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572章 外面的世界
  “最近几天,你送过来的补给,似乎没有以前的质量好啊。”狱长沉闷的声音在次传过来。

  “是,是属下的错。”妖姬又流露出一丝害怕的神色来。

  “你不打算说说原因吗?”狱长自认为自己是一个讲道理的人,他觉得妖姬平时办事,并不是太差,她之所以让自己不满,肯定是有她的难处的。

  “主要是…最近一段时间,禁闭之地通向外界的通道,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而且出现的时间也越来越短,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外界物色合适的人,所以才会造成现在的这种情况。”

  妖姬想了想道:“禁闭之地已经建立了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所以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送过来的补给……成色不如以前。”

  “呵呵,这就是你的原因?”狱长笑了,洞口里传出来的声音越发越显得低沉。

  “是…是这个原因。”妖姬硬着头皮点点头,她的身体有些发抖,她连抬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我们这个世界,与现实世界原本就是有些不同的,只是这些年来,一直相对安定,通道出现的时间也十分固定。”

  “最近出现这种情况,一定是有原因的,我觉得你应该快点找出来原因才行。”狱长说。

  “是,我回去以后,一定以最快的速度召集一批科研人员,力求尽快的验证这个原因。”妖姬连忙点头,狱长这么说,总算是不追究她的过错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狱长的话音里带着一丝疲惫,他淡淡的说:“你回去吧,我交待的事情,你务必一定要办到。”

  “是,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的。”妖姬点头,她对着那个山洞口微微的一躬,然后转身离开这里。

  山下,一名身穿黑袍的人在那里静静的等着,这是黑袍,妖姬一言不发,走到黑袍的跟前。

  “看样子,你受了点委屈啊。”黑袍看了妖姬一眼,他淡淡的一笑道:“狱长召见我们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但是他的要求却越来越高了,这一次,他对你送来的补给,恐怕是不满吧。”

  “十分不满。”妖姬摇摇头道:“但是我没有感觉他与以前有什么不一样,只是他对我们的要求,有些高罢了。”

  “我们十大战神,本身是轮流值守这里的,但是其他八位全部失踪,你怎么看这件事情?”黑袍问。

  “禁闭之地,本身就是凶险重重。”妖姬沉默了片刻道:“其他的几位,恐怕是实力不济,来这里的时候遇到了凶险吧,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每年禁闭之地的人,在城外都会失踪很多。”

  “呵呵,直到现在,你还在安慰你自己?”黑袍笑了,他站起来,盯着妖姬的双眼道:“其他的几位,实力与我们不相上下。”

  “而且我们也在这附近来来回回数年了,能威胁到我们的东西,着实不多,你觉得,他们真的会葬身在那些生物之口吗?”

  “那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妖姬沉默了半天,她还是没有想出来个所以然来,她叹道:“难道……”

  “这是怎么回事,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吧。”黑袍笑了:“三大创始人,苍狼失踪已久,谢春雨瘫痪…狱长又重伤,需要在这里静养……原本,禁闭之地之前所构建的宏大世界,早就不存在了。”

  “那又怎么样?你到底想说什么,你在怀疑 什么?”妖姬的声音突然抬高了,她喝道:“你直到现在,还想策反我?”

  “你心里,其实也是怕狱长的。”黑袍笑了:“只是,你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否则的话,你也不会把我叫来了。”

  “我想说什么,其实你心里清楚。”黑袍说:“只是你不愿意承认 罢了…”

  “够了。”妖姬有些生气,她冷冷的说:“我坚信狱长没事,如果你觉得陪我一起来,是在浪费你的时间,那下一次,你就不用跟着了。”

  “呵呵,还是不肯承认啊。”黑袍笑了,他随即转身道:“那好,既然你这样坚持,我也就不在说什么了,但愿你的坚持,到最后是有用的。”

  妖姬一言不发,她转身离开了这里。

  偌大的山头,现在只有黑袍一个人静立在这里,现在的天色已晚,这个地方不同于现实世界,这是另外一个维度空间。

  有些东西,比地球上的生物可怕了十倍都不止,而且有些东西,只乐意在晚上活动,现在黑袍的处境,是很危险的。

  可是他似乎并不在乎周边的危险,他只是看着最高的那处孤峰,胸口时起时估,久久不肯平静。

  狱长在那里,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出来了,刚进禁闭之地的时候,三大创始人因为没有适应过来这里的恶劣环境,所以遭到了辐射。

  三人或多或少都受了点伤,之后他们对这里进行改造,才勉强有一方土地,能让人在这里生活,只是他们三个,所受到的辐射已经深入骨髓。

  谢春雨瘫痪,苍狼失踪,就连一手创立这里的狱长,也不得不去这孤峰之上,也只有这座狐峰里面的矿物质,才能暂时压制住他身体中的辐射,才能让他免受辐射的伤害。

  可尽管是这样,他身体中的伤害也越来越大,他现在不得不想其他的办法压制自己的伤。

  又瞥了一眼那座孤峰,黑袍的一颗心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强烈的感觉,他觉狱长已经不是昔日的狱长了。

  一切都是假像,或许狱长早已经不在了,他思索了良久,强忍住要去孤峰一探究竟的冲动,他看着孤峰,尽管他相信,现在的狱长已经不是昔日的狱长。

  但几年前的一幕,还是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他对狱长,始终还是有一丝恐惧的。那是一个传说一般的存在,哪怕现在黑袍有十足的把握,但他还是不敢轻举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