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337章 幕后
  “我知道袁真真,她是一个有正义感的记者,她发布新闻,也是严谨的,而且这节目审核比较严格,恐怕是有人做了公关吧,否则的话是不可能上了这期节目的。”叶皓轩皱眉道。

  “那我觉得,这背后的人,一定是想抹黑我们中医学院,然后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王铁拄说。

  “先盯着吧,他们说的死者和哪位领导有关系?”叶皓轩问。

  “邓强,教务处的主任。”王铁拄道:“这是我们从别的地方挖过来的,邓强的能力也是十分强的,而且能进我们中医学院里面的人,为人做风应该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好,回头我去看看,你先盯着吧,明天我到中医学院里走一趟,看看事情到底办的怎么样了。”叶皓轩说。

  “好。”王铁拄这才走出去,叶皓轩看了一眼地下的劫灰,他也走了出去。

  出去了以后,叶皓轩和郑双双打了一个电话,他要了解一下关于邓强这个人的事情。

  “邓主任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郑双双听了叶皓轩的话之后,她直接否定了新闻上的事情。

  “我也觉得不可能。”叶皓轩说:“我相信我们中医学院的任何一位老师,他们是老师,不像是某些披着外衣的禽兽。”

  “我明天去问问邓主任吧,他不是那样的人。”郑双双说:“现在的媒体,太不负责了。”

  “他家在哪里,我现在过去一趟。”叶皓轩说:“我觉得江燕跳楼的事情,是有些人蓄意制造出来的,幕后有人操纵着。”

  “好,我现在把地址发给你,不过这么晚了,他还没睡吗?”郑双双说。

  “你放心吧,他睡不着。”叶皓轩微微一笑,然后挂断了电话。

  片刻以后,他手机上发过来了一个地址,叶皓轩看了一下手机上的地址,然后便向那里赶了过去。

  一个不算太旧的小区,叶皓轩看地址上的三楼,果然,楼上还亮着灯。

  叶皓轩走到了三楼,敲了敲门,片刻以后,一个男人过来把门打开了。

  学校教务处主任,邓强,也是一位资深的中医基础讲师,他看到叶皓轩的时候,明显的一愣,然后说:“叶先生,你来了。”

  “邓主任,还没睡呢?”叶皓轩笑道。

  “我现在怎么睡得着啊?”邓强一脸的郁闷,他苦笑了一声道:“叶先生请进吧,家里有些乱,别见怪。”

  “好。”叶皓轩点点头,他跟邓强走了进去,走进了门以后,叶皓轩不由得一愣,难怪宋强说家里有点乱,这已经不能用乱字来形容了。

  只见家里能摔的东西已经全部被摔了,除了一张沙发还算完整以外,家里的一切家具家店都遭 了殃。

  “邓主任,你这是…家里遭劫了吗?”叶皓轩有些郁闷的看着邓强,这肯定是有事。

  “叶医生,一言难尽啊。”邓强苦笑道:“新闻你也看了吧,新闻是含沙射影的说,教务处邓姓主任跟女生私通,导致女生心理障碍跳楼。”

  “教务处有几个姓邓的?这不是明摆着说我是说谁?”邓强苦笑一声,他指着自己的半边脸道:“你看我脸都被抓成什么样了。”

  “这是您太太做的?”叶皓轩看向了邓强,果然,邓强的一张脸上被抓出了无数个爪痕来。

  “不然还有谁呢?”邓强苦笑了一声道:“本来我们关系就紧张,在说又有这件事情的发生,她不跟我翻脸才怪呢,这不打完砸完之后回娘家了。”

  “估计明天警察也会找我来问话,你说我招惹谁了?”邓强一脸的垂头丧气。

  “邓主任,没事,我们大家都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叶皓轩笑了笑道:“这件事情一定会水落石出的,那新闻上了,是他们的不负责,我一定会让你们在新闻上给你道歉的。”

  “叶先生,那真的要谢谢你了,你不知道,我一辈子还真的没有背过这样的锅。”邓强激动的站起来,他简直要激动的哭了。

  说真的,邓强还算是个不错的人吧,他对学生好,也热爱他自己的事业,他现在背上这样的锅,这让他心里十分难受。

  刚才老婆在家里大闹了一场,扬言要跟他离婚,他现在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那你得详细的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叶皓轩微微一笑道:“虽然大家都知道,你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但你得让我们了解一下事情的起始才行。”

  “我真的什么也没做。”邓强叹了一口气道:“江燕家庭情况不好,我对她有些关照,在生活活对她的关心比较多。”

  “但是我真的把她当成学生,没有其他任何意思,倒是她……对我产生了点感情。”邓强说。

  “恩,这也是正常的,江燕的家庭我也了解过,她在家里没有什么地位,在家得不到关怀,你这样对她这么多关心,她对你产生感情也是正常的。”叶皓轩微微的点点头道。

  “可是她就从来没有对你表白过吗?她应该知道你是有妻儿的人吧。”叶皓轩说。

  “我说过,她也经常打听我家里的情况,我也都如实回答,她对我表示过,但是我装糊涂不回答,我也是怕对这孩子造成伤害。”邓强说。

  “可是后来,你们两个之间发生过什么吗?她跳楼的事情,一定是有原因的,你知道有什么原因吗?”叶皓轩说。

  “她之前一直对我穷追不舍,后来我也没有办法,只好告诉她我们两个只是师生,我们两个不可能,但是我不想,这孩子的心理居然会这么脆弱。”

  “她因为这个跳楼?”叶皓轩皱起眉头道:“应该不至于吧。”

  “不,不是因为这个,我拒绝了她之后,她就开始自暴自弃,追逐名利金钱,经常和社会上的人出入酒吧等娱乐场所。”“我也劝过她,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是她似乎对我的话一点也听不进去,后来我也没办法,不理会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