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386章 精神
  刚才和龙王的交手,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战斗,但是却让叶皓轩感觉到身心疲惫,毕竟是龙王这一级别的人了,应付起来相当的难,对方的一个精神力,都让叶皓轩有点吃不消。

  当叶皓轩站起来之后,他的跟前出现了两个人,一个是白衣七杀,另外一个一身黑衣的人,就是破军了,叶皓轩也兑现了之前的承诺,给他们自由之身。

  不过现在两大星君的身体极弱,他们必须有一个宿体才行,他们必须借助太常补助星力,所以他们除了能出来走动一下之外,和之前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呵呵,好久不见。”破军盯着七杀道:“你还是没有变样。”

  “你也没有变化。”七杀也盯着破军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跟以前一样。”

  “因为我们的宿命,从来都没有改变过。”破军感叹道。

  “是啊,我们的宿命,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七杀一脸紧绷的表情也有了松动,他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宿命,又怎么能改变得了呢?”

  “行,你们叙旧。”叶皓轩直起了身子,他收起了太常道:“我给你们自由之身,这也算是兑现我们之前的约定,什么时候需要补充星力就回来找我。”

  两人不允而同的把目光放到了叶皓轩的身上,叶皓轩感觉到他们两个的目光有些怪怪的,不过他也不在意,他耸耸肩膀,离一了这里。

  看着叶皓轩远去的身影,七杀和破军都有些沉默。

  “你也发现了吗?”破军看着七杀道。

  “对,我发现了。”七杀点点头道:“他身上,有不一样的东西,虽然很隐晦,但是我能看得出来。”

  “或许,他就是那个能改变我们宿命的人。”破军沉默了片刻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呵呵,他闯入了大阵中,他带走了我们十四个,把我们封印在他的太常中,这都是安排好的。”

  “宿命,岂是轻易能改变得了的?”七杀道:“我们的真身,在宇宙位面中,有无数个分身,每一个分身都有自己的宿命。”

  “但是你也看到了。”破军指着叶皓轩离开的身影道:“他身上有些不一样的东西,或许这些东西,就能改变我们的命运。”

  “或许吧。”七杀微微的点点头道:“他能改变我们的宿命,但是,这有些不可思议,他只是一个人,他怎么改变得了既定的宿命?”

  “那就……拭止以待吧。”破军微微一笑道:“我们十四星君的分身,同时被封在他手中的太常中,我想这个概率,很小吧,可是现在我们几个就聚集在了一起。”

  “我相信他,我觉得我们也应该相信宿命。”破军道:“命运,都是既定的,但是谁也没有说过,宿命一定改变不了。”“呵呵,是啊,宿命是既定的,没有人改变得了,但也没有人说一定改变不了。”七杀笑了,他微微的点点头道:“那好,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把宝押在他身上吧,我觉得,他或许能带给我们一些惊喜也说

  不定呢。”

  “好,那就一言为定。”破军点点头。

  两大星君的身体,在半空中缓缓的消失,他们已经决定了,虽然有些时候,宿命不一定能被改变,但是也没说一定改变不了。

  真正的星君本体,在这个宇宙中有无数个分身,他们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他们的出现,原本就是有既定的宿命,但是现在他们相信,宿命也有可能会改变,而这一切,都要看叶皓轩这个人了。

  一家高级VIP医院中,余少恭还在医院里面躺着,他昏昏沉沉的睡了挺久了,每次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都是灯光,与洁白的墙。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多久,他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但是今天,他是真正的清醒了过来。

  “少恭,你醒了?”余东看到余少恭清醒了过来,他连忙上前。

  “爷爷。”在他紧张的注视着,余少恭终于吐出了这两个字来。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余东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余少恭一直都是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的,但是现在他总算是彻底的清醒了,这对于余家来说,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消息吧。

  余少恭本来是余家内定的执掌者,可是现在他双腿残废,想在执掌余家根本是不可能的,毕竟余氏集团,是不可能让一个残废来执掌的。

  这让余东很愤怒,他定好的继承人,怎么能改?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残忍,本来他是带着一丝希望去邵氏科技的,只是邵清盈直接拒绝了他。

  去曙光医院,他才发现这个拥有世界最先进医疗的医院,早已经把他们余家给划入了黑名单,这让他愤怒不已,他觉得叶皓轩欺人太甚了。

  “我的腿。”余东颤抖着问道:“我的腿还能好吗?”

  余东叹了一口气,说真的,他现在不想告诉余少恭这个事实,可惜的是,事实就是事实,就算是骗得了余少恭一时,但是骗不了他一世,所以这件事情,他觉得还是坦诚的告诉他比较好。

  “少恭,你的腿,医生说……暂时没有办法复原。”余东道:“而且你的双腿神经因为坏死,所以在两天前,你已经进行了截肢手术。”

  余少恭呆住了,片刻,他疯狂的掀开了被子,他这才发现在被子下面,他的双腿已经被截,那仅露在外面的一截双腿,他确确实实的被截肢了,因为他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家里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他的腿,只有叶皓轩才能治,但是叶皓轩并不想出这个头,所以这是他最好的宿命。

  “少恭,少恭你没事吧。”余东看着余少恭,说真的他的心里有些紧张,他生怕余少恭承受不住这个打击。“爷爷,我没事。”余少恭沉默了半天,他缓缓的把被子盖上,他知道自己可能要承担一些后果,但是他没有想到,需要承担的后果居然这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