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420章 不得其解
  毕竟他们对自己太恭敬了,叶皓轩反倒不知道如何为难这群人了,只是他不明白,昔日的冥界,是何等的大气,现在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不过有些事情,想不通的话就不必在去想了,叶皓轩静等其他的三王上门来,这三王上门来之后,或许他们手里有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能直接找到李言心的生魂。

  要知道,地府冥界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来的,李言心的生魂入冥界,这本来就是件让叶皓轩都没办法的事情。

  冥界何其广大?要在这么大的地方找出一个人来,那比大海捞针还要困难,毕竟冥界实在是太大了,大的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所以叶皓轩现在还要跟这四王搞好关系,毕竟这些家伙们是这里的土著,要说找人,没有人比他们更熟悉这里的情况,所以叶皓轩只能暂时等一等了。

  宴会很快准备好了,虽然知道这一次东城王为了讨好自己,肯定会把声势给弄的浩大一些,奢华一些,但是叶皓轩走进大厅的时候,他还是被这场面给震住了。

  奢华的大厅,极其考究的桌椅,还有一队一队身穿薄纱唐装汉服的舞女,以及入耳的乐器,这让叶皓轩有种穿越的即视感。

  “大人,请上座。”东城王殷勤的把叶皓轩给邀请到上位上,亲自为叶皓轩倒上酒。

  叶皓轩恩了一声,然后摆足了架势,这才四平八稳的坐了下来,不管怎么说,他要把谱摆好才行。

  “大人,其他的三王很快就到了。”酆扬在叶皓轩跟前点头哈腰的说:“请大人稍等。”

  现在的东城王,哪里还有一点东城王的样子?他在叶皓轩的跟前简直就是一只杂役。

  片刻以后,一个红脸的汉子在一众人左呼右拥的情况下走了进来,他扯着嗓门道:“东城王,你这么急着叫我来这里干什么?你说是有贵客来了,贵客在哪里?”

  西城王静尢,一幅奸臣的形像,他贼眉鼠眼的走了进来,然后他瞥了一眼叶皓轩,在看了一眼叶皓轩之后,他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酆扬大怒,抛开叶皓轩的身份不说,好歹今天他是东道主啊,他请来的人,不管怎么样,都是客人。

  但是静尤却当着他的面嘲笑起来他的客人了,这让他一向爱面子的东城王情何以堪?

  “哈哈,我是在笑,这位就是你所说的贵客吗?”静尤哈哈大笑道:“就他?身上刮不出来半两肉来,居然被你当成了贵客,哈哈,天啊,简直要笑死我了,真的要笑死我了。”

  “放肆,这是叶大人。”东城王怒道:“静尤,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叶大人不是一般人,你快快过来朝拜,否则的话我让你好看。”

  “哈哈,他不是一般人?说真的这种生魂多了去了,南城王时不时的还要吞几个生魂呢,哈哈,你说吧,是油炸还是生煎,我让我王府的大厨过来给你做了当下酒菜。”

  “你就是西城王静尤?”叶皓轩颇感兴趣的看着静尤说。

  “回大人,他就是西城王静尤。”酆扬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叶皓轩,他生怕叶皓轩突然发起火来把他这里给烧了,但好在叶皓轩的脸然没有变。

  “呵呵,傻逼一个。”叶皓轩毫不犹豫的给了这家伙一个评价:“其他四王呢?”

  “你骂谁傻逼?”静尤冷笑道:“其他四位?呵呵,你还是别指望了,其他四位根本没有打算来,他们哪把你这个东城王放到眼里了?”

  “你……”酆扬大怒,他被气的脸红脖子粗,本来他这个东城王,是四王的老大,但是这四王似乎从来没有把他放到眼里过。

  毕竟这些年的割据,四王都自立为王,大家的地位都是差不多的,既然地位差不多,那么谁会把你放到眼里去?

  “你还没有回我的话呢。”叶皓轩歪着脑袋看着西城王道:“你就是西城王静尤?”

  “哪里来的无主之魂,我们大王凭什么要回答你的话?你也不拿镜子照照你自己是什么怂样子。”

  静尤身后的一个差役发话了,他上前气势汹汹的指着叶皓轩道:“不要以为你身边有东城王给你撑腰,我告诉你,我们大王的身份不比他差,大家都是一样的,信不信我现在就炸了你。”

  这几王以前本来就是小人物,他们不懂得什么叫什么重视人才,更不用说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识人眼光。

  他们用人,都是随心所欲的,只要是看着顺眼的,马屁拍的响的,他们一高兴就留在自己身边。

  所以这差役,也是一个十足的会拍马屁之人,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记马屁,直接断送了他的性命。

  叶皓轩右手一屈,一抹火光突然从那差役身上燃起,九阳真火的独有火焰让在场所有阴魂都感觉身上灸热难耐。

  那刚刚对着叶皓轩指手划脚的差役,突然身子下面起了火,他低头一看,不由得嘶声惨叫了起来。

  火光顺着他的身体不住的向上蔓延片刻以后,这家伙混身上下都充斥着熊熊火光,一分钟不到,他就变成了一堆劫灰,散落在地下,然后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场的人无不目瞪口呆,尤其是嚣张的西城王静尤,看到了眼前这种情况,他不由得惨叫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跑。

  只是叶皓轩右手一点,那家伙只能在原地踏步,他连一步也没有迈出去。

  “呵呵,你觉得,你现在跑得了吗?”叶皓轩右手一屈,一抹真火又在他手心处跳跃着。

  忽明忽暗的真火看起来极其漂亮,但这在静尤的眼里,却无异于一种索命工具。

  “饶命啊,大人,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求你饶了我吧,我不敢了,以后在也不敢冲撞您了。”

  静尤看到叶皓轩手心的火光,一时间他被吓的半死,他嘶声惨叫了起来,那声音无异于杀猪。“呵呵,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叶皓轩笑呵呵的说:“你真的以为,我是那种普通的阴魂可比吗?你真的以为,你能骑在我头上任意凌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