宫音喃喃的说:“难怪你可以运用九天星河之力,难怪你可以一剑斩杀了宇文拓,原来你是有这样的奇遇,这难怪了。”

  “现在,你觉得我有资格成为你的男人吗?”叶皓轩笑。

  南宫音看向叶皓轩的表情变了,她变得有些小鸟依人了,南宫真族中,女人的地位本来就不如男人,尤其是面对强者,一个女人可以向这个强者奉献出他的一切。

  现在的叶皓轩毫无疑问就是一位强者,所以南宫音能供叶皓轩驱使,她可以为叶皓轩奉献出一切。“夫君。”南宫音的称呼让叶皓轩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冷战,说真的,他不想在招惹任何女人,但是对于南宫音,叶皓轩只能说是一个意外,他刚才也不过是想调戏一下南宫音罢了,可是他没有想到,南宫

  音居然当真了,开什么国际玩笑,这种事情,也能当真的吗?

  “别,别这样,我只是开个玩笑。”叶皓轩哭笑不得的说:“你千万不要当真。”

  “我说过,我们南宫氏的女人,一辈子只能有一个男人。”南宫音用一幅复杂的表情看着叶皓轩道:“你是我唯一的男人。”

  “我有女朋友,很多。”叶皓轩想了想道:“所以,我们不适合。”

  “我们南宫氏的男性,哪个不是妻妾成群?我们的观念与你们现在的观念不一样,只要是强者,可以娶多个老婆,这个没有人跟你计较的。”

  “好好,我们暂时不提这个,我们言归正传好吗?”叶皓轩简直要哭了,他这是挖坑把自己给埋了啊,他看南宫音现在一幅花痴一般的表情,他便知道,这女人这辈子多半是赖上自己了。

  “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南宫音柔柔的说,她把自己温柔可人的一面展现给叶皓轩,这与她之前风风火火的样子格格不入,这完全就是两个人嘛。“你和世的目的是什么,你不会已经忘了吧。”叶皓轩苦笑了一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