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242章 斤斤计较
  “先让你逞些口舌之快,等会儿你见识到我的手段之后,你绝对不敢在这么说了。”邓子言对于叶皓轩的恶言相加显得毫不在意,因为他觉得他没有必要和一个将死之人斤斤计较。

  于海委托他来,一是从宁巧手里抢过那些股份,二是把这个姓叶的给弄死。

  “说吧,你想干什么?”叶皓轩坐了下来,他拿起桌子上的雪茄,为自己点了一支,然后吞云吐雾的看着邓子言。

  “小子,挺自来熟的,你知道你得罪了什么人吗?”邓子言笑了。

  “不知道。”叶皓轩摇摇头道:“我得罪过人太多了,我都记不清楚了,不过于海是我前几天得罪的,我把他揍了一顿,然后踢出了公司,那家伙的怂包样我还是记得的。”

  “记得就好,你知道于海是谁吗?”邓子言得意洋洋的说。

  “当然知道,宝岛于家的人嘛,呵呵,在宝岛也算是一方人物了,可惜那里是内地,他在老家混的在好,在内地也得当孙子把他的尾巴给夹起来做人。”叶皓轩笑道。

  “行,你说话的时候挺大言不惭的。”邓子言盯着叶皓轩道:“现在于海咽不下去这口气,所以花重金让我来断你四肢,要你的命,你怎么看?”

  “你非要过来送死,我也没有办法。”叶皓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不过你们文山社,也算是大集团了。”

  “你老子邓文山也是一方有头有脸的人,我总以为他是做大生意的,但是没有想到他连这么点小生意也要接,这真的让我有些意外有些失望。”

  叶皓轩微微的摇摇头道:“堂堂的文山社,居然连这些小生意也能看到眼里,你让我怎么说好呢?”

  “是文山集团。”邓子言纠正了一下叶皓轩的错误:“我们集团之前的资金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现在比较短缺,见谅啊,本来这些老本行,我们是很久不干了。”

  “但是现在为了资金,所以我们只得操起旧业了。”邓子言笑道:“你叫叶皓轩?说真的我没有听说过你这号人物,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家伙的这句话,真的有装逼之嫌了,叶皓轩现在是国民偶像好不好?人帅多金,又有着这么一身起死回生的医术。

  华夏上上下下,没有听说过他的人真不多,但这家伙居然说他没有听说过叶皓轩?

  不过还有一个可能,这家伙说的也可能是真的,毕竟宝岛和内地,还是有些间隙的,所以有些时候关注点不一样,他没有听说过叶皓轩,也算是正常吧。

  “你没有听说过我没有关系。”叶皓轩微微一笑道:“从今天开始,你会认识我,从此以后,你就会记得我的。”

  “呵呵,我这个人向来不记人,就像是你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你还会回过头去关心蚂蚁叫什么长什么样吗?”邓子言笑了。

  “好了,现在我也不跟你废话了,现在我们开始谈谈吧。”

  “谈什么,你想怎么谈?”叶皓轩看着邓子言道:“如果你说要我自断四肢,然后趴在你跟前装死的话,那这些话就不用说了,我是不会这样做的。”

  “首先,是于海委托我打断你四肢,弄得你半死不活的,另外其次,他在宁巧的娱乐公司里面投的股份,现在一分也没有了,这些事情,宁巧要做出交待。”

  “他的钱,我们是变现给他了,而且他也签了退股协议,现在他又不认识账?”叶皓轩摇摇头道:“早知道这家伙是这么不要脸,我应该把他往死里打才对。”

  “可惜,当初你没有把他打死。”邓子言冷笑道:“现在宁巧在我手里,只要我愿意,随时都能要了她的命。”

  邓子言说着手一挥,站在宁巧身后的两个黑衣人同时上前,他们拿出了手里的手枪指向了宁巧。

  只要叶皓轩稍有反抗,他们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看清楚了没有,这些人不是我从国内带来的,他们是当地的佣兵,他们也不会怜香惜玉的。”邓子言呵呵一笑道:“我让他们动手,他们可能会曲解我的意思,杀了宁巧都有可能。”

  “叶皓轩…能不起冲突就不起冲突吧。”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宁巧还是有些害怕。

  “放心吧,没事的,既然你不想起冲突,那好,我就换一个温柔的方式对待这件事情。”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说真的,他自己都有些厌倦那些打打杀杀的场面,现在宁巧不喜欢,所以他更不会这样做了。

  “你叫邓子言,你姐是不是叫邓子嫣?”叶皓轩看着邓子言道:“宝岛的那位明星?”

  “没错,是的,你是我姐的粉丝啊,哈哈,那就巧了。,”邓子言笑道。

  “不,我不是她的粉丝。”叶皓轩微微的摇摇头道:“我和她见过一面,而且我是你们父亲的救命恩人。”

  “你见过我姐,你是我父亲的救命恩人?”邓子言不由得微微的一愣,对于叶皓轩说的话,他是有点不敢苟同。

  “你说你们文山社的资金出现了问题了,这话我也相信。”叶皓轩微微一笑道:“早在几个月前,你父亲邓文山重病。”“而且那个时候宝岛的地下势力比较混乱,你父亲病重的那段时间 里,大大小小的集团没少对你们文山社发动攻击吧,哈哈,就算是动不了你们的根基,他们多半也会在你们身上咬下好几块肉来,我说的

  没错吧。”

  “你知道的太多了。”邓子言的脸色有些变了,他盯着叶皓轩道:“知道太多的人,往往是不会长寿的,所以,你自己且行且珍惜吧。”

  “哈哈,我这个人比较八卦,所以我知道的事情也比较多,这也没什么。”叶皓轩笑道:“我现在只是想问你,我说的对不对?”“没错,你说的一点也不错,我们文山社之前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现在资金短缺。”邓子言一点头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