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245章 有种就杀了我
  “姓叶的,有种你就杀了我。”邓子言忍着全身上下的疼痛,他冲着叶皓轩高声嘶喊道。

  “无知,杀人多没意思?”叶皓轩摇摇头道:“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多没劲,呵呵,相比而言,我还是比较喜欢折磨人,那种让人生不如死的感觉,会永远的伴随着你的。”

  “我们走吧。”叶皓轩拉过了宁巧的手。

  “你真的打算就这样放了他吗?”宁巧看着嘶声惨叫的邓子言,她心里有些触动,她不知道叶皓轩对这家伙做了什么,但是这家伙这惨叫的情况让她心里有股不寒而粟的感觉。

  “放他走,是因为想留着他这条狗命回去报个信。”叶皓轩微微一笑道:“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有仇必须,呵呵,他们邓家欠我钱想赖账?没门,我的钱,他们也敢欠?”叶皓轩倒也不是差这一亿的钱,而是邓紫嫣的做法让他十分的生气,他救了邓紫嫣,救了他父亲,可是邓紫嫣的态度让叶皓轩十分的愤怒,她的亲弟弟来找自己的麻烦,可是她居然是一幅事不关已的样子

  。

  所以叶皓轩只得去宝岛那里,找邓紫嫣要一些说法了,如果她敢不给叶皓轩说法,叶皓轩就敢让她们邓家在宝岛彻底消失。

  叶皓轩也要让她知道,他医圣,是不好惹的。

  “今天谢谢你了。”回去了以后,宁巧对叶皓轩说。

  “客气了,我的巧姐,你可是我心中的女神啊。”叶皓轩哈哈大笑,这句话并不是在调侃,因为在叶皓轩读书的那个时代,宁巧真的是无数少男心中的女神啊。

  只是叶皓轩也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能和女神的距离如此贴近。

  “是不是,你的女神变老了?”宁巧抬起头看着叶皓轩道。

  “不,我的巧姐,永远年轻,永远都不会老。”叶皓轩摇摇头道。

  “真的吗?”宁巧双眼放光的盯着叶皓轩道:“那么你告诉我,你对我到底有没有非份之想?”

  “没……没有。”叶皓轩结结巴巴的说:“我是一个正人君子。”

  “你们男人,有几个正人君子?”叶皓轩突然从背后环抱着叶皓轩道:“叶皓轩,我想放纵一次,就一次,好吗?”

  “这个……不合适吧。”叶皓轩苦笑道。

  是的,他不是正人君子,但是对于宁巧,他真的不敢有任何的想法,毕竟这是自己少年时代的女神。

  其实男人都是很专一的,对于自己的女神,他们是从来都不敢有任何亵渎之心的。

  “这不像是我们的医圣啊,我们的医圣,作风不可能这么胆小。”宁巧抬起头看着叶皓轩道:“我说真的,我只是想放纵一镒,我没有一点其他的意思,叶皓轩,就一次,好吗?”

  “我这个年纪,本来是已经过了该做梦的年纪了,但是每次看到你,我都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宁巧把脑袋深深的埋到了叶皓轩的身体上,她喃喃的说:“我看到你,就仿佛看到了我的少女时代。”

  “这个,巧姐,你一直都是少女啊。”叶皓轩简直有些哭笑不得了,他感觉到抱着自己的宁巧身体有些发烫,他是真的不敢对宁巧有任何的亵渎之意的。

  每个男生的青春,都是十分纯洁的,叶皓轩的也不例外,虽然他不是自人君子,但是他真的不敢对宁巧有其他的想法。

  “不,我已经老了,已经不在是你曾经心中那个样子了,如果在老下去,我已经不在是你的女神了。”宁巧喃喃的说:“叶皓轩,答应我好吗,就一次,这一次之后我们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叶皓轩叹了一口气,他反过身来,抱住宁巧,然后把她放下。

  宁巧闭上眼睛,等着幸福的来临,叶皓轩右手一屈,一抹指力凝聚在宁巧的眉头,让宁巧在这瞬间陷入了幻像之中。

  宁巧陷入了幻像,在她的意识里,叶皓轩紧紧的拥抱着她,吻着她,这幻像是叶皓轩的一种入梦之法,能让一个人在梦中也拥有超真实的感觉。

  看着宁巧脸色微微的潮红,叶皓轩微微的摇摇头,或许宁巧说的是真的,她真的只是想放纵一次,但是叶皓轩真的不敢对她心生亵渎。

  留了一张字条压在了宁巧的床头上,叶皓轩微微的一笑,他转身离开,或许这个幻像过后,宁巧就不会在有遗憾吧,两人这一别,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能见到。

  叶皓轩由衷的希望宁巧以后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归宿,而另外一半对她百依百顺。

  回国,南宫音要回家族一趟,而叶皓轩则是在京城这里安排好了一切之后,直接去宝岛那里了。

  宝岛的邓家,在那里可谓算是一霸,当然,咬人的狗不叫,虽然表面上,邓家在宝岛的势力很强,但他们也只是表面风光,真正厉害的家族,一般都是闷声发大财的。

  邓家,一个大汉坐在客厅正中央,而在他身边还站着一群黑衣人,还有一些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在这里,而在这些医生前面有一个担架。

  邓子言正躺在担架上,这家伙的一条命现在已经去了七成,他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他肺部的声音就像是破烂的风箱一般。

  而且他时不时的还会发出一两声惨叫声,从国外回来,辗转了几天的车,这家伙足足惨叫了几天。

  叶皓轩不知道在他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导致这家伙混身上下疼了几天几夜,而且那种痛入骨髓的感觉,让他有种生不如死的冲动。

  叶皓轩还是手下留情了,否则的话,这家伙肯定死的不止一次了,但是现在邓家上下下的人都十分的愤怒,因为邓子言是邓家未来的接班人,也是邓文山唯一的儿子。“到底有没有查出来问题?”看着那几个医生在议论着邓子言的病情,半天也没有议论出来一个结果来,邓文山终于愤怒了,他觉得这一群医生都特妈的是庸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