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289章 瞑目
  “如此甚好,叶先生,我代表我的先祖,和华夏千千万万的人,谢谢你了。”林万筠又是对着叶皓轩一躬。

  “现在请叶先生取一滴血,滴在天机图上,之后天机图就会认主。”林万筠道。

  “好的。”叶皓轩点点头,他把自己的食指咬破,滴一滴血在天机图上,只见他把血滴下去的那一瞬间,天地陡生异像。

  天际间一阵黑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来,这片黑云就浮在林家的上方,一道巨大的漩涡冲天而起,随即一道紫芒自天际而降。

  天机图上的各种光华运转不休,足足持续了十多分钟才算是恢复了平静。

  “祖上开眼,祖上开眼啊,看来我真的为天机图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林万筠激动的几乎要说不出话来。

  “林老抬举我了。”叶皓轩苦笑了一声道。

  “不,并非是老朽我拍马屁,而是天机图,禀承天机运数而生,并不是说随便一个人的血滴上去都会有异像的。”

  “天生异像,这说明天机图对你是十分肯定的。”林万筠笑道:“叶先生,以后你就是天机图的主任了,我们林家传承了近千年的使命,就此完成了。”

  “林老,你这样,让我的压力很大啊。”叶皓轩苦笑了一声道。

  “那是叶先生的能力大,你的能力大,责任也自然就大。”林万筠微微一笑道:“还希望叶先生能为天下苍生,为华夏气运,多多着想,以后,华夏这一方气运,就交给你了。”

  “林老请放心,华夏这一方气运,由我来守。”叶皓轩信誓旦旦的说。

  “好,好。”林万筠不住的点头,他对叶皓轩是十分满意的。

  在林家用了晚饭之后,叶皓轩便离开了,叶皓轩走了之后,林永来到了林万筠的身边。

  “老爷子,我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你要把天机图交给这么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林永道。

  “你可知道,数月前,我拼着二十年的阳寿,利用天机图推演,得到的消息是什么吗?”林万筠叹了一口气道。

  “不知道。”林永有些疑惑的说:“我一直想问你,但又不好开口,你从那天之后,就一进闷闷不乐的。”

  “天下霸星,非叶皓轩莫属。”林万筠道:“也只有他这么一个霸星,才适合继承天机图。”

  “我想不通,我是你的儿子,我血上传承你的血脉,为什么你不把天机图传给我?难道我们血脉中的神通,到我这一代真的要断了吗?”

  “永儿,我老来得子得女,你和玉儿都是我的心头肉,你觉得我会不疼你们吗?”林万筠叹了一口气道。

  “天下气运,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林万筠叹了一口气道:“我们林氏一族,守护天机图数千年有余,但是到了我这一代,我明显的感觉到了祖宗的感召。”

  “我们血脉中传承的神通,一代不如一代,到我这一代,已经是终结,所以我觉得,我们林家的使命完成了。”

  “而我们林家,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守护天机图了,所以我们必须找一个合适的人去守护天机图,这事关民族大意,是谁也改变不了的。”林万筠道。

  “但愿,叶皓轩不会让人失望。”林永叹了一口气道。

  “他不会让我们失望的。”林万筠微微一笑道:“永儿,收拾东西,离开宝岛吧,叫上玉儿,越快越好,最好在今天晚上之前离开这里。”

  “爸,为什么?”林永吃了一惊。

  “这数千年来,有多少的人觊觎天机图?呵呵,昨天天机图认主,天生异像,恐怕那些有心人,已经盯上了我们这里,三日之内,定会有人找上门来,到时候……林家恐怕就不复存在了。”

  “过了今天之后,我会遣散林家所有的人,你和玉儿,走的越远越好。”林万筠道。

  “可是爸,你怎么办?”林永急了,他叫道:“我不管他们什么人找上来,我都不会离开这里,这里是我们的家,离开了这里,我们去哪里?”

  “不一样,他们不一样的。”林万筠摇摇头道:“能染指天机图的人,都是一些特殊的人群,他们也会视我们这种人为草芥,所以,你必须离开。”

  “爸,我不离开。”林永沉声喝道:“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不管。”

  “呵呵,儿子,我这一把年纪了,还有几天可活?”林万筠呵呵一笑道:“人生于世,本来迟早都会有那么一天的,无非就是早去晚去的原因。”

  “我今天心事已了,所以我无事一身轻,所以现在就算是我死了,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但你不同,你和玉儿,都是我的心头肉,我老年得一双子女,也算是知足了。”

  “所以你一定要听我的话,不管怎么说,你一定要带着你妹妹离开,保佑她一生平安,这也算是我最后的心愿了。”

  “不,我不走,爸,我跟你在一起,不管有什么事情,我都跟你一起去面对。”林永喝道。

  “永儿,听我的话。”林万筠喝道:“这并不是在开玩笑,这也不是儿戏。”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的笑声在四面八方响起,这声音忽高忽低,飘乎不定,仿佛像是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的一般。

  “姓林的老头,你隐藏的挺深的嘛,咯咯,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知道你不简单,你一定有秘密瞒着我们,可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隐藏的那么深。”

  “天机图,居然在你的身上,咯咯,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去罗家了,我先缠着你们林家在说。”

  “是你,你来的好快。”林万筠吃了一惊,他喝道:“永儿,快走,在不走就来不及了,快走,带着你妹妹离开,走的越远越好。”

  “你觉得,你们走的了吗?”一条人影缓缓的出现在大厅里,这是一个穿着大红礼服的女人。红色的被服,高挽起来的发髻,让她看起来十分的优雅,她是一个西方女人,她身上有着贵族的典范,如果是在平时,你一定会把这个女人当成一个贵族,而事实上,她也确实是贵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