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610章 惊艳
  “对对,我做过阑尾炎手术。”年轻人连忙点头。

  “手术后没有好好的保养身体,所以身体一直不是太好,你现在的情况是虚不受补。”叶皓轩说。

  “我那时候看重学业,所以就没有在意身体,太拼了,现在的情况不是太好。”小伙子尴尬的说。

  “那这个药方,以后常吃,至少持续半年以上,这样的话有助于你身体的恢复。”叶皓轩说:“另外,身体是自己的,千万不要搞垮了。”

  “是,大师的话谨记在心了。”年轻人认真的说:“谢谢大师,大师,诊金是多少?”

  “你看着给吧,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有些时候诊病,讲究的也是缘分,我来到这里,又恰好选中了你,这也是缘分,分文不取也是本份。”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小伙子犹豫了一下,他拿出了自己的钱包,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他钱包里的钱应该有几千块,他放到了叶皓轩的跟前,恭敬的说。“谢谢大师为我解开心结,我知道,这诊金就算是付在多的钱也不多,但是现在我确实没有更多的钱,所以只好倾尽我的钱包,如果以后有缘在见大师,如果我比我现在混

  的更好,定会重谢。”

  “好,你回去好好休息吧。”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等等,给我看下方子。”李远庆叫住了本来要走的小伙子,接过了他手中的方子,他扫了几眼,似乎有些不解,他闭上眼睛,苦苦思索着。

  “李先生,有什么地方想不通吗?”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你开的方子,旨在固元培本,益气养神,但是其中一味甘草,我始终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医理。”李远庆不解的问道。

  “李先生应该知道甘草的功用吧。”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这谁不知道?”一边的李立冷笑一声,如数家诊一般的说出。“甘草,性平,无母。治五脏六腑寒热邪气,坚筋骨,长肌肉,倍气力,解毒,久服轻身延年,生用泻火热,熟用散表寒,去咽痛,除邪热,缓正气,养阴血,补脾胃,润

  肺。”

  “不错,药理知识记的挺清楚的。”叶皓轩一点头道。

  “我们六岁开始就学这些了,开始认字,就是从汤头歌学起的,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李立很是自负的说。“甘草有时可用于心气虚,心悸怔仲,脉结代,以及脾胃气虚,倦怠乏力等,小伙子因为之前手术后没调养好,落下病根,所以用一味甘草调剂,能让这剂药的效果事半功

  倍,就这么简单而已。”“原来如此,佩服,佩服。”李远庆恍然大悟,他彻底的被叶皓轩的医术所折服,他也对叶皓轩肃然起敬,他一拱手道:“原来是高人,失敬 了,只是我还有一些地方不明

  白。”

  “李先生请讲。”叶皓轩说。

  “你一没号脉,二没问诊,我是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小伙子的病情的。”李远庆问出了心中的疑虑。

  “观气,望诊。”叶皓轩吐出了四个字。

  “高人,真正的高人,得罪了。”李远庆一拱手,对叶皓轩施了一礼。

  “不敢当。”叶皓轩回了一礼道:“初来贵宝地,囊中羞涩,借贵地一用,还望李先生不要介意。”

  “医者不分界限,朋友尽管用就是了,不知道朋友贵姓。”李远庆问。

  “我姓叶,叫叶皓轩。”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叶先生,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去堂中一叙?”李远庆问。

  “改天吧,我相信我们一定还会在见的。”叶皓轩笑道。

  “好,那不打扰先生了。”李远庆点头,他带着李立离开。

  “大伯,我们就任由这小子在我们家门口胡来吗?”李立有些不甘心的问:“我现在就叫保安过来反他弄走。”

  “不可。”李远庆神色严肃的说:“这是个高人,在没有弄清楚他的身份之前,不可轻举妄动。”

  “可是他在我们李家门口问诊,这简直就是在向我们李家宣战,难道就这么算了吗?”李立道:“他这是在打我们李家的脸啊。”“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李远庆冷笑一声道:“如果真的让他在我们这里问诊,那我们李家的脸还往哪搁?先让他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如果他不走的话,我们在想办法赶他

  走。”“好,眼下,也只能这样了。”李立想了想,他也确实想不出来更好的办法,毕竟叶皓轩的医术,让李远庆都有些震惊,这种人,在没有弄清楚他的真实身份之前,还是尽

  量不要轻举妄动的比较好。

  “不过,这小子,应该没有行医资格证啊,呵呵,这可是无证行医啊。”李远庆突然站住了。

  “大伯,我知道怎么做了。”李立一怔,随即他露出一幅恍然大悟的神色来,他嘿嘿一笑道:“我这就去办。”

  李远庆这一走,周边的人呼啦一声全部围到了叶皓轩这里,毕竟叶皓轩的医术是得到李家人认可的,而且看病给钱随缘,有些人,就是打着这样的鬼主意的。

  “看病排队,挂号一百一位,大病另算。”岂料,叶皓轩一句话让那些人心中的如意小算盘给戳穿了。其实叶皓轩也没有打算在这里挣多少钱,他是医圣啊,要是让他那个世界的人知道,他在这里摆地摊,诊费一百,还不被人笑掉大牙,他只是赚点快钱罢了,以后的事情

  以后在说。

  而且他相信,哪怕这个世界是人生地不熟的,他凭着这一身本领,也照样能在这个世界混得开。

  他看病的速度极快,不过才看了二十多号,他就看到几个穿制服的人向这边张望着走来,而且一旁一辆卫生局的车在那里停着。

  叶皓轩微微一笑,他就知道,李远庆那孙子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快速的把手中的方子写好,往一位病人手里一塞道“大家稍等,我去下洗手间。”他的摊子也不收拾,就往那里一放,然后转身就走,等那几个穿制服的人过来时,叶皓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