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419章 是我的错
  “是是,是我的错,我的错。”苗亮被东城王这一巴掌给拍的懵逼了,他本来是最明白酆扬的心思的,他也觉得自己这一记马屁拍的没有一点毛病,可是为什么会挨一耳光呢?

  “那个谁,凌风,你可知道叶先生是谁?你敢喝骂叶先生,来人啊,把凌风给我丢到十八层地狱去。”酆扬现在拼命的想补救一下,他转身喝道。

  当下,便有两名重甲卫士上前,把凌风的甲衣扒下,用锁链穿起来,扭起来就要走。

  “慢着。”叶皓轩眉头一皱,他不知道东城王的态度为什么会突然转变得这么大,但他是不想看到凌风被关的。

  毕竟这是他入冥界之后,看到的第一个有点血性的汉子。

  “大人,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大人,大人可千万不要跟我计较,凌风这家伙胆敢冲撞大人,我现在就让他好看。”东城王一幅点头哈腰的样子。

  “呵呵,他比起你们这群没骨气的人强太多了。”叶皓轩呵呵一笑道:“楼上的,你叫凌风是吧。”

  “没错,我是叫凌风。”凌风虽然被锁链给捆着,但他还是抬起头一幅中气十足的样子,这货生前肯定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

  “你可敢下来与我一战?”叶皓轩道。

  “有何不敢?”凌风头一昂道。

  “你大胆,你怎么能和大人打?凌风,你这是找死吗?”东城王尖叫了起来,他可不敢让凌风真的和叶皓轩打,毕竟叶皓轩的身份不明。

  有可能以后是超凡入圣的人,凌风要是真的把叶皓轩打出什么好歹来,他有几个脑袋也不够保的啊。

  “闭嘴,我现在想找人战一场。”叶皓轩喝道:“让他下来,和我一战。”

  “大人,刀剑无眼啊。”东城王一幅苦口婆心的样子。

  “我刚才让你闭嘴,你没有听到?”叶皓轩斜着眼睛盯了东城王一眼,其中眼神不乏警告的意味。看到叶皓轩这幅眼神,这家伙不自由主的一抖,他在也不敢阻拦叶皓轩了,他无奈之下只得把凌风的铁链给解开,然后在他耳边嘱咐道:“听着,楼下的不是一般人,你和他玩玩陪他开心就行了,千万不能

  拿出真正的实力来,出了事,谁也担当不起。”

  凌风不语,他只是冷哼一声,然后接过一只长矛,向叶皓轩一掷,紧接着他抓起自己的长矛从城墙上一跃而下。

  毕竟是地府冥兵中精英的一部分,这凌风一声暴喝,手中的长矛猛的向叶皓轩点起,他的长矛去势极快,长矛呼啸声响,十分霸气。

  叶皓轩抓过长矛,和凌风斗在一起,两人你来我往,斗的十分激烈,冥府前面的地被两人的长矛给翻的七七八八的,现场的形势越来越激烈了。

  楼上的东城王看着两人斗成这样,他是越来越心惊,他心里不由得暗暗骂起凌风来。

  说好的只是陪叶皓轩玩玩,让他开心就是了,这种生死薄上没记录的人他们是招惹不起,但是凌风似乎是越斗越上性啊。

  这万一真的伤到了叶皓轩,天降重罚,他可怎么办?

  不过好在叶皓轩的实力超乎他的想像,两人斗的虽然烈,但凌风也没有伤到叶皓轩。

  突然,两人手中长矛相交,叮的一声火花四溅,两人身形同时向后退了几步,然后站稳身形。

  “哈哈,好,痛快。”叶皓轩哈哈大笑,他双手一折,咔嚓一声,手中的重铁长矛被他一折为二,他把手中的长矛丢到了地上。

  “你的实力不错,我以为自从十殿阎罗走了之后,冥府在也无人,不错,真的不错。”叶皓轩看着凌风点头赞许道。

  “是大人手下留情了。”凌风微微的一拱手,刚才和叶皓轩斗的激烈,他知道叶皓轩这是手下留情。

  不说别的,单指叶皓轩最后丝毫不费力的折断了他手中的重铁长矛,这份实力就让凌风自愧不如。

  要知道这重铁长矛可是冥界阴兵世代相传之物,是取地狱之火锻造而成,十分的坚硬,不要说是折断,普通的阴魂连拿都拿不起来,叶皓轩的实力,可见一斑。

  见两人终于不斗了,东城王这才松了一口气,而他也不敢在城墙上高高在上的呆着了,他连忙爬到了城墙下面,亲自打开了城门迎接。

  毕竟叶皓轩这种人,身份不明,而且生死薄上没有关于叶皓轩的前世今生,这种人最为可怕。

  一搞不好,他可是要连带责任的,他现在的日子过的这么舒坦,他可不想有什么变故。

  “大人,这里就是我的东城王府,大人先在这里下塌。”东城王恭敬的带着叶皓轩到了他的王府。

  他的王府是十殿阎罗走了之后花了大力气改造下来的,庭院十分的宽阔,而且也十分的豪华。

  恨不得在这上面贴了金子,叶皓轩弄不明白这家伙生前到底是什么人,他居然这么喜欢金子。

  “下塌先不急,我来这里是找人了。”叶皓轩道:“你们有没有办法,定位一个生魂的所在之地?”

  “这个,办法是有的,我们四王各司其职,我这里没办法,但是其他三位是有办法的。”东城王恭敬的说:“请大人稍做歇息,我这就请其他三王来这里一同议事。”

  “我已经备好了酒席,给大人接风洗尘,只是我们这里略有简陋,还请大人不要嫌弃就是。”

  “行,去吧。”这家伙恭敬的态度让叶皓轩极其不舒服,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恭敬,难不成自己之前一把火烧了一百里的望川河让他感觉到敬畏?

  叶皓轩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既然想不通,他也就不想了,反正这家伙对自己臣服就是了,这样的话省去了叶皓轩很多麻烦。说真的,他来这里之后本来是要大干一场的,至少得让酆都的几位老实,但是他现在还没有施展什么神通,这些人都吓成了这样,这让叶皓轩感觉有力无处施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